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常、李向东以为他还有话要说,就还坐着不动。

市委书记醒突然过神来,见他们还坐在那,奇怪地问:“你们怎么还不走?”

老常说:“你还没叫我们离开呢!”

市委书记这才扬扬手说:“回去吧,回去好好研究一下,尽快把这笔款拿下来。”

两人出了市委书记办公室,李向东想去老常办公室坐坐,想借这个时机,和他多沟沟通通,他却说,这算什么事?这么一点事,要一个常务副市长、一个市长助理负责。有一个人负责就绰绰绰有余了。李向东一听这口气,知他根本没听进市委书记的话,可能也不会办市委书记说的去办,就不好和他套近乎了。

他说:“我回去想个方案吧,然后大家合计合计。”

老常说:“不用了,你要怎么弄,就怎么去弄吧!”

李向东知道,老常卸包袱了,把包袱卸给李向东了。

他想,这老常,一点不理解市委书记的苦心,他要老常还负责这项工作,是留给他面子的。如果把老常换了,而李向东又把这事办妥了,那人家就会说,老常不行了,他办不成的事,让李向东给办好了。

出了市委大院,李向东驾着车去城西那段路跑了一趟。

这段路的路基已铺得七七八八,然而,施工人数廖廖无几,看那装束干活的劲头,多是一些素质较低,暂时请来的外来工。施工的设备也仅有一台混凝土搅拌机,很单调地响着。

这些人,这种速度,要铺设好这条路,真不知要到何年何月。

李向东很清楚,这便是一种经费不足的状况。

一开始,你可以把大队伍拉上来,把设备开进来,把水泥沙石大批运进来,你可以鼓吹,可以把气氛吵得热热的,但是,大半年,经费不到位,施工队伍拿不到支付人工费的钱,水泥沙石的企业拿不到支付款,那温度马上就降了,而工程又不能停下来,只得这样半生半死地拖着了。

以前,李向东也跑过这段路,但只是跑马观花,事不关己。现在,却感到肩上的担子沉了。

钱,就一个钱的问题!

有了钱,一切又会热火朝天!

这钱就捏在曼莉手里,只要她大笔一挥,这钱就到了。如何才能让她大笔一挥呢?什么才能打动她呢?

李向东没负责这件事的时候,他可以不必去考虑。他负责这件事了,他就必须去考虑。而且要全盘去考虑,并不是那种心疑疑地乱猜想。

那么,他首先就要了解曼莉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二十年前,他对曼莉并不算了解,二十年后的曼莉又是怎么样的呢?

一个处长干部,在省城并算不了什么,但一个手里多少握着一定权力的处长,那心态是什么样的呢?一个离了婚,手里又有一点权力的女人又会是什么样的一种心态呢?

他要把这一切都摸清楚。

他要通过各种渠道去摸清楚。他想,市委书记要他参与进来,就是这个目的,毕竟,他们是同学,有些话可以直接向她了解,有些不便于直接了解的,可以通过她身边的同学了解。

市委书记说过,不管采用什么办法,都要把这笔拨款弄下来。

李向东知道,市委书记已有了最坏的打算,必要时,也要采用非正当的手段。

他想,曼莉为什么会那么介意老常那句话呢?她是不是心里有鬼才那么介意呢?他李向东曾多次和她谈过,也曾暗示她,暗示她提出她的条件,但是,每一次,她都避而不谈。

难道没有这个原因吗?

如果,她本来就没有这种想法,老常却刺激了她,她一气之下,故意刁难他,要他为他的话付出代价,也不是没有道理,也是可以说得通的。

这样,问题又回到李向东乱猜想的多疑了。

她不答应他,真就有那个原因?真就希望与李向东发生点什么事?她所说的那些话,那些暗示,并不是李向东多心,而确实确实是她的处心积虑?

现在,他不得不正视这个问题,有时候,什么事情都会发生。

他不能那么做,绝对不能那么做!

但是,不那么做,或许,他就拿不下那笔拨款。

李向东遇到了难题,真正的难题。

他呼了一口气。他知道,这时候,他还不会有什么好主意,还不会想出什么好方法。他驾着走有颠簸的路基上行驶。

手机响了起来,他习惯地看了看显示屏,是小姨子的电话。

小姨子问:“有没时间?”

他问:“什么事?”

小姨子说:“新房子装修的事,你还管不管了?”

李向东说:“我现在忙不过来。”

小姨子说:“又不是要你来装修,不是跟你说过了吗?叫你打电话给那个帮我装修美容院的总经理,你打了吗?”

李向东问:“你说过吗?我怎么没印象?”

小姨子说:“你今早出门的时候,我跟你说的,你还答应了的。”

李向东确实想不起来了,说:“不会吧?我怎么会答应呢?”

小姨子说:“你这人怎么这样,说过的话不算数。”

李向东只好说:“是的,是的,我真的把这事给忘了。现在想了想,觉得还是不要麻烦他了吧。”

小姨子问:“你怎么又变了?”

李向东说:“如果,让他装修,他现在更不会收钱了。”

小姨子说:“那我直接给他电话好了。他总会收我的钱了吧?”

李向东说:“你也不行。”

小姨子急得要哭了,说:“我又不是因为他不收钱。我是因为他做工确实好才找他的。”

李向东说:“我知道,但是,再好也不能让他装修。”

小姨子说:“你这人怎么这么不说理呢?”

李向东说:“我就是这么不说理。”

小姨子在电话里吼,说:“李向东,我气你,我恨你!”

李向东笑了说:“好了,好了。我们先不作决定好不好?等绮红回来了再慢慢商量。”

小姨子就挂了他的电话。

喜欢官途请大家收藏:()官途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官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怎么了东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怎么了东东并收藏官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