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向东和黄在这边谈着话,虹虹也把杨晓丽拉到了一边。她说,看不出来,那个李向东发起火来也这么凶!杨晓丽说,发生这么大的事,换了谁都会发火。她说,他已经算很好了,只是严肃一点,只是帮我分析原因。如果是别人,还不把责任都推给我了,把我撤了都可能!

虹虹说:“撤就撤吧!”

她问,你很想当官吗?

她说,我总觉得,你不是当官的料,你还是回去电视台当你的主持,当你的策划。那些活更适合你。

杨晓丽说:“我也觉得自己当这官当得很不自在,但是,这不是自己想怎么样就能怎么样的。”

她感觉到,一直都有一股自己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量在后面推着她,推着她一步步走上官途。其实,她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子,她也想像普通女孩子那样,过一种平淡的生活。她相信自己凭自己的能力,凭自己的资历,在电视台干那种专业性强一点的活并不难。而且,这种专业性是有一定的持续性的,只要掌握了,就会变得轻松,就会轻易地应付每一天的工作,就能够像虹虹那样,做一个小女人。她是羡慕虹虹的,羡慕她有一个家,有一个关爱她的老公,羡慕她每个周末都能很轻松自在地逛街逛商场。

然而,杨晓丽却不能,每到一个新位置,都要面前新的工作。她挂职时,负责的是计生,面对的是国家的计生政策,面对的是一群妇女。当她感觉到自己有点上道了,又被调了回来,当副台长,虽然有点事以前也干过,但职务不同了,负责的事多了,许多事做起来就不一样了。比如,她要领导一帮安装人员安装有线电视,要处理协调好各种关系。

如果,稍有疏忽大意,出现差错,那就不是她一个人的事,而是一个集体的事,涉及到十几人、几十人,甚至百多人,或者还多的人。涉及的不只是普通人,而是各个不同层次的领导,镇委书记、市长助理、市长、甚至市委书记。

因此,每天她神经总绷得紧紧的,总处于一种紧张状态,即使,下班回到家,还担心手机会突然响起来,又有不知什么突发事件等着她去处理。

虹虹问:“想什么呢?”

杨晓丽回过神来,说:“没想什么!”

虹虹说:“那个李向东招手叫你过去呢,你怎么一点反应也没有?”

杨晓丽抬起头,这才发现李向东和镇委书记在一起。她也没跟虹虹打声招呼,就赶过去了。这会儿,李向东看着她一步步走过来,看着她一脸迷惘的神情,心里很有些于心不忍,想怎么就让她一个女孩子遇到了这件事。但是,他又想,如果,这事是男人处理,可能就不会发生这么严重的后果了。

这么想着,李向东的眼光就放得柔了,就用一种看普通女人的眼光看着她。杨晓丽是一个漂亮的女孩子。他感觉到她是想要让自己坚强的,步子迈得坚定,头发有身后一甩一甩,但是,她漂亮的脸上还是显露出一丝儿柔弱,让人不得不生发出些许怜惜。

他想,别人看她时,会不会有这种感觉?

他想,把一个这样的女孩子放在这样一个位置是不是合适?

当然,这些本不是他去考虑的。他只有想办法让她不断地适应。

李向东说:“我们三人都在了,我们是不是研究一下这事件的后期处理?”

他不想先把自己的想说出来,不想一锤定音。他想先让杨晓丽谈谈自己的看法,让她听听镇委书记的意见,然后,再听听他李向东的处理方法。他想通过这种比较,让她能发现自己的不足,领会别人思考问题的方式方法。

杨晓丽说:“给你们添麻烦了,都是我的疏忽,发生了这么多的事!”

李向东说:“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我想听听,你的处理意见。”

杨晓丽脸红了,说:“我听你们的,需要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这次,一定努力避免再出差错!”

李向东说:“不行,你一定要说。”

他说,你是代表电视台的,你应该站在电视台的角度考虑问题。

他说,那村民打人是不对,是违法行为,但是,你们安装线路时,的确没有征求人家的意见,的确有破坏人家房屋的现象。这么说,似乎有点强词夺理,但也不是说不通。

他说,那村民提出赔偿,也不是没有他的道理。

杨晓丽满脸涨得通红,想这村民也太刁蛮了吧?想就是在他房屋的墙上钉几根钉子,竟就要赔偿,这也太那个了吧?然而,李向东好像也支持他。

她看看李向东,又看看镇委书记,问:“一定要赔偿吗?这是不是太偏袒他了?”

李向东说:“我们一件事归一件事,不能把两件事混在一起谈。他索赔不是没有道理,至于赔多少,那是另一回事。但是,他伤了人,我们也要依法,这是两件事。”

镇委书记说:“我谈谈我的看法吧!”

李向东还不想让他说,看了他一眼道:“还是让杨台长先说吧!”

镇委书记似乎很固执,说:“情况我了解,还是我先谈吧!有什么不足的地方,杨台长再补充。”

杨晓丽恍如逃过一劫,连连说:“你先说,你先说。”

李向东就不好坚持了。他想,这镇委书记可能也知道杨晓丽说不出什么好方法,不想浪费时间,所以,就抢过话头了。他当然不知道李向东的用意,即使知道,也没有那个义务。

镇委书记说:“我认为,事件能平静下来就算了。”

他说,那村民要赔偿也不是真想要,只是在为自己找理由,找自己打人的理由,想让别人认为,他打人是有理由的,责任在对方,而不在自己。村民开始也这么认为,所以情绪很激动,但是,经过解释,也觉得打人不对,也不再坚持了。

他说,我想,这事就告一段落了,谁也别追究谁的责任了。小刘科长虽然有点冤,但是,我相信,他是会理解的。再说了,追究那人的责任,又能怎样呢?要他赔医药费吗?他根本没能力。追究他的法律责任吗?不是不可能,我个人认为,还是社会稳定放在第一位。

他说,如果,我们去抓人,会不会再次引起骚乱呢?我认为是肯定的,毕竟,村里人也觉得电视台有错,觉得小刘当时也应该把手机交出来,觉得那人从梯子上摔下来时,受到了外人污辱。

杨晓丽说:“这是不是太便宜他了?”

镇委书记说:“你不了解农村,不知道农民认死理的品性。”

他说,其实,这么处理,也是一件好事,村民们会更拥护我们。

李向东说:“你就不怕他们一而再,再而三?你是不是太怂恿他们了?我怀疑你给他们有勾结!”

说后面那句话时,他多少有着开玩笑的意思。

他说,你这么处理,我可以理解,因为你是镇委书记,你也想收买人心,但是,人心不是这么收买法!

他说,我真怀疑,你和那人有什么关系,你不觉得吗?

他说,我认为,你把村民的觉悟,鉴别能力估计得太低了,只要我们把事情说清楚,村民是会支持我们的,是不会闹事的。

李向东说:“我的意见是,两件事分开来处理。既然,他要赔偿,就要他提出条件,钉几个钉能赔偿多少?他打了人,法律应该怎么处罚就怎么处罚。”

镇委书记苦着脸说:“李市助,我和那村民能有什么关系?我只是不想乱。”

他说,你知道,现在,只要村民闹事,村民上访,市里就会责怪我们这些基层干部,还搞什么黄牌红牌警告。

他说,今年,我们已经发生了几次村民上访,我已经被市长警告了,成天心心惶惶,就担心村民闹事。如果再有那么一次,市长也就对我出示红牌了。

李向东说:“这事我给你顶着!他要出示红牌向我来。”

镇委书记说:“市长怎么会向你出示红牌呢?到时候,领红牌的肯定是我。”

李向东不想跟他磨嘴皮了,说:“为了这个红牌,为了这顶乌纱帽,你就可以践踏法律的尊严了?”

他说,小刘科长被打成这样,能不追究对方的责任吗?政府的威信、法律的尊严都不要了?

他说,你这样处理这事件,只会助长一些人的嚣张气焰,只会让你的手下,你那些干部心寒?以后,他们还怎么跟着你做事?怎么敢为你冲锋陷阵?

杨晓丽看着李向东,看着他那棱角分明的脸,看着他那双有神的眼睛,看着他翕动的鼻子,抖动的嘴唇,心里想,这男人平时看似很温存的,原来这温存里还隐藏着这么一股强烈的锐气。

喜欢官途请大家收藏:()官途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官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怎么了东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怎么了东东并收藏官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