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委书记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脸上好一阵难看。他说,我是有苦衷的。我希望你能理解我的苦衷。李向东愣了一下,觉得自己话说重了,觉得自己怎么就没想到这一点呢?镇委书记能是那种没有原则的人吗?

李向东放缓了语气,说:“你说说你的苦衷!”

镇委书记看了杨晓丽一眼,显然不信任的神色。他说:“我慢慢再跟你说吧!”

李向东知道他是想要避开杨晓丽,说:“有这个必要吗?”

杨晓丽说:“我还是回避一下吧?”

李向东说:“没这个必要!”

镇委书记脸上便有些难堪,由于李向东点破了那层窗户纸。

他对杨晓丽说:“对不起,我没有别的意思。”

杨晓丽说:“没什么!”

话虽这么说,她还是有些不愉快的,但想想,自己与镇委书记的接触,想自己给镇委书记添了那么多麻烦,也难怪他对她不信任。

李向东说:“杨台长是代表电视台的,我们应该有什么说什么?”

他说,我们这是在研究工作,不是在闲聊天,说东家长西家短,有什么话都要摆在桌面上来谈。

他说,我想,杨台长也知道哪些话可以对外说,哪些话不能乱说,这是一个领导干部,必须具备的最起码常识。

李向东已经意识到小丰村有什么背景,可能有某个镇委书记也惧怕的人会给小丰村撑腰。

镇委书记说:“一直以来,小丰村在我们镇都很特别,有什么好事,都少不了他们的,村民有什么事需要解决,我们都会想办法尽量解决。这不是我这一届才这么做的,上几届都这么做,似乎已经成了我们镇的传统。”

李向东说:“怎么会这样?”

镇委书记说:“因为老常是小丰村人,他时刻都在关注小丰村。我这里不是要说他的坏话。每个人都有家乡观念,只是老常的家乡情绪更浓一些,可能是小丰村就一个姓,大家都是同一宗亲的缘故。当然,他不仅关注小丰村,也关注我们镇,每年都为我们镇办了许多事。”

李向东问:“你认为,老常会插手这件事?”

镇委书记连连摇头,说:“我没有这个意思,这种事老常怎么会插手?老常当然不会管见这些事。我只是担心,村民们会闹事。”

他说,由于小丰村是一个特别的村,经常受到一些特殊的待遇,所以,也滋长了村民的一些劣性,稍有不如愿,就会上访,就要讨回所谓的公道。

他说,打小刘的那个村民,在村里是有一定威信的,他虽然年龄不大,辈份却很高,论辈份,老常还应该叫他叔公。两年前,小丰村换届选举,他也是村长候选人之一。镇里研究决定推举现任村长。当然,这是从全盘考虑,从各个候选人的组织协调能力,综合素质考虑的。选举结果,当然我们的候选人胜出,因为镇里做了许多工作,听说,老常也回村里做了许多工作。但是,我们化了那么大的力气,胜出的票数却多不了多少。

他说,从这点可以看出,村里还是有相当一部分人支持他的,他在村里还是有一定威信的。也就是这次选举后,他心里不服,便处处与镇里作对,凡是镇里要求干的事,先不管对错,他都反对,而且不是一个人,而是组织了一帮人。所以,村里基本上分为两大派,一派支持他,一派支持现任村长。

李向东说:“这似乎更应该借小刘被打事件,狠狠敲打敲打他,依法处理。”

镇委书记说:“我也有过这个想法,叛他几年刑,杀杀他的邪气,或许小丰村就能两分为一。”

他看了一眼杨晓丽,接着说,刚才,老常打电话给我,了解了整个事件的情况,他希望能大事化小。

李向东问:“理由是什么?”

镇委书记老实地说:“我没有问理由。”

李向东理解地点点头。有时候,只要知道领导的态度就行了。

杨晓丽闪着一双大眼睛看着李向东,镇委书记也看着他。他知道,他们都等着他拿主意。

是大事化小呢,还是依法办事?

李向东怎么也找不到大事化小的理由,但是,他知道,老常肯定有他的理由。他想,他要让老常向他解释他的理由,然后,才同意按他的意思去办。他要让老常知道,大事化小应该是他说了算。他要让老常知道,虽然,他刻意中伤他,但他并不介意,也不追究他中伤他的原因,更不会与他作对,而且还希望能化解彼此之间的矛盾。

当然,这还要有一个前提,不能就这么随随便便大事化小,至少,要给这一事件打击一下那家伙的嚣张气焰,起到一种震慑作用,也要让小刘这样的干部、小刘的家属得到一丝儿安慰。

李向东对镇委书记说:“你打电话给老常,告诉他,我们这就去他办公室。”

镇委书记误会了李向东的意思,问:“一定要把事情闹大吗?”

李向东说:“你就说,是我要去的。”

他说,我会有分寸,你不必担心。

他说,即使,老常要责怪,我给你扛着,让他责怪我。

三人上车的时候,李向东对杨晓丽说:“你坐我的车吧!”

有些话,他想单独与杨晓丽谈谈。今天这个事件,并不像表面看得那么简单,隐藏着的复杂是始料不及,他希望通过这一事件,让杨晓丽知道得更多。这对一个年青干部,对一个女领导干部将受益匪浅。

他告诉杨晓丽,许多事情不是自己想要怎么处理就能怎么处理的,有些事情,不是想要依法办事就能依法办法的。一切都要进行深入全面的分析。

他说,小刘被打的事件,从个人感情上来说,他是希望依法办事的,但是,依法办事真的就能解决问题吗?把那人抓起来容易,但是,遗留下来的问题就不好解决了。

他说,就目前来看,他还不知道小丰村会有什么问题,但是,老常那边的问题却是存在的。他要我们大事化小,我们没有按照他的意思去办,他对我们就会有看法,对我们就可能有误会。这对以后的工作肯定是不利的。

他说,你也知道,我与老常之间的关系,我被带到那小楼屋,多少与他有关。我不想知道他为什么要那么做,但是,这次我不大事化小,他就会认为我在与他作对,要以牙还牙,与他硬碰硬,矛盾将愈演愈烈。在官场,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是很微妙的,如何协调好自己与他人之间的关系,是一个很深奥的课题,也是必须要掌握的课题。

李向东说:“该进的时候,一定要进。该退的时候,也要懂得退。当然,我们也不能一味地为了处理好这种微妙的关系而失去原则。”

他说,有一点是不能退让的。不能那么便宜了那家伙。否则,以后,这种嚣张气焰会越发不可收拾,以后谁还跟你冲锋陷阵。

他说,至于怎么惩治那家伙呢?一定要依法吗?却又不一定了!

李向东问:“你能听懂我的意思吗?”

杨晓丽看着李向东,点点头,说:“好像明白了,你的意思是说,要根据实际灵活处理,要从有利于工作出发。”

李向东笑了,说:“是这么个意思。”

他们是坐在车后排的,为了说话方便,便都侧着身,因此,离得很近,她能感觉到他说话时,喷出的热气,他能看清她听他说话时,眼睫毛的飘动。汽车拐变的时候,杨晓丽没坐稳,身子一倾斜便靠在了他的身上。

她的脸红了红。李向东却没事似地,只是下车时,他并没马上下,装模作样地说,小心点!他便可以大着胆子近距离地看着她下车,看着她那很嚣张很霸气的臀弯曲出一道很让他心动的弧。当她落地的一刹那,他看得真切,那臀很富弹性地一阵肉感地颤抖。

李向东的心好久都不能平静。

喜欢官途请大家收藏:()官途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官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怎么了东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怎么了东东并收藏官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