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天,钟市长觉得是自己官途中最暗黯的一天。刚上班,他就接到李向东秘书的电话,通知他九点去李向东办公室参加五人组会议。钟市长也没问什么内容。李向东要研究制定什么,就研究制定吧!他没必要在会议桌上跟李向东争高低,没必要把心思化在以己之短攻其之长上。那五人组摆明是李向东占大多数,争也没有用,就像李向东不费唾沫跟他争辩一样。

老钱比钟市长早到许多,钟市长进门时,他似乎和老邝秘书长已谈笑风生多时。李向东说,钟市长,很准点呀!问钟市长周末没回家吗?问是昨晚回来的,还是今天一早赶回来的。他说,他在临市的时候,如果,事先没有接到会议通知,一般都是星期一一早才赶回去。钟市长说,我也一样,如果,这会是昨天通知的,我昨天就会赶回来。李向东说,没必要搞得那么紧张。他对秘书长说,以后星期一上午开会,都安排在九点以后,别让钟市长赶得太急。

两人虽然勾心斗角,表面却还是很和睦的。

这次会议共有两个议题。

首先是对市委市政府领导班子的分工进行调整。李向东要秘书把分工调整表分发给在座各位。钟市长一看那调整表,脸色就阴了。调整表明确规定,市委书记负责市委全面工作,同样地,钟市长也负责市政府全面工作。以前,钟市长专管招商引资和市财政都缔除了,这无异于架空了钟市长。试想想,你钟市长手里没有财权,谁还向你这二把手请示汇报?要请示汇报,还不直接向市委书记请示汇报?

秘书长脸上也呈出一丝不满意。这个调整表,本是秘书长起草的,他一直把专管市财政那一块写在自己名下,李向东似乎也没意见,但是,这份由他秘书打印出来的调整表却把市财政那块调整给了老钱。即使,老邝也捞了个招商引资的实惠,只有他秘书长一成不变。

李向东说:“大方向没什么改动,只是为了更便于开展工作,做了部分调整。大家看一看,看有什么错漏的,不合理的,提出来,再不断完善。”

老邝第一个表态,说:“我没意见!”

李向东问:“老钱呢?”

老钱把调整表放在茶几上,说:“我也没有意见。”

钟市长心里想,你当然没意见,你是最大的受益者,你还会不同意?这时候,他意识到自己已经势单力薄了。他不得不惊叹李向东棋高一着,他不露声色地击中了他的要害,且给了老钱最大的利益,让他站到了他那边。

李向东又问:“秘书长呢?”

秘书长犹豫着说:“我也没有意见!”

李向东便说:“钟市长,谈谈你的看法!”

他说,这次,对你原来的工作调整最大,主要想让把你解脱出来。市长嘛!不能沉溺于事事务务,要抓全面抓大局,你负责得太具体,对工作更不利。

钟市长不得不笑了笑,说:“李书记为了这个分工调整化了不少心思呀!”

李向东说:“还不是为了工作,为了市县的发展!”

钟市长说:“看来,我也只能同意了,五人组里四个人都没意见了,我还能说什么呢?”

的确,他是无话可说了。他能说市长负责招商引资力度更大吗?能说市长负责市财政更合理吗?这样,他就不仅是在跟李向东过不去,也是在跟老邝跟老钱过不去。虽然,他知道,他不争,他们也会偏向李向东了,但总不能自己给自己树敌吧?大家不撕破脸,可能还有挽回的余地,撕破脸了,就更没机会和李向东较量了。

这时候,他还有些许不心忿,还想着寻找机会搬掉李向东,但接下的第二个议题,却彻底把他击懵了。

李向东说:“那就是通过了,我们开个常委会,再征求一下大家的意见,然后形成文件下发下去。”

其实,大家心里都清楚,五人组会议通过的决定,再摆上常委会,也只是一种形式了。

李向东说:“我们再议下一个议题。”

他说,这还是一个初步想法,真要实施,还必须由组织部制定出具体方案。中心内容是,对市直五十多个部、委、办、局一把手实行一次大交流。

他说,我们有的局(科)级一把手,在一个岗位上工作了多年。业务熟经验丰富,这是一大优点,但也是一大不足。因为业务熟,就不学习了,不要求进步了,因为经验丰富,就因循守旧不思创新了。因此,我想进行一次大轮换,A局局长去B局任职,B局局长去C局任职。

他说,有些地方也搞过这种大交流大轮换,效果就很好。它充分调动大家的求知欲,激发大家的工作热情,鼓足大家超越前任的干劲。我相信,在我们市县实施,各部门单位一定会呈现出一派新景象。

钟市长的脸抽搐了一下。他很清楚,这么一搞,中层一把手就将大换血,国土局局长就不是国土局局长了,财政局局长就不是财政局局长了。而局长们为了争取去那些效益好权力大的局当局长便各展其长,各施所能。能够决定他们到哪个局的决定权自然握在市委书记的手里,那些局长们,还不归顺李向东?

那么,他钟市长在市县这两年辛苦辛苦打下的基础将不复存在。

他甘心吗?他当然不甘心!

他已经没有财政大权了,中层一把手再离弃他,他还有什么?他就什么也没有了,就只是一个市长了,真真正正被架空的市长了。

钟市长说:“我反对这种大交流大轮换。”

他要抢先发言,不能让其他人再说赞成话,再出现刚才那种没开始,就注定他要少数服从多数的局面。

他说,无可置疑,实行大交流大轮换有许多好处,但是,我们也不能忽视了它的不利因素,这会闹得人心惶惶,会制造不稳定,甚至有可能在相当一段时间内,出现工作上的混乱。

他说,我们现在最需要的是稳定。改革开放这么多年,中央无时无刻都在强调稳定。稳定是最大的政绩!只有稳定,才能保证经济快速发展,才能保证社会进步,才能让老百姓得到实惠。

他说,从理论上说,A局局长到B局当局长是成立的,但是,由于各种实际原因,却未必成立,比如,工作能力,一个小局的局长到大局去当局长,他掌控大局的能力将会受到考验,他能否掌控呢?掌控不了怎么办?将造成人为的损失。

老邝看看李向东,想要反驳钟市长,却被李向东制止了。

李向东笑了笑,说:“钟市长的意见很中肯,有的地方也说到了点子上。”

他说,但是,这次交流的只是少数人。谁会人心惶惶?具体办事的人会人心惶惶吗?副局长们会人心惶惶吗?只有局长人心惶惶,满打满数,也就五十多人,这会造成社会不稳定吗?我想,这五十多人没那么可怕吧?

他说,这五十多人,都是党教育多年的局(科)级领导干部,我们要相信他们,相信他们服从组织的自觉性,相信他们绝对不会因为个人得失,处心积虑制造社会不稳定!

他说,至于A局局长会不能胜任B局局长,这是一个值得我们重视的问题,组织部门对每一个交流的干部必须进行深入考察,必须严格把关,要真正做到把有能力有潜质的干部放到重要的位置上。如果经过一段时间的检验,不能胜任的话,坚决撤换!这只是具体操作的问题,是实施大交流大轮换的某一个环节。我们不能因为某个环节可能会出偏差而否决整个计划的实施。

李向东说这番话时,是心平气和的,脸上始终带着笑容。

钟市长几乎找不到李向东的任何漏洞,甚至于连左门旁道的漏洞也找不到。与前书记争辩时,即使在正理上说不过他,却能从他的态度上寻找突破点,从他激动得拍桌拍凳的举止中延伸出另一个辩题。李向东却让他无计可施。

他只得说:“有许多失败,往往就是细节引起的。我们明明知道某一个环节可能会出差错,可能会导致整个计划失败,却还要实施,这是一种不负责任的态度。”

李向东笑了起来,说:“钟市长,你应该相信我们的组织部门,相信组织部。最后,还要在常委会上研究决定。所以,你还要相信我们所有的常委们。”

他这话一说,钟市长就无法反对了。难道你钟市长不相信组织部门,不相信研究决定的常委们?

(各位大大,请PK票狂砸啊!)

喜欢官途请大家收藏:()官途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官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怎么了东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怎么了东东并收藏官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