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班时,杨晓丽的电话打了进来,说她今天没有应酬,叫李向东去她家。这会儿,她已经想明白了,想自己不能那么对李向东。即使自己不想让他在自己面前威风狂妄,但是,也不能那么打击他。毕竟,这是一件值很得高兴和开心的事。她要打击他,要挫他的威风,也得选选时间。这么一味地打击,无选择地打击,反而会令他反感,会让他认为她不是好女人。

她打电话给他时,就笑了,很开心地笑,让他感觉到,他是被她戏弄了,她刚才那么冰那么冷,只是戏弄他。果然,他就骂她,说,你怎么变得这么坏了?这种时候还要戏弄我。他说,也真难为你还能板着面孔!这么说时,他就想,她可是副市长,什么事不能冷静对待?什么环境下不能掩饰自己?

回到家里,杨晓丽很精心地打扮了一番。她要让自己更漂亮。她要让李向东感觉到,她是一个漂亮的女人。

她把自己的长发高高盘起,还很细心地在镜子前描了描她的眉。她的眉在脸上,略显得淡了,描黑一点,会让自己那双大眼睛更晶莹剔透。

她把那套很呆板的职业套服换了,穿了一套黑色飘逸的长裙。让自己显得更高挑,更亭亭玉立。这长裙她还从没穿过,虽然很喜欢,但是买回来就一直放在衣柜里。她知道,自己的身份不适合穿得太漂亮,太神采飞扬。

当然,在家里,她不是副市长,她只是一个女人,普普通通的女人。

正是因为这个,她才想到要在家里为李向东庆祝,在别的地方,她是不能刻意打扮得这么漂亮的。

这期间,她叫的外卖也到了,那是一家日本料理店送来的。送外卖的小年青一进门,竟被杨晓丽的漂亮惊呆了,好一会都没能移开眼睛。杨晓丽心里很有些懊恼,想你就不能含蓄点?我这身打扮是让你看的吗?于是,就沉着脸,说话的口气也重了,说放在桌上吧。问多少钱?就把钱付了,要他马上离开。

杨晓丽把日本料理放进冰箱,就打电话给李向东,问他到了吗?李向东说,就快了。她说,都几点了?怎么还没到?李向东说,你要给我做什么好吃的?杨晓丽心里却有些不高兴了,想你这李向东一点不懂事,明知道人家不会做饭炒菜的,偏就要这么说。这么想了,又想李向东可能还不知道她不会做饭做菜吧?想自己以后真得要好好学做饭炒菜了。

李向东到的时候,天已经有些暗了,各家各户都在家里吃饭,所以,上楼时,便没有遇到什么人。他选的就是这个时间段,就是不想让别人看见他到杨晓丽这里来。前几次来,他并没有这个顾忌,现在,他不能不有所顾忌。

过几天,他就要回来当市委书记了,他不能让别人说闲话。

一进门,他的惊讶得并不亚于那个送外卖的小青年。杨晓丽的漂亮,他是知道的,但是,今天的漂亮却还是让他始料不及。他看着她,看着这个头发盘得高高的女人,看着这个穿着黑色长裙的女人,竟怎么也与他平时看到的杨晓丽对不上号。

他便开玩笑地问:“你是杨市长吗?”

杨晓丽看着他的惊讶,心里当然高兴,便说:“你认错人了,我是杨晓丽。”

李向东说:“是的,是的。你真不是杨市长,你是杨晓丽。”

这么说着,他就抱住了她,就闻到她身上溢着一股幽香。他闭上了眼睛,陶醉在她那幽香里,也感受贴着她的柔软。他的手在她背上轻轻地抚摸,有一只手就移到了她那硕大的臀上。以前,李向东曾为绮红的丰盈而陶醉,但是,杨晓丽个子比绮红高许多,那不太显的丰盈实际上却比绮红大了一号,且那丰盈还多几分弹性。

杨晓丽吻了他一下,说:“这是送给你的贺礼,是我祝贺你当市委书记的贺礼。”

李向东说:“会不会太少了。”

她就又吻他。他说,他还想要更多。她说,你不能太贪。他说,他是很贪的。就也吻她,就和她的舌纠缠在一起,那只手便钻进了裙子里。

这些天,他总在忙小军的事,虽然也和杨晓丽在一起,却几乎没能单独相处。有几次,杨晓丽在他家里帮小军收拾东西,进他的主人房时,他曾缠着她想亲热,却都被她拒绝了。她说,小军在外面呢!她说,她不想和他在这里亲热。她说,你在这个家和太多女人亲热了,我一点感觉也没有。李向东很尴尬,很受打击,便不得不放开她了,本来,很想晚上随她去她家的,又觉得太明显了,小军也会知道他去她家干什么,因此,只好克制自己。

这时候,一触摸到杨晓丽的身子,他就想很让自己燃烧了。

杨晓丽抓住他伸进来的手,说:“你想干什么?”

李向东说:“你不是要送贺礼给我吗?不是要贿赂市委书记吗?你就是最好的贺礼。”

杨晓丽说:“你就不能等一会?”

李向东说:“等不及了呀!”

杨晓丽笑着说:“你是不是希望我什么也不穿,希望最好躺在床上等你?”

李向东也笑起来,说:“是的,是的。我就是想这样!”

杨晓丽说:“你太下流了。”

李向东说:“这是下流吗?你怎么就不说,这是一种爱的渲泄?一个男人,在他仕途最得意的时候,他想要在他喜欢的女人身上渲泄,想从那女人身上再得到另一种满足,让这两种满足交集在一起。其实,这是最最正常的!”

杨晓丽说:“你真辜负我了!”

李向东说:“我怎么辜负你了?”

杨晓丽说:“我把自己打扮得这么漂亮,你竟然一点兴趣也没有。”

李向东说:“我怎么没兴趣呢?正因为你把自己打扮得那么漂亮,才太诱惑,才想得到更多。”

杨晓丽就不阻止他了,让他的手去他想要去的地方,让他的手抚摸得她心儿蹦蹦地跳,抚摸得她的血“呼儿呼儿”地窜。她就贴着他耳朵说,你的手怎么那么坏?你的手怎么那么好?你的手不要这么厉害行不行?她便也抚摸他,便也让自己的手去她想要去的地方,然后,就久久地在那地方逗留,就有点喘不上气来了,觉得自己软得要融化掉了,就紧地贴着他。

他不要她抚摸他的时候,她就知道他想要干什么了,她就抱住他,就等着他去干他想要干的事,当然,也是她想要他干的事。那一刻,她爽快得叫了起来,就捶他,说你怎么这么狠,还站着呢,就闯进来了。她说,你这是一个市委书记的行为吗?他说,我不是市委书记,我是一个男人,是你喜欢的男人。说着,他就抱着她硕大厚实的臀,想要把她抱到沙发上。

他只是移了几步,就喘着气说:“你一点不轻。”

她说:“又不是没抱过。”

他说:“还没这么抱过。”

她说:“回房间吧。”

他说:“我真担心能不能抱你那么远。”

她就把双脚放了下来,站在那里帮他脱衣服,也把自己的裙子脱了。她觉得穿着衣服和裙子干这种事怪怪的,怎么也像不够彻底不够尽兴。他却在她身上撒野,似乎把所有的劲都用到她敏感的部位了。开始,那衣服裙子还拿在手上,后来,就顾不了那么多了,就只想得到更多的给予,也想自己给予他更多,衣服裙子便飘洒了一地。

(鲜花鲜花鲜花!)

喜欢官途请大家收藏:()官途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官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怎么了东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怎么了东东并收藏官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