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高真有点于心不忍了。他发现,这个小姨子透明得一眼就能看清楚,与他上次交谈的那个绮红比,更显得单纯。

老高问:“能说说你和李向东的关系吗?”

这是小姨子预料之中的事,所以,她答得也很自然。她说,他是我姐夫。她脸红了红,补充道,他还没再结婚,所以,我还叫他姐夫。

老高问:“就仅仅是姐夫关系吗?”

小姨子说:“你说,还有什么关系?”

老高说:“听说,他的女朋友买了一套新房,装修的钱却是你付的。”

小姨子说:“那新房不能说是他女朋友买的。应该说,是我们一起买的,只是,她出买房的钱,我出装修的钱,向东出买家具的钱。”

老高笑了,说:“你好像想要一直和他们住在一起。化了二十万装修。怎么没想到要自己另买一个套间呢?二十万,买个面积小一点的套间也够了。”

小姨子说:“我喜欢热闹,喜欢和他们住在一起。喜欢和小军在一起。”

老高问:“小军是谁?”

小姨子说:“是我姐的儿子,我要照顾他,我担心,别人没我照顾得那么好。”

老高问:“你还没有结婚?”

小姨子说:“没有。”

老高问:“以后呢?”

小姨子说:“我可不可以不回答你这个问题?”

老高笑了,说:“可以,可以。”

小姨子也笑了。她以为,她躲过去了,笑得太早了。正是这个笑,让老高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怎么就和她谈这些家常呢?不会是见到漂亮的女人,就忘了自己的职责了吧!他马上又绷紧了面孔。

老高说:“你不觉得,不合常理吗?一个女人,为了要照顾姐姐的儿子,愿意化二十万和别人住在一起。”

小姨子说:“这只是你的认为,我并不觉得是和别人住在一起。如果,我自己住,小军不会跟我,和他们住在一起,我和小军才会有更多的接触。”

老高问:“二十万,这钱是哪来的?”

小姨子说:“美容院赚的。”

老高说:“如果,这二十万是李向东的,就合情理了。”

小姨子说:“那你就当是李向东的吧。”

老高当然不会仅凭小姨子一句话就确定是李向东的,而且,看得出来,小姨子说的是负气话。

他说:“这本来就是李向东的。如果是通过一种不正当的手段得来的,然后,通过你,通过你的美容院一倒手,就成了美容院赚的,就变得合法了。”

他说,当然,还不只这二十万。

他说,我们发现,他经手管理的几笔钱经费,都找不到了,不去向了。你知道,这些钱是国家的,是为老百姓办事的。突然失踪了,成了私人财产了。

他说,如果,他直接把钱存进银行,一眼就能看见。他没有那么笨,他要想办法将这些钱不露痕迹地合理化,所以,他就利用了你的美容院。你呢,也不可能不知道,所以,你扮演了一个同谋的角色。

老高说:“你放心,我们会把他和你区分开来的,他才是主谋,你不过是一个不知情的人,或者是受他蒙蔽的人。只要你能及时把事情说清楚,你还可以挽救的,还可以定你没罪的。”

小姨子跳起来,说:“你这是什么话?你这些都是从哪听来的?李向东他不是这些的人。他不会贪占公家的钱?他贪占公家的钱,还用要我们的钱买房子装修房子?他根本就没有那么多钱。”

她说,他更没有像你说的那样,把公家的钱当成美容院赚的钱,放在我这里,然后将它合理化。

她说,你们就是因为这个把他带走吗?你们轻信了一些人的话,就把他带走了,你们为什么就不听听我说的话呢?他当了这么些年的官,还没有我们的钱多。你竟然说他是贪官,真是太好笑了。

要看清楚小姨子一点不难。她这一惊一咋地,就把自己暴露无遗了。

老高说:“你有什么能证明你说的是实话吗?”

小姨子说:“你想要什么证明呢?”

老高说:“比如,你每天的营业额,每天的收入。”

小姨子说:“是呀!我怎么就没想到,我每天都记帐的,一则要向技师发工资资金,一则也向税务部门缴交税收。”

她说,我是守法经营的,不像一些人就想着怎么偷税漏税。老高说,随便问一句,你对李向东很熟悉吗?难道他的女朋友也没你熟悉吗?小姨子愣了一下。老高说,他不只是你的姐夫吧?应该还有更深一层的关系吧。小姨子听明白了,却假装问,你说什么?我没听懂。

她的脸倒涨红了。

老高说:“不是吗?我觉得,你们如果有那么一层关系,你出这二十万就合理了。你愿意和他们住在一起也合理了。”

小姨子说:“你觉得可能吗?可能还有什么关系吗?你不要乱说话。你这会损害我的名誉,我是可以告你的。”

老高笑了。他再没有问下去,事实已经明摆在那里了,他还要再问什么呢?

虽然,这次与小姨子的谈话,多少让他失望。他是相信小姨子的话的。这个女人不会说假话,李向东并没有利用美容院进行洗钱。后来,在审核美容院的帐本时已经证实了这一点。

但是,老高还是有收获的。他发现,李向东和绮红和小姨子都有关系。他竟然能够让两个女人跟他和睦相处。他想,他只要抓住这一点,再有他手中的王牌,他一定能够攻破李向东的心理防线。

为了进一步地证明李向东和两个女人都有关系,他又见了一次绮红,又和她谈了一次。他重点就问她是怎么认识李向东的,问她怎么就愿意与另一个女人拥有一个男人。他说,你是一个完全可以依靠自己生活得很好的女人,完全可以过一种正常的生活,为什么却选择了那些一种很叛逆的生活?

绮红比小姨子要老练得多。她说,她一点不明白他的意思。她怎么就和另一个女人拥有一个男人?她很直接地问,你是不是怀疑小姨子和李向东也有那么一层关系?她说,你太不了解小姨子和李向东的关系了。别从看到他们平时那种亲热,都以为他们会有那种暧昧关系的。然而,只有她才知道,他们根本没有那种关系。谁比她更了解李向东更了解小姨子。

老高只说了一句话,她的脸色就变了。

他说:“我要是去问问李向东的儿子,他应该也清楚你们三人之间的关系吧?”

绮红咬咬牙,什么也不说了。

或许,两个女人并不知道李向东的事情。

老高想,她们如果知道李向东经济上的问题,一定逃不过他的眼睛。一直以来,他并没有想要知道他们三人之间的事,却经过一两次谈话就看出来了,如果,两个女人知道他经济上的问题,也一样会露出破绽的。

老高心里狠狠地想,这李向东艳福也太好了,装着很穷的样子,竟拥有两个女人,且这么年青,这么漂亮。这两个比他还有钱的女人竟还这么心甘情愿。

他想,这样的日子他再不会有了,他就要栽倒在他的手里了。

老高再次回到小楼屋的时候,已经信心倍增。远远地看到李向东在水塘边钓鱼,他便走了过去,很友好地说,怎么样?今天战绩不错吧?李向东说,你怎么有这闲情?他说,我只是想知道,你那篇论文写得怎么样了?李向东说,差不多了,如果,你明天再来,就能写出初稿了。浮标动了动,又平静下来了。

老高说:“这鱼可真够狡猾的。”

李向东笑了笑,说:“总会有狡猾的。我只钓那些咬了鱼饵不松嘴的。”

老高说:“我倒是一个都不想漏网。”

他知道李向东看了他一眼,知道他听出了他话里的意思。他说,你说,是不是等你把初稿写出来再跟你谈呢?李向东说,随便。不管你怎么谈,我想都不会影响我写作的心情。老高说,那好,那好。我们先钓鱼。先尝尝你做的鱼。听说,你那个乡下人煮鱼的方法做的鱼味道很鲜美?果然,他就拿了鱼杆到水塘的另一个角落去钓鱼了。

于是,李向东不得不猜想老高反常的举动。

他已经感觉到老高这次来是成竹在胸了。

这个老高,他不是傻瓜。他到底握着什么证据呢?他怎么会有证据呢?李向东不得不正视这个问题。

他焦急地想要知道,但是,老高就是不要他知道。这两天,李向东真有一种犯糊涂的感觉,真有一种自己仿佛真犯了什么事,让老高抓住了证据。

他不得不承认,老高很有他的一套。他一个自认为对得起党,对得起人民的人让他这么一折腾,竟也怀疑自己了,竟也不得不很认真地去想自己是不是真做错了什么。

看到老高回到这小楼屋时,走到这水塘边时,他很想和他畅开心扉地谈一谈,把他的想法一点不保留地告诉他。李向东想,就他那双鹰一样的眼睛,完全是可以看得出他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的。

他想,他不能再这么没完没了地和他对峙下去。他不就是为了争一口气吗?不就是想要老高自己去证明自己的错误吗?那么,他为什么不可以主动地告诉老高,低声下气地对老高说,你想要知道什么,只要是我做过的事,我是一定会承认的,只要是我没有做过的事,我可以向你提供线索,让你去证明我是清白的。

他想,他应该要这么做,主动配合老高。

李向东正要把自己的想法告诉老高时,他却提着鱼杆离开了,就在一个他认为合适的地方很悠闲地下杆钓鱼。

他想,这家伙,是在跟他玩心理,是在玩放长线钓大鱼。

李向东想,玩吧!大家一起玩,看看谁玩后发制人更玩得炉火纯青。

喜欢官途请大家收藏:()官途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官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怎么了东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怎么了东东并收藏官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