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常的办公室在市委大院那边。由于工作的原因,李向东很少与老常接触,记得在这之前,也就去过一次他的办公室。那是和公路局局长一起去的。如果说,公路局局长把装了二十万的手提包交给李向东的话,就只是那一次了。

一直以来,李向东对老常是没有太大恶意的,即使,知道他作了假证,也感到他是可以原谅的。公路局局长是老常的手下,他对他的了解应该更甚于李向东,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老常当然相信那局长。

再者说,如果李向东是清白的,自然会清白,所以,老常便选择了保护公路局局长。谁不保护自己的人呢?何况,老常认为李向东在处理他外甥的事时,曾对他不尊,何况,你李向东也有可能成为他老常的竞争对手。

如此种种说起来,从老常的角度去考虑,他都是应该那么做的。

李向东不是那种记恨的人,平安了,从那小楼屋出来了,他考虑的便是如何化解老常对他的误解。如果,让老常知道,在这么一种状况下,他李向东都没有记恨他,李向东想,这矛盾是一定能化解的。

老常也不一定是不开窍的硬石头。

因此,不管别人怎么说老常,李向东都没往心里去,都认为,他们还不了解老常。老常不应该是那种本意上要至人于死地的人。如果,他是那种心狠手辣的人,那么,他今天就不会还只是一个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了。

一个心狠手辣的人,不可能原地踏步地当了二十多年的市委常委,要么早就上去了,要么早就出事下台了,甚至于进监狱了。

从那小楼屋出来后,李向东曾想过找老常谈一谈,想要让他知道自己的看法,想要告诉他,他李向东不是一个太刻意想要往上爬的人,大家相处得愉快,合作的开心,才是最重要的。

然而,还没等李向东找到机会和老常坐下来谈时,却发生了小丰村事件。他要利用这个事件解决个人问题,化解他与老常之间的矛盾。

老常在办公室等着他们。他所表现出来的热情让李向东也觉得亲切。他先和李向东握手,一只手握着,一只手还拍着李向东的肩,好像他根本没做过对李向东不利的事,好像他们比亲兄弟还亲。官场就是这样,越是有过节的人,越对你热情。对你随随便便,反而才是对你真心的。

他说:“我还想找时间去看看你呢,一直就没抽出时间!”

李向东也笑着说:“总得有大有小,还是应该我来找你。”

老常说:“一样的,一样的。”

他看着李向东问,身体没什么吧?李向东说,没什么?就是晒黑了。老常说,没什么就好,出来就好,平安就好!他又和镇委书记、杨晓丽一一握手,说,给你们添麻烦了。他一点不掩饰小丰村与他的关系。他知道,既然李向东过来找他,肯定是知道他与小丰村的关系了。

客套一番后,李向东就对镇委书记说,你向老常汇报一下情况吧。老常说,我都了解过了,直接谈问题吧!镇委书记就看着李向东,把皮球推给了他。

李向东说:“我就谈谈个人的想法吧!”

他说,我偏向于从严从速处理这起事件的,该法办还是要法办。我们不能助长这股邪气,这对我们一点好处也没有,群众会怎么样,会说政府软弱无力,今后我们还怎么开展工作。我们的干部也会心寒。

他说得简单明暸。他要老常明白他的态度,然后,他再顺着老常的意思,慢慢改变态度,让老常意识到他李向东还是尊重他的,愿意与他合作的,这样,他就欠了李向东一个人情。

人情债是最微妙的,是最无法还得清的!

老常却转过脸去问镇委书记:“你也谈谈你的意见。”

镇委书记很为难地说:“李市助都表态我,我还是不说了吧!”

老常笑了笑,说:“这么说,你有不同意见?”

镇委书记支支吾吾,不知该怎么回答。

老常便说:“你看看,李市助,你一提出自己的意见,其他人都不敢说话了。”

他说,这事嘛!我想,我们都不要插手,都不要过问,还是交给下面处理。

他说,我们要相信基层,要真正放手放权让基层去处理各种事情。其实,基层是最有发言权的,他们掌握法律法规,对情况也更了解,他们的意见和处理方法才是最切合实际的。

他说,我们作为市领导干部,支持和帮助他们是大方向,从政治上支持,从经济上支持,但是,不要管得太具体,不要设下太多条条框框,更不能束缚了他们的手脚。

仅仅一个回合,李向东就哑口无言了。

老常根本就没有不让李向东发挥,一开口,就把他堵住了,把他拒之门外了。纵然,李向东有天大的本事,都施展不出来了。李向东的如意算盘,什么慢慢改变态度,什么欠他一个人情,即时就被老常给废了。

什么是高手?高手不是在过招中战胜对方,而是直接不让对方出招!

老常对镇委书记说:“你按照你的想法去干,不要太多顾虑!既然,组织上要你当这个镇的镇委书记,你就要负起责任,就要大胆工作,而且,一定要做好工作。后面这一条是最重要的。”

他完全把李向东撇到一边去了。

杨晓丽看了李向东一眼,刚才还夸夸其谈的李向东完全变成了另一个人。他脸上的笑僵硬着,嘴巴张成一个圆。他感觉到,最要命的是,他的刚说的那段话因为没有了后继,怎么看怎么都觉得他李向东是找岔的,是来与老常作对的。

他想,老常一定是这么认为了,所以,阻止了他,没让他再表演下去。于是,他便寻找机会,希望在老常和镇委书记的谈话中找到插话时机,把话题引到自己这边来,然而,他一直都没有机会。

当谈到如何做好小刘家属工作时,李向东说,我们会尽力的,但是,依法处理肇事者也是对伤人家属的一种安慰。老常却说,我们要相信我们干部,要相信我们干部家属的觉悟。他们往往比我们更懂得顾全大局。

当谈到如何通过这一事件教育村民时,李向东说,这是一个棘手的问题,只有震慑了肇事者,村民才能受到真正意义上的教育。老常说,教育的方法多种多样,我们不能只局限一种方法。

……

李向东的每次插话都被老常很不客气地支开了,而每一次插话,都有一种挑衅的火药味。后来,就是杨晓丽也意识到了,用脚碰了碰李向东的脚,示意他不要再说话了。李向东心里的那股闷火就是这时候升上来的。

离开老常办公室,李向东问镇委书记:“你真的就按老常的意见去办吗?”

镇委书记说:“老常并没有给我什么意见。”

李向东说:“你的那个意见不就是老常的意见吗?”

镇委书记说:“有些事,你还不清楚。”

李向东问:“我还有什么不清楚?你为什么没有说清楚?”

镇委书记说:“打伤小刘的那个人,是老常的叔公,是他爷爷的亲兄弟。”

李向东说:“亲兄弟又怎么样?亲兄弟就可能打伤了人听之任之?我不同意你们的处理意见。”

镇委书记说:“你不要为难我好不好?你不同意,刚才为什么不提呢?”

李向东又一次哑然。他从来没像今天这样失败过。

他狠狠地说:“不管怎么说,都要把那人抓起来,关起来,至于判不判刑,慢慢再决定,但是一定要抓,一定要关!”

镇委书记说:“你要我怎么办?你要我听谁的?”

李向东说:“我不为难你,你当什么事也不知道,这事由我来处理。”

(鲜花!我要鲜花!)

喜欢官途请大家收藏:()官途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官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怎么了东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怎么了东东并收藏官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