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晓丽的车到了,轻轻按了按喇叭,示意他跟着她,便加速驶去。他们离城区越来越远,或者说,他们向山区驶去。路,李向东是熟悉的,市(县)的每一个角落对他来说,都是熟悉的,虽然,他离开市(县)快两年了,但这里的一切并没有陌生。

他没有问杨晓丽要去哪,他也没想问,只是跟着她向前驶。村庄越来越少,农田也越来越少,放眼四望,都是山林树木。这时候,太阳还没有下山,太阳光照射下,那些山林树木显得更加青翠。他想起了古兜镇,想起古兜镇的三大基地。然而,他们去的并不是古兜镇的方向。

杨晓丽的车开得很快。她的驾车技术非常娴熟,在崎岖的山路上,她懂得什么时候收油,什么时候加油。她懂得如何绕开坑坑洼洼,让车跑得更平稳。

渐渐地,李向东也感到那路有些陌生了,虽然,他知道这地方的方位,但是,以前下乡调研的时候,是不会到这边来的,这附近,最大的机构也就是一个村委会建制,要到这个村委会所属的镇,应该走另一条路,那条路比这条路要平坦和宽畅。

他想问杨晓丽要带他去哪里?这时候,他才发现,手机已经没有信号了。他按了一下喇叭,示意杨晓丽停下来,她却像没听见,还是向前奔驶。

终于,杨晓丽的车速放缓了,慢慢地靠路边停下来。李向东四处张望,只有山林树木,偶尔有一两只不知名的鸟从头顶飞过。

杨晓丽下车了,她打扮得很清爽,披散的发扎在脑后,穿一套黑色运动服,拉链只拉了一半,便见那也是黑色的内衣紧绷绷地裹着那挺拔饱满的胸。她打开了车的行李箱,从里面拿出一个旅行袋,然后,才回过头来对他说:“你下来,还坐在上面干什么?”

李向东从车上下来,问:“这是什么地方?”

杨晓丽没理他,把旅行袋放在车的行李箱盖上,自顾自跳过一条小溪。李向东也跟着跳了过去。她却说,你把那旅行袋拿过来。李向东忙又跳回去。提着旅行袋的时候,他问,我们这是干什么?她说,问这么多干什么?你跟着来就是了。

杨晓丽开始向山坡爬去。山坡没有路,但山林已经长高了,下面的杂草灌木丛并不密集,坡很陡,走在后面的李向东抬起头仿佛就在杨晓丽的屁股下面。杨晓丽的臀硕大得总让李向东心跳,这会儿,似乎就在鼻尖上,就在一种很想抓一把的冲动。他吞了一口唾沫,脚下滑了一下,那只腿就跪在了地上。

杨晓丽回头看了他一眼,狠狠地说:“话该!”

李向东穿的是皮鞋,爬坡滑,只得抓住两旁的树,借助手的力量,让自己不至于再摔倒。他说,我们这不会是要去野餐吧?野餐也没必要跑这么远呀!杨晓丽还是不理他。爬到坡顶,等李向东也爬上来了,她才问他,应该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了吧?

不远处有一条河,河水静静地流淌,拐了个弯,就不知流到什么地方去了。

杨晓丽问:“还没想起来?”

李向东拍了一下脑袋,说:“你怎么到这地方来了?”

前面那条河就是他们钻出岩洞的那条河,就是他们重见光明的那条河。他们在岩洞里的日日夜夜,经尽的艰辛万苦,经受生与死的挣扎,便重现在李向东的眼前。他问,你经常到这来了?杨晓丽还是没有答他,但是,他知道,她一定来过多次,否则,她不会这么熟悉这里地形。他想,她来这里干什么呢?他想,回想他们经历的磨难?回想那个死亡前的绚丽?当然,也默默忍受他给予她的伤害。

杨晓丽问:“敢不敢再回那岩洞?”

李向东明白她不仅要把他带到这来,还要把他带进岩洞。

当然,他很清楚杨晓丽已经向她发出信号,已经开始要自己接受他了,但是,在接受她之前,她要他感觉到她对他恨得有多刻骨铭心,爱得又有多么地深。让他感觉这两种情感交炽在一起,双让她饱受了多少煎熬。

她肯定还要发泄她对他的恨。

他不怕她的发泄。他相信,她怎么发泄,怎么处置他,他都能承受。他相信,她对他的发泄和处置也不会超出他承受的范围。

这时候,他们已经站在那条河边。杨晓丽拉开拉链把运动衫脱了。李向东这才知道,她紧绷的内衣原来是一件游泳衣。当她把运动裤也脱下来的时候,李向东就不敢站着了。

他蹲了下来,双眼却还是大胆地着了火似地看着她,那件紧绷的游泳衣勾勒出她身上的起伏,甚至于起伏中的每一个细腻。那挺拔丰盈的乳峰很清晰地印着两点花生米粒般的阴影,那腰细得弯出一道很圆的弧,就让人感觉到她那胯的宽大,感觉到那腿的圆润,那小腹的深陷。

李向东想,如果,他年青十几年的话,气儿一定喘不上来,鼻血一定会喷射面出。

杨晓丽走过来,拿他手里的旅行袋,她那起伏的曲线便活起来,很张狂地颤抖起来,李向东冲动得满脸涨红,大口大口喘气,便有汗珠儿从头额淌下来。

她问:“你不敢是不是?不敢再回那岩洞是不是?”

李向东说:“敢,敢。我怎么不敢。”

他觉得唇干口渴,说话艰难。

她说:“那你还坐着不动?”

他那敢动呢?更不敢像杨晓丽那像把衣服裤子脱了,因为,里面只穿了一条内裤。那内裤能掩饰他冲动的丑态吗?

杨晓丽说:“是不是要我先进去给你探路?”

他说,不是,不是。说你让我坐一坐行不行?你让我喘口气行不行?杨晓丽却不理他,转身就要淌下那条河。李向东拉住了她,那知,拉的力量太大,她没站住,就一屁股坐到了李向东的腿上。那硕大的臀再厚实,肉再多,猛压在他的某一个地方,还是痛得他叫了起来。

杨晓丽却比他反应得还快,一下子站起来,大声说:“你要干什么?你想要干什么?”

他痛得话都说不出来了,却还要陪笑脸。

他说,你误会了,你误会了。

他说,我不是要想怎么样,我只是想拉住你。他忙又说,我不是要制止你进那岩洞。你说要进了岩洞就进那岩洞。你说要去哪,我就去哪。但是,那岩洞的通道会不会有什么变化呢?谁也不知道!我是想,让我先去探探路,如果没有什么变化,还可以出入,再回来告诉你。

杨晓丽似乎松了一口气,说:“这还像句人话。”

她说,我警告你,别以为进了岩洞,你就可以为所欲为!你不是说,证明你不是那种花心的男人吗?证明你很有诚意吗?

她说,我就给你一个机会!不过,没有结婚一天,你都不能碰我。

李向东誓言旦旦,说:“听你的,我不碰你,绝不碰你!”

这一刻,他的确是这么想的,他想,只要杨晓丽给他机会,他什么都可以答应她。他想,不就是不碰她吗?不就是等吗?他能控制自己。他能等!

他心里很清楚,他不会等多久。

彼此根本没必要再谈什么恋爱,需要太多时间了解对方。他们对对方了解的还不够吗?只要杨晓丽可心发泄了心里的恨,可以地处置了他,心里那恨那气消散了,就会嫁给他了。迟者一个月,快者十天八天。或许,明天就可以去注册登记。只要注册登记,他们就是夫妻了,他就可以碰她了。

当然不只是碰她,那时候,他还要要她更多更多!

(鲜花鲜花鲜花!)

喜欢官途请大家收藏:()官途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官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怎么了东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怎么了东东并收藏官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