李向东认为,也应该让市委书记知道他的构思和作法。如果,也得到市委书记的支持,市委书记、市长口径一致,在各种会议上透露一些有利于制造假象的言论,那将会取得事倍功半的效果。

但是,还有一种可能,如果王秘书传递的信息是假的呢?

市委书记并不像王秘书说的那样关注这事,只是王秘书与什么人,或许,就直接与老板钟有某种默契,假借市委书记的名义,达到个人目的。那么,王秘书就是市委书记身边的一只蛀虫。这只伪装的蛀虫,市委书记会不会提防呢?谁能保证他不会从市委书记那知道他们制造假象的底牌?

再往下想,王秘书传递的信息是真的呢?与老板钟有某种瓜葛的不是王秘书,而是市委书记呢?那么,他怎么努力,市长如何支持,他们都将注定失败。毕竟,市委书记是一把手,他可以否定任何人的决定。

李向东不敢再往下想了,虽然,他的这些假设,只是一种个人担心,不能说出口的担心。

他想,有必要马上向市长汇报这个新情况。

市长正在开会,李向东便在自己的办公室里等。市长办公室就在李向东办公室左边,市长开完会回来要经过他前面的走廊。下班前十分钟,市长召开的会议结束了,但市长回办公室时,身边还跟着几个人,显然,还有一些会上没解决的问题要会后解决,李向东只好又耐心地等了半个小时。

他走进市长办公室时,市长就知道他有紧急的事,否则,不会等到这时候,便笑了笑。

市长说:“还不让我下班?”

李向东也笑笑说:“我想,这事还是要马上向你汇报。”

市长问:“什么事?”

他要处理的事很多,李向东要向他汇报的事也很多,所以,每次李向东向他汇报,他都这么问,好把思路调整到某一件事上来。

李向东说:“张老板征用地的事。”

市长示意他坐,李向东就坐在市长办公室桌前的椅子上,市长却靠着办公桌站着。李向东知道,他是坐累了,开了一上午的会,也坐了一上午,市长想站站。李向东就仰视着他,说王秘书打来的电话,说自己从电话里捕捉到的信息,说自己的想法。当然,说想法时,他是有所保留的,只是轻描淡写地说,担心王秘书狐假虎威,假传圣旨。

市长问:“你的意见呢?是向市委书记交底,还是不交底?”

李向东说:“我觉得,还是要交底。可以技巧地暗示他,不能再让其他人知道。”

市长摇摇头。

李向东问:“不交?”

市长也摇摇头。他没给李向东明确的答复,他看看表说:“十二点多了。去吃饭吧。”

显然,市长也觉得棘手,他需要时间考虑得更清楚。

下午,李向东和自来水厂的人商量解决城区日愈紧张的饮水问题时,市长打电话给要他去市长办公室。那时,李向东他们刚去看了城郊一个水库回来,正准备在会议室坐下来商议,所以,没挂手机,人就到了。

市长对他说,张老板征用地的事,他该怎么干还怎么干。市委书记那边,不用李向东担心,由他来处理,该交底的时候,他会向市委书记交底。

市长告诉他,他们已取得阶段的胜利。有人受不了剌激了,跳出来了,有所行动了。不管这些人的动机是什么,至少证明了一点,他们的假象迷惑了这些人,达到了预期效果,如果,再来点狠的,老板钟就有可能动摇。

市长要他注意王秘书。他基本同意李向东的看法,这个人有点不对路,按理他不应该那么急着跳出来,事情才刚开始,或者说,还没开始,他就迫不及待了。他的消息是从那来的?有可能是从老板钟那来的。

市长要他深思这么一个现象,为什么这么多职能部门都说服不了老板钟呢?那老板钟真的一点面子也不给政府?会不会是他们都得到某种暗示,知难而退?这暗示,难道仅仅是来自王秘书的狐假虎威?

……

李向东感到了一种无形压力。他不敢想的,市长都想到了,但不明说,让李向东自己去思考去领会。

这天临下班,李向东召集他手下一行人开了一个布置会。听取各方汇报后,他特别强调,这场官司一定要打,且要胜诉。他说,这是市政府出面收回土地使用权的第一场官司,要速战速决。他要求两位律师要互相配合,上庭前,要做好充分准备,不仅要收集好有说服力的证据,更要预测到对方可能要提出什么样的狡辩证词,给予反驳,有理有据无可挑剔。他要求他那几位手下,要积极主动协助律师做好一切上庭准备,只要律师提出的要求,需要哪些资料、数据,都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收齐,不准提困难,更不准强调客观,要无条件完成。他还定了一条纪律,在坐各位,要严守保密制度,不能向任何人泄露这次会议内容,一旦发现泄密者,将严肃处理。

其实,李向东很清楚,现在的保密意识有多淡薄,这边要求保密,一转身,那边就泄密了,而且,越强调保密,泄密得就越快。

现在,他要的就是泄密。他临下班,才开这个会,就是要引起与老板钟有瓜葛的人注意,要那些人向他手下一行人打探会议内容。

他要让那些人知道,“强硬手段”已拉开序幕。按市长的话说,“再来点狠的”。

接下来要做的就是静观事态发展。

李向东预计,明天,王秘书还会打电话给他。

因为,他没有把他的话当回事,而且,还那么狠狠地来了一下,他会急得虾样蹦,不再藏着掖着表明自己的态度。那时候,他李向东决不会放过他,要他原形毕露,到底是市委书记的传声筒,还是老板钟的说客?

他认定,这事与市委书记无关。市委书记和老板钟会有什么瓜葛?老板钟什么实力?即使市委书记是贪官,那老板钟也没那收买的实力。老板钟只能收买像王秘书这样的人。

退一万步说,如果,市委书记真与老板钟有某种默契,他不应该这么急着要王秘书表明他的态度。他一把手的身份决定了他可以稳坐钓鱼台,静观他们展示,让误会的议论纷纷扬扬了,再重拳出击,且一击即毙。

想通这一点,李向东仿佛看到了胜利的曙光。

喜欢官途请大家收藏:()官途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官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怎么了东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怎么了东东并收藏官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