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级市委组织部的一位资深副部长带李向东去临市报的到。他代表地级市委宣读了李向东的任命,那任命并没说李向东是临市的市长,只是任命他为中共临市市委副书记、市长候选人。

台上台下一片掌声。

这时候,在这种公开场合,支持的也好,反对的也好,会场二百多人都要鼓掌,因此,一片雷鸣般的掌声,且经久不息。

那位资深的副部长感慨地说,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大的场面,以前,送干部到下面市(县),最多也是集中市四套班子领导宣读任命通知,这次,临市却集中了全市所有科级以上的一把手。

老余说,也不是特意的,刚好开会嘛!赶早了不如赶巧了。

其实,大家心里都明白,这是老余特意安排的,是做给李向东看的,做给张志东看的。

当然,李向东要真正当市长还要走两道人大代表的程序,尽管似乎只是一个程序。李向东到任的第五天,人大召开了常委会,选举李向东为临市的代市长。接下来,还要等召开大人代表大会,选举通过才能取消那个“代”字。

按法定程序,市人大常委会只能任命副市长,市长却要由人大代表大会选举通过的,而人大代表大会一年只开一次。

按惯例,代市长一般是在人大代表大会前十天八天任命,所以,很多市长只担任了较短时间的代市长,然后,就提交人大代表大会选举通过了。而临市原市长下台得突然,李向东来接任他的工作,时间不前不后的,离每年一次的人大代表大会召开还有一段时间,所以,这个代市长至少得代个半年好几个月。

其实,这代市长也已经是市长了,所以。大家都“市长、市长”地称呼李向东。李向东心里却是有数的,在相当一段时间里,他必须保持低调,不能让人家觉得你还没真正当市长呢,就摆一副市长的样子。

好在,李向东对临市的情况也不熟,这几个月不干什么大事也说得过去。

他单独与老余第一次接触就谈了自己的想法,当然,他没有说自己还只是代市长,还要保持低调,只是挑能放在桌面上的话说,说自己想把近期工作的重心放在了解临市的情况上,到各镇各单位多走走,多看看。

这是每一个新任领导都要做的事。

老余却说:“你别来临市这休假,来临市这旅游。”

他说,我不会给你太多时间,至多三个月,这三个月,我就要你摘掉代市长那个“代”字。

他说,我会向上面争取,争取提前召开人大代表大会,争取三个月后马上召开人大代表会,选举市长。”

李向东明白老余的意思,人大代表大会一般在每年三月份召开,或许是因为中国人把春节才当年吧?过了年才开貌似于总结会的人大会议,但是,老余要争取把元旦当成年,元旦一过就开人大会议。

这其实是在给李向东吃定心丸,是在向他表明一种态度,是告诉他,他老余举双手赞成李向东来当临市市长。

李向东离开老余的办公室后,才随司徒回自己的办公室。

临市和市(县)不一样,市委、市政府、市人大、市政协都集中在一个大院办公。那是一个新建的大院,按习惯叫法,俗称为市府大院。市委市政府同在一幢大楼,只是这幢大楼比一般的大楼要宽,主要部门都在这幢大楼,次要部门安置在副楼,如市委统战部、市直机关工委、接待办。市人大、市政协在主楼两侧,中央是一个宽大的广场。

李向东的办公室和卧室在七楼。反正有电梯,不怕楼层高。楼层高反而会有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有一种立足点高瞰视全局的感觉。

办公室宽敞得有以前他和绮红和小姨子那个新家二楼那么大,只是放了一套沙发,一张办公桌,在这里开舞会,坐个十几二十人,也不觉得窄。

他居住的地方在办公室后面,那里有两个房间,一个像客厅,一个是卧室,卧室的面积有二十多平方,仅就那卫生间,宽得可以把以前那个大浴池搬进来。

司徒说:“这里的设置都是新的,因为原来那市长出了那个事,怕你忌讳,都换新的了,摆放的位置都调整过,如果不满意,我叫人马上调整。”

李向东觉得办公室太空,就要司徒给他弄一副茶具,再弄一套沙发。他说,这边是喝茶谈工作的,那边是开小会商量事情的。他还叫司徒弄了几盆绿色植物,让那空旷多些柔色。

他拉开窗帘向外望,就看到了那个宽大的广场,就有一种很空洞的感觉,就看到了广场对方一条河,河面很宽。李向东对临市市区还是有些熟悉的,整个城区建在两条河的河畔。两条河在广场对面汇集,便浩浩荡荡地流向珠江了。

后来,李向东叫司徒在那广场种了一行本地人叫大爷王的树。那树像椰树,只有主杆,没有旁枝,很齐整,很美观,好多公园都有种这种树。从外地移植过来已经好几米高了。

为了对衬就不只种一行,而是在另一侧也种了一行。

再后来,李向东才告诉司徒种这行树的用意。那是为了档住对面河的汇集处,档住某种说不清的东西。他半真半假地说,这广场太空洞,那汇集处的旋涡把这边的人都圈进去了。司徒知道,李向东指的那些人便是与食品公司老总相关联的人。

李向东给司徒布置的第一项工作就是要他起草一个请示,向地级市政府请示解决食品公司有关问题的专款。布置这项任务时,李向东住在酒店的一间套房里,由于办公室还要进行一些调整,司徒便把李向东安排进酒店暂住几天。

他把大意告诉司徒后,要司徒再想一个好的理由。他说,这个请示不能以解决群众集资款的名义。各市(县)都有这种情况,虽然,当前没有临市这么严重,但是,地级市能支持他们临市,就不可能不支持别的市(县),所以,要想一个好的理由,不要让地级市领导太为难。

司徒说:“我回去想想,保证能想出一个让你满意,又不让地级市领导为难的名义!”

李向东就问:“你说,我们向地级市请示多少钱合适呢?”

司徒笑了笑,说:“请示多少应该都不够用,就算百分之一,也有五百多万了,这个地级市不会批吧?”

李向东说:“那就申请百分之一吧。”

他说,我说的百分之一是群众筹资那部分,银行贷款部分就先不理他了。

毕竟,银行贷款部分是不会出大问题的。银行即使来追贷,找老余也不会找他这个代市长,他完全有理由说他对情况不了解,完全可以说,让他了解了解情况再说吧。这一了解,就可以把事情拖下来了,所以,银行也不会那么傻,找他这个非经手人。

李向东告诫司徒,这个事最好由你亲自去办,从请示报告的起草,一直到呈送地级市政府。他说,我还不想让其他人知道这事。他说,我的意思你应该明白。

司徒忙说:“明白明白。”

他当然知道,这事不能外传,如果传得大家都知道代市长从地级市弄下来这么一笔款,反而会激化集资群众追款的行动,说不定,群众就会聚集在市府大院门口,强烈要求退还集资款。那可都是他们的血汗钱,多年的辛苦积累。而地级市批拨的那笔款又能解决多少问题?

李向东想,如果司徒是老余放在市长们身边的眼睛,那么,让老余知道就行了。

(鲜花鲜花鲜花!)

喜欢官途请大家收藏:()官途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官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怎么了东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怎么了东东并收藏官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