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洞里的一切还像他们两年多以前离开时一样,水还是那么深,还是那么清凉,岩洞顶上还是“滴答滴答”滴着水。光线还是那么暗,好一会才能适合过来,便看见,那个平坦的石头像一艘小船在水面沉浮,那里仿佛还能看到他们留下的水迹。

只是,心情不一样了。

那时候,心力交瘁,绝望得几近奄奄一息。

那时候,恍如走进地狱,恍如死神在不远处呼唤,那水是冰冷的,那岩洞顶上的水珠晶莹得像魔鬼的眼睛。

杨晓丽没有让他返回去叫她,她已经跟着他游了进来,就坐在那块船儿似的的石头上,双眼看着前面黑黑的洞口。那时候,他艰难地背着她,就是从这个洞口一步步走来到这个水岩洞,把她放在那块平坦的石头上。于是,曾历经过的无数次生与死的希望和绝望便在她眼前闪现。

他搀着她,一遍又一遍地对她说,我们一定能出去,一定能看到光明。他背着她,一遍又一遍地说,我不会丢下你,我们要一起去寻找光明。他从水里钻出来,挥舞着双臂狂叫,我看见太阳了!

那声音仿佛还在这岩洞里回荡。

杨晓丽变得温柔起来,对傻傻站在水里的李向东说,你过来。示意他坐在她身边。她说,她永远也忘不了这岩洞里发生的一切。她说,每一次想到这些,都有一种死过一回的感觉。她说,即使现在,她还会时不时梦见这岩洞里的片段,然后就久久不能平静。她说,我总问自己,为什么要让我们一起经受那么些磨难,上天是不是太不公平?既然,要我们经受那么些磨难,上天为什么又不让我们在一起?

这么说了,她就拿一双很晶莹的大眼睛看着他。

李向东笑了笑,心里承认自己没有她体会得那么深,他只是把这的一切看成是他经历过无数次磨难中的一次。

她说,不是这样的。她说,你经历过多少磨难?你经历的那些磨难有哪一次会有死的绝望?她说,你是一个没心没肺的人。你就是一个没心没肺的人!

她一脚把李向东踢进了水里。

她说,你现在没有女人了是不是?所以,你才想到我。你身边如果有女人,你根本就不会想到我!

她说,我不怪你以前那两个女人,她们在我前面,我怪不了她们,但是,小倩呢?她跟你是什么关系?

李向东说:“她跟我什么关系也没有。”

杨晓丽说:“现在没有关系是不是?”

李向东说:“一直都没有关系。”

杨晓丽说:“你还不承认?你别以为我不知道,别以为我会相信你在电话里说的那一套。你到了地级市,她怎么就也到地级市了?你们没搞在一起,她为什么跑到地级市去了。”

李向东说:“既然,你想知道,我就再一次告诉你。她是追我追到地级市了,但是,我一直拒绝她,一直躲着她,根本就没有发生过什么事。”

杨晓丽说:“小倩是什么样的人,我比你还清楚。”

她说,如果,你对她那么无情,她又为什么对你那么好?为什么还要介绍女朋友给你?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好过,曾经在一起,后来她觉得你不好玩了,就把你甩了。

她说,你呢,当然不会让她看到自己的痛苦,可能还在她面前表现得很潇洒的样子,这样,又激怒了她,她就还想要耍你,就假惺惺地要给你介绍女朋友,等你喜欢那女孩子了。她再要那女孩子跟你绝交,让你去痛苦。

她说,小倩就是想要看你在她面前痛苦!

李向东说:“你的想像力也太丰富了。”

杨晓丽说:“是我的想像力丰富,还是你不承认?”

李向东突然意识到了什么?问:“你是怎么知道的?怎么知道她介绍女朋友给我?”

杨晓丽说:“她打过电话给我呀!她打电话来骂我呀!”

李向东问:“是刚才吗?”

她说:“你也知道?”

他说:“肯定是她跟我通过电话后,就打电话给你的。”

杨晓丽说:“那你还说我想像力丰富?那你还不肯承认。”

她说,你为什么要这样?你那两个女人离开你了,你为什么不马上来找我,为什么又跟她搞在一起。等到她把你甩了,你才来找我?你把我比小倩都不如了,让我捡她玩够玩腻扔掉的垃圾。

她说,你过来!我还想踢你,我还想再踢你两脚。

李向东真有点让杨晓丽搞糊涂了,一直以来,她只是说他不缺女人,不相信他对她专心一意。今天她约他,把他带到这来,以为她被他打动了,相信他了,怎么谈的却不是这个事,竟转方向了,说他和小倩搞在一起,说他是小倩玩免玩腻的垃圾?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杨晓丽的思路是不是有问题了?

她说:“你还站着干什么?你觉得我不该踢你吗?你不该让我踢吗?”

李向东说:“应该,应该。你想踢几脚就踢几脚。”

他挪了过来,像足球运动员排人墻那样,双手交叉搭在身前,保证着那个部位。踢哪都可以,可别踢那里。刚才,杨晓丽一屁股坐下来,已经让他挫痛了好一会。

杨晓丽见他那么听话地挪过来,似乎更生气了,说:“你以为我不会踢你吗?你以为我下不了脚吗?”

她真的就踢了过来,她不踢他的胸,许是怕踢伤了他,她只是踢他的腿,但踢得很有力,许是觉得踢那腿再用劲也没关系。然而,她往下踢时,却没掌握好角度,真的就踢中了那个部位。

李向东没站住,倒了下去。他是站在水里的,这一倒,便水花四贱。这一倒,心里就想,幸好双手防住那部位了。

杨晓丽铁石心肠地坐在那里,双眼冷冷地看着他从水里爬起来。

她说:“还有一脚!”

他又走了过来。她问,你双手放在前面干什么?他苦着脸问,不放面前放哪里?她说,背到身后去。他能背到身后去吗?他能让她随意的想踢哪就踢哪吗?现在,他还在怀疑她那一脚是不是有意识踢那个部位呢!

他吼了起来:“你怎么变成这样了?你怎么变得这么冷血了?”

她声音比他还要大,说:“我是冷血了,我就是冷血了。是你教我冷血的,是你先冷血我才学你也冷血的!”

她说,你欠了我那么多不应该还我吗?我踢你十脚八脚还不够呢!我踢你一辈子还不够呢!

她说,你不让我踢,我心里的气消得了吗?我心里的恨消得了吗?她眼泪竟“哗哗”流了下来。然而,她并没有因为泪的流淌而变得软弱。她还是大声地说,你把手拿开,我叫你把手拿开。

李向东不得不屈服了,哭丧着脸说:“你要踢也别专找那个地方踢呀!”

杨晓丽愣了一下,似乎这时候,才知道他那双手放在那个部位的目的,便板着脸说:“这样很幽默吗?你以为,你这样很幽默吗?”

李向东说:“我们把事情说清楚好不好?我们把事情说清楚了,你再惩罚我好不好?”

杨晓丽说:“好,好,好。我听你说,我听你还能怎么说!”

李向东说:“我和小倩什么事也没有。”

他说,我承认,她是追过我,但是,她追我关我什么事?她不仅追到地级市,还追到临市。其实,我自己很清楚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说我不花心,我似乎又花心,说花心,又似乎不花心。

他说,我不怕告诉你,在我没有女人的时候,我完全可以和小倩搞在一起,但是我没有那么做,我不让自己那么做。这一点,至少可以说明,我不是那种随随便便的人。

他说,小倩不漂亮吗?不年青吗?但我知道,她不能永远属于我。我需要的是一个永远属于我的女人。可以一起过日子的女人。

李向东说:“她介绍女朋友给我一点不假。但那是真心要介绍给我吗?不是的,她是有目的,当然,不是像你说的那种目的。她是想方便她自己。”

他说,我今天跟你说的话,你不能向外乱说。如果,不是你把我逼成这样,我是不会跟你说的。我想,你也是个副市长,也懂得哪些话应该说,哪些话不应该说。

他说,小倩和张志东才有那种关系。至于他们怎么会有那种关系,我也不知道,反正,他们是那种关系。张志东和我是什么关系?这个不说你也知道,全地级市都知道。我曾想劝他,但他不听我的,我就只能帮他隐瞒。

他说,那次去海边过周末,那个和我在沙滩散步的女孩子就是小倩要介绍给我的女朋友。小倩是想利用这种形式,让我和那个女孩子陪他们去海边,去一些公开场所。如果有人怀疑什么,小倩可以说,她是我的朋友,想把那女孩子介绍给我。张志东可以说,是我叫他一起去的,帮我参谋参谋。

李向东说:“今天,我拒绝了小倩,我说,我已经有女朋友了。说我的女朋友是你,所以,她打电话骂你,她骂你可能还有别的原因,但是,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她的如意算盘被你破坏了。”

杨晓丽说:“你拒绝她,就应该把我说出去吗?”

李向东说:“我不那么说不行。我不说我有女朋友,她还会再介绍给我。我只得用这个办法,堵死她的路。”

杨晓丽说:“我又没同意做你女朋友。”

李向东笑笑说:“我感觉也快了。”

杨晓丽说:“你再说,你再说,我又要踢你了!”

她的气似乎消了许多。

(今天三更求花,鲜花鲜花鲜花!)

喜欢官途请大家收藏:()官途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官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怎么了东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怎么了东东并收藏官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