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兴趣的读者大大请支持一下《异世皇子复仇记》。都是咱一组作者的书。)

杨晓丽说,我哪里冤枉你了?李向东说,这鸡汁的滋补应该是全方位的,女人体弱多病可以滋补,怀孕了可以滋补,那方面的滋补倒是我想出来的,不一定就能滋补。杨晓丽就骂了一句“流氓”。

她说:“谁叫你进了我这门,就总像个流氓。我冤枉你,也是你自己造成的。”

李向东说:“这样不行,我得惩罚你!”

杨晓丽扬着头问:“你为什么惩罚我?”

李向东就色色地笑,说:“你冤枉我呀!”

这一刻,可说是雨过天睛,从悲转喜。李向东以为要过一个清寡的周末呢,原来竟是杨晓丽的一个小小的圈套。原来,一切都可以无所顾忌。他李向东还能放过杨晓丽吗?

杨晓丽躲避着,说:“你别得意,别以为就你惩罚我,我也要惩罚你,我会比你还狠。你不是说,可以咬你的脸吗?我就咬你的脸,让全市人民都知道他们的市委书记让女人咬了。”

李向东说:“你这是吓我,我不怕!”

他已经抱住她了,她的挣扎也只是象征性的了。她说,你怎么这么讨厌呢?你怎么总无时无刻呢?她说,我发现,只要我们在一起,不管什么时间,什么地点,你总要纠缠我。她说,哪一天,我去你办公室好不好,就躺在你办公桌上好不好?

李向东“哈哈”笑起来,说:“这主意不错?哪一天真应该试一试。”

杨晓丽色变了,问:“你还当真了?”

李向东说:“为什么不呢?还有你的办公室,也应该试一试。”

杨晓丽说:“你这是什么市委书记?你这是流氓市委书记!”

李向东说:“也是一个健康的市委书记!”

杨晓丽说:“变态的市委书记!”

这么说着,她就感觉到他的手有多厉害了。他是从后面抱着她的。她发现,他很喜欢从后面抱着她,这样,他那手可以很自由自在地在山颠沟壑间行走。这样,她清晰感觉到自己很多肉的地方,贴紧了他的滚烫得像要燃烧般的某个部位。在他的抚摸下,磨擦下,她呼吸就不顺畅了,就很想被他燃烧了。以为就要燃烧了,李向东的手机却很扫兴地响了起来。他停顿了一下,只是一小会儿,又继续他的索取。

杨晓丽说,你手机响了。

他说,别管它。

这时候,就是天塌下来,李向东也要把想干的事干完事了。

然而,手机却响个不停,响断线了,又再响起来。

李向东懊恼得想骂人,在市县谁敢这么打电话给他?响一次就足够了,他不接说明他没时间。他有时间还不接?有时间了,还不反拨过去?

杨晓丽说:“一定是有急事找你。”

李向东只好去找他放在裤子里的手机。这会儿,他气得裤子都找不到了。他想,天塌下来还要我这市委书记去顶着吗?倒是杨晓丽从地上捡起了他的裤子。她弯腰的时候,看着她那硕大的臀弯出的弧线,他心里狠狠的。

李向东一看来电显示,就破口大骂,说:“你个鬼陈坚,什么时候打电话来不行?偏要这个时候?”

陈坚问:“好大的官气?怎么了?不会在打扰你干那个什么事了吧?”

李向东说:“有事你快说!”

陈坚说:“你得跟我说明白了?一接你的电话,就那么无缘无故挨了骂。”

李向东说:“让你说准了行不行?”

陈坚“哈哈”笑起来,说:“理解理解,如果换了我,我也会骂人!”

他说,妈的李向东,你这是在调戏我。他说,和你的大美人在一起,竟告诉我,竟要我……耳馋。

李向东说:“没工夫听你闲扯。有事说事。”

陈坚说:“五分钟后再给你电话,五分钟够了吧?”

李向东说:“说吧,说吧,别嘴贪了。”

陈坚这才收敛笑,说正经事。他说:“枝子今天去你那了。你见她了吗?”

李向东说:“她没跟我联系。”

陈坚说:“我要她跟杨市长联系的。她没告诉你?”

李向东看了杨晓丽一眼,这会儿,她已经回房间了,只看到她那硕大的臀在房间门口晃了一下。

他问:“枝子来干什么?”

陈坚说:“她决定去你们那开广告公司。”

李向东说:“应该是你的主意吧?”

陈坚说,只能说是我的建议。他说,你一定要帮她。他说,她还没决定去你们那开广告公司前,我不想说她是什么背景。现在,我想应该告诉你了。他说,她是副省长的女儿。

李向东跳了起来,问:“你没骗我吧?不是想要我帮她,编这么个瞎话来骗我吧?”

陈坚说,我要说的都说了。你看着办吧!他说,继续你的事,继续和你的大美人亲热。不过,别误了正事,别怠慢了枝子。李向东还想再问什么,陈坚却把电话挂了。

李向东心里满是疑惑,想这可能吗?那枝子会是副省长的女儿?虽然,她身上飘溢着一种与平凡人不一样的气质,但也不会高不可攀得就是副省长的女儿吧?一个副省长的女儿,竟会跑到他这小地方来开广告公司?这小地方能有多少广告?能有多少赚头?

这时候,杨晓丽穿着睡衣出来了。她问,陈坚的电话吗?你怎么跟他这么说话?李向东说,骂他几句没关系。杨晓丽说,我不是说你骂他,我是说你怎么跟说那个什么?你们男人是不是什么都可以说,连那个事都可以说?李向东笑了笑,说,这不是心里气吗?杨晓丽说,气就可以乱说话呀?

李向东便问枝子的事,杨晓丽把带枝子去办证大楼的事说了。李向东就说,你打电话给她。说我们要请她吃饭。杨晓丽看着李向东问,有那必要吗?李向东没答她,把手机递给杨晓丽。她没接李向东的手机,而是从手袋里掏出自己的手机,先查找枝子拨进来的手机号。不用问,她也知道,是陈坚向李向东透露什么信息了,李向东才那么急。

李向东想了想,便拨打秘书的电话,叫他查一查张建明的手机号。杨晓丽这边和枝子约好了请她吃饭,秘书也打电话进来报了张建明的手机号。

李向东打通张建明的手机,问:“你是不是和枝子在一起?”

张建明说:“是的。”

李向东说:“你离开一下,我有事要问你。”

张建明说,好的,好的。隔了一会,他说,我出来在走廊上了。李向东问,你知道枝子的底细吗?张建明说,是杨晓丽带她来的。李向东说,我知道,你们不是大学同学吗?张建明说,我们不是同班,没多少联系,毕业后,也一直没见面。李向东说,这么说,你也不清楚她的情况?张建明说,不清楚。李向东就把电话挂了。他已经养成一种习惯,或是市委书记的习惯。凡在市县,他打电话给谁,没有客气话,要说什么,就说什么,说完,直接就把电话挂了。

看来张建明也不知道枝子的底细,即使念大学的时候知道一点,但是,那么些年前,枝子的父亲可能还没当副省长。他想,就只有陈坚知道她的底细了,知道她是副省长的女儿了。

李向东不是不相信陈坚,但往往有这样一种情况,陈坚被那枝子骗了,而李向东又太相信陈坚,就间接被枝子骗了。很多人,做了傻事,就是太相信朋友,以为朋友们不会骗自己,然而,却没提防朋友被别人骗了。

(鲜花、PK票狂砸一下!)

喜欢官途请大家收藏:()官途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官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怎么了东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怎么了东东并收藏官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