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向东缓了一口气,陈坚就来了,李向东说,你这家伙可真会挑时间,我这刚忙完,你就说要过来,摆明就是要我陪你吗?陈坚说,你不陪也可以,让杨副市长陪我也可以。李向东说,你这什么话?陈坚说,不行吗?我一个投资者,要副市长陪陪我过分吗?李向东说,还是提一提规格吧,让市委书记陪你。陈坚说,一起陪。他说,也好让我认识认识她吧?

李向东问:“什么时候来?”

陈坚说:“去你哪吃晚饭。”

陈坚走进酒店的房间时,竟带着一个女人。

这女人三十岁左右,不算漂亮,脸上长着点点雀斑,但那眼神,那举止,甚至于每一个细胞都仿佛流溢出一种高雅的气质。她的身段很好,就似很刻意地要展示出来,穿那种很贴身,又不算紧绷的服装。

李向东想,不会是陈坚的秘书吧?他怎么也不认为,是陈坚身边那种女人。她不可能是那种女人。

陈坚介绍说,她叫枝子。李向东想怎么就起了个日本女人的名字?见她伸过手来,李向东忙也把手伸过去,握手的时候,觉得那手好柔软。陈坚对黄说,我就知道你也在。李向东肯定会叫你来。他又问,李向东回来当市委书记,你也该升官了吧?

黄说:“我还能升哪去?能当好城郊区委书记就不错了。”

陈坚说:“想升还不容易吗?拿砖块拍他几下,把他拍晕了,想干什么都行?”

李向东说:“你那嘴越来越没遮拦了。”

陈坚笑了笑,知道对枝子多少还有顾忌。

这时候,杨晓丽还没有来。经过一天的调查,顺藤摸瓜,她已经锁定了十几个核心人物,再问那些人,是谁要他们来教育局静坐的,他们就不说了,说,也不知是谁的主意,反正觉得这主意不错,所以就跟本学校的教师说了。杨晓丽也没想要把他们怎么样,毕竟,李向东不想把事情闹得太大,闹大了,怕把钟市长逼急了。常委会一结束,李向东就打电话给杨晓丽,叫她收兵,但收兵前,要狠一点,别让那些人觉得虎头蛇尾。于是,杨晓丽把那十几人集中到教育局会议室进行一番训示。

她说,这事查到你们身上,你们还有什么说的?你们这是制造不稳定,是和市政府作对!我要教育局要学校开除你们也一点不过。

她说,考虑到你们只是为自己争取待遇,并不是故意闹事,我和你们的局长都在市委书记面前帮你们说好话,替你们保证以后再不会发生上访静坐的事。市委书记才同意再给你们一个机会,以教育为主。

她说,回去后,你们要深刻反思,要想想自己错在哪里,为什么会错?明天,把书面检讨送到教育局来。我要一篇一篇看,谁马虎应付,拿回去重写,直到写深写透触及灵魂为止。

这时候的杨晓丽,双眉扭得紧紧的,眼里冒着火光,就把那脸涨得通红。虽然是一个漂亮的女人,却一点没有漂亮的感觉,只是觉得,这女人可以把人吞了。

当了两年的副市长,杨晓丽已经把自己磨砺六月天的,说晴就睛,说雨就雨。这会儿高兴笑嘻嘻的,一转脸,又绷着脸,像别人欠了他一辈子的债。尤其是那些那些办事不利索,出了差错的人,就感觉她是个铁娘子,手一挥,仿佛能把你捏成肉饼。

杨晓丽来到酒店却像另一个人了,一脸的笑,笑得楚楚动人。陈坚一见,忙站了起来,说,这就是杨市长吧?久仰久仰!枝子也站了起来,也像陈坚那样和杨晓丽握手。黄却站在原来的位子笑了笑,只有李向东还坐在那里。杨晓丽的位子已经空在那了,坐在陈坚和枝子中间。

杨晓丽说:“陈总,我们应该是第一次见面!”

陈坚说:“不过,经常听李向东提起你。”

杨晓丽问:“他说我什么?”

陈坚说:“说你漂亮,果然,就光彩照人。”

杨晓丽说:“他会这么说我吗?”

陈坚便“哈哈”笑起来,说:“他跟我什么不说?更肉麻的话都敢说。”

他便把枝子介绍给杨晓丽,说,我这次来,主要是想带枝子来认识你们。他说,枝子是搞广告的,看看你们这里的市场。李向东心里想,就知道你这家伙没什么好事。说不定这枝子还是你的合伙人,你们一起赚钱的。

菜端上来,酒也上来了。杨晓丽说,我就不喝了吧?陈坚说,不喝不行,听说你也很能喝。在官场,没几个不能喝的,男女都一样。杨晓丽说,我那是硬着头皮喝的。陈坚说,我们这也是硬着头皮呀!他说,你陪我喝,枝子陪李向东喝。话音未落,枝子就端着酒杯敬李向东,说,以后还请李书记多多关照。她喝酒时,眉儿一皱,倒很有几分迷人。她又敬黄,说,也请黄书记多多关照。黄忙说,我算什么!站起来,先把自己的酒喝了。

陈坚对杨晓丽说,怎么样?我们也该喝一杯吧?

杨晓丽看了李向东一眼,说:“半杯吧?”

陈坚说:“你看他没用。他在我面前,只是李向东,威风不起来,我也不怕他威风。”

说着,把酒喝了,然后把杯底亮给杨晓丽看。杨晓丽只得也喝了。陈坚便鼓掌,说好,就是应该这么豪气。杨晓丽说,你这样不公平,枝子小姐也喝了,你不能只给我鼓掌。陈坚笑笑说,我这掌也给你鼓,也给枝子鼓。枝子接过这话,就也要敬杨晓丽一杯。杨晓丽也不扭捏了,说,还是我敬你吧!

李向东发现,枝子那酒量绝不在自己和陈坚之下,虽然每杯酒下去,都很迷人地皱一皱眉,但那酒到她肚里却像水一样,脸色一点不变。杨晓丽已经双颊绯红。

她说:“我不喝了,再不能喝了。”

陈坚看了李向东一眼,说:“你指示吧?”

枝子说:“李书记当然不会再让杨市长喝了。”

陈坚说:“那你李向东就一人喝两杯。”

李向东说:“你今天是想放倒我呀!”

陈坚说:“就是想放到你,让杨市长背你回去。或者放倒杨市长,要你背她回去。反正就这两种选择,由你挑一样。”

李向东说:“拿大杯来,我们把酒平分了,我先放倒你。”

陈坚“哈哈”大笑起来,说:“我干什么那么傻,我为什么要帮你们把酒喝了。”

李向东说:“你陈坚就会耍滑头。喝酒耍滑头,做朋友也耍滑头。我到临市,你跑到那去看没油水好捞,就脸都不露了。”

陈坚说:“我没露脸不等于没帮你呀?你的那个什么垄断的新闻还不是我给你搞定的?这几年,我可帮你李向东不少吧,也算是对得起你了。以后,你帮不帮我没关系,但是,一定要帮枝子。”

李向东说:“这个不用你说,只要来我们这投资的,不管是谁,我都会帮!”

枝子说:“那我就再敬李书记一杯!”

陈坚说:“别拿小杯敬他,拿大杯敬。”

杨晓丽说:“何必要这么喝呢?喝高兴就好了。”

黄说:“他们就这样,一起喝酒总要吵吵闹闹,总要拼个鱼死网破。”

陈坚已经倒了两杯大杯酒,一杯递给枝子,一杯递给李向东。李向东说,把杯子放下。他说,这么喝不行。他把枝子放下的那杯酒拿起来递给陈坚,说要喝我和你陈坚喝。我不能欺负女人!李向东当然不跟枝子拼酒。他是有些不把她放眼里的,想有黄跟她喝已经很给面子了。

(鲜花鲜花鲜花!)

喜欢官途请大家收藏:()官途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官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怎么了东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怎么了东东并收藏官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