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没下班的时候,绮红打电话给李向东。她说,快下班了吧?他说,还有十几分钟,不过,我要晚半个小时才能走。每天都是这样的。她说,没关系,我饭也没做了。下了班,你过来吃饭。他愣了一下,问,你说什么,我过去哪吃饭?她笑着说,来我家啊!他问,你家在哪里?她说,先不告诉你。你可以走的时候,再给我电话。

李向东有些莫明其妙。他知道,张老板对绮红不错,安排给她一个一厅一居室的套间。但那套间在厂里,在厂宿舍楼,绮红要他去她那吃饭,不就等于向全世界公开他们的关系吗?

说心里话,李向东一点准备也没有。虽然,他知道,总有一天要公开他们的关系,但却不是现在。而且,他也认为,绮红尽管不担心别人知道他们的关系,但也不想这样大张旗鼓地公开。

那么,绮红说的家还会是哪里呢?

李向东搞不懂,从她平时的谈话中,也捕捉不到她还有一个家的任何信息。

手机信息铃响了。绮红发来信息。

她问,忘记问你了,你想吃什么?

李向东说,随便。

她说,我蒸鱼很拿手的。

李向东说,那就吃鱼吧。你不上班吗?

他知道,张老板的企业比他们政府机关晚一些下班。

她说,我今天休息。

他问,你家在哪里?不会是去你们厂宿舍楼吧?

绮红不再回信息。

李向东想,绮红不会在逗他吧?但她又说蒸鱼,又说休息的,不像在说假话。这么说,绮红除了厂宿舍楼,应该还有一个家了。他突然一阵不安,想这绮红原来并不想他看得那么简单。许多人努力一辈子也不一定能拥有一爿属于自己的栖身地,而绮红才来这年多,竟另有一套住宅。

按绮红的收入,有这么一套住宅,本来也算不了什么,但问题是,她一个省城来的女人,有必要购置一套住宅吗?既然,没必要购置一套住宅,那她的家又是怎么来的呢?

他想:难道她真像她说的那样仅靠本事打工养活自己?

现在,靠青春美貌摄取物质享受的女人是越来越多了。

他想,她一个女人孤身来到这里,能抵档物欲诱惑吗?

李向东想起了第一次见绮红的感觉,那时,他以为她与张老板可能有某种非正常关系。显然,他猜对了一半。张老板和绮红虽然没有那种关系,但她却是那种女人。

他想,她和张老板没有那种关系,却和别的什么老板有那种关系。于是,那老板便送了一套住宅给她。

这么想,他又觉得不合逻辑。既然,那老板送了一套住宅给绮红,绮红又怎么能让他去呢?她就不怕被那老板碰见?

他想,可能那老板已和绮红分了手。什么原因分的手,就不管了,总之是分了手,绮红又是一个人了,就可以让他去那套住宅了。

很快,他又推翻了自己的猜想,还是觉得绮红不是那种女人。如果,她是那样的女人,她没必要和他在一起,她在张老板那拿的年薪,比他那点公务员收入还多,他根本无法满足她的物欲。何况,在这段时间的接触中,她也没有表现出一丝儿想在他这儿得到什么的奢望。

绮红一看见他,就感觉到了他脸上的疑惑。她是在李向东经常接她的那个地点上的车。

她说:“是不是觉得很奇怪?觉得我怎么会有一个家呀?”

李向东说:“是觉得很奇怪。”

她问:“那你是怎么想的呢?”

李向东说:“我觉得这个女人不简单。”

她又问:“为什么不简单?”

李向东说:“一个女人来这才这么短的时间,有了一个家不容易。”

绮红说:“你就没想过这个女人是个什么样的女人?是不是那个有钱老板送给她这么一个家?”

李向东当然不能说实话,说:“没有。绝对没有。”

他问:“怎么走?”

她说:“就在附近,左边不久有个停车场,你把车停在那里。”

这里是城市与乡村的结合部,停车场只是一块露天空地。停车场与一个旧集市连接。那旧集市一边是城市的高楼大厦,另一边却是两三层楼屋的乡村居所。

绮红问:“要不要一起走?”

毕竟,他们的穿着打扮在这里太显眼,会引起许多人注目,管理停车场那老头已开始眼光光地看着他们了。于是,他们便分开走,绮红在前面带路,李向东跟在后面离几十米远。她没往城市高楼大厦那边走,而是走向两三层楼屋的乡村居所。最后,她在一幢三层楼屋停了下来,回头看李向东一眼,就走进去了。李向东跟了过去,绮红就在楼梯的拐弯处等他。他们一直上到三楼晒台,只见那晒台还盖了一间屋,显然是楼屋盖好后,另盖上去的,严格说,属非法建筑物。

绮红开了那非法建筑物的门,说:“我家到了。”

李向东笑了起来,说,我还以为是什么豪华宫殿呢!

他想起刚才的胡乱猜测,笑得更开心了。

绮红问:“有这么好笑吗?”

李向东说;“没有,没有。开始,我以为是什么豪华别墅呢。”

绮红说:“我去哪要那豪华别墅?

她突然想起了什么,说,“你还说你没想。你就是想了,就是以为,有什么有钱老板人送我一幢豪华别墅了?”

李向东还不承认,说:“没有。我没那么想。”

绮红说:“你就是想了。”

她就扭他,就打他,他还在笑,一边笑,一边抵抗,抓住她的手,抱住了她。

李向东说:“别闹了。让我好好看看你家。”

绮红说:“我可是在这里忙了一天了。”

李向东说:“你今天休息,就是为了整理这个家?”

绮红说:“我这个家,不也是你家?”

屋子还算宽敞,只是稍显矮了些。墙刚粉刷过,还散发着墻胶的气味。沙发是新的,餐桌也是新的,房间里的床也是新买的,还铺了地毯。由于没有杂七杂八的零碎,这个家显得整洁,宽敞。

喜欢官途请大家收藏:()官途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官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怎么了东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怎么了东东并收藏官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