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向东对杨晓丽说,你找我一定有事的。杨晓丽说,是呀,是有事呀!不过,现在没事了,什么心情也没有了。李向东笑了,说,就因为刚才那事?他说,有那必要吗?这不是才叫壮局长起草文件吗?不是回去还要研究吗?有什么意见,你回去再提还不急。杨晓丽说,我还能提吗?你都定调了,我还能提吗?我一提,不就反对你了?我反对你,人家会怎么看呢?

李向东笑了起来,说:“看来,你还是很有点组织观念的,还是很懂得维护一把手的。”

杨晓丽说:“你别打说风凉话!反正,我觉得,你这种越级行为就是不对。你有意见可以先我跟说呀,为什么要越过我,跟下面说?”

李向东还是笑着说:“我越过你了吗?我可是当着你的面说的。”

杨晓丽说:“你明知道我不同意那种作法,你还要壮局长去执行,这不是越级吗?”

李向东说:“你坐下来,听我慢慢跟你说好不好?”

杨晓丽在壮局长的床上坐下来,说:“有什么好说的?哪一次不是你有道理?哪一次,你不是要我听你的?以前,别人当市委书记,还要征求一下我的意见,你当市委书记了,却从来不征求我的意见,要么就是批评,要么就是下死命令。”

李向东“哈哈”笑了起来,说:“你是不是说我又耍市委书记的威风了?”

杨晓丽说:“不是吗?你说不是吗?”

李向东说:“你不是又想要惩罚我吧?我倒是很希望你能惩罚我的。”

杨晓丽瞪了他一眼,说:“你别没正没经的。”

李向东坐过来坐在她腿上,抱着她说:“我可是说正经的。”

自从他们赴美加后,一直都没能亲热。这会儿,那么一抱,那么一接触到她那身上柔软,兴奋得有些颤抖了,手上的动作就很迫切也很粗鲁。杨晓丽说,你干什么?你想要干什么?好挣扎着,但他的手已经钻进她衣服里了,满满地握住她了。她被这一握,立时便软了下来,喃喃道:“壮局长随便会进来的,看见了多不好?”

李向东就去把门栓上了。杨晓丽脸更红得透亮,她说,你这算什么?他要回来,见里面栓上门,还不就想到我们在里面干什么了?李向东说,他不会回来的。他这一出去,摆明要让我们好好亲热的,如果我们自己不出去,他应该是不会回来的。

他再一次抱着她,且把她扑倒在床上。杨晓丽说,不能,我心里堵着呢,干什么也没心情。李向东说,不就那点事吗?有什么好堵的?再大的事,我不是一样能说服你,等一会,去吃饭的时候,我再慢慢说服你。

杨晓丽说:“你还记得吃饭呀?”

李向东说:“现在当然不记得了,现在只想把你吃了。”

杨晓丽说:“本来,我就是想来叫你去吃饭的。”

根据活动安排,今天接下来的日程是自由活动,大家可能外出访亲问友,所以,这顿饭就自己解决了。

李向东问:“你不会是想叫我去吃日本料理吧?”

杨晓丽说:“你怎么知道?”

李向东笑了起来,说,我也正想叫你去吃日本料理呢!他说,这里的日本料理是全美国最好的。杨晓丽说,你来过?你吃过?李向东说,没来过,没吃过就不知道了?看资料介绍的。他说,这里的海鲜大餐是最具特色的,墨西哥菜也是这里的一大菜系,还是日本菜、俄国菜、柬埔寨菜、韩国菜以及希腊、瑞典菜。他说,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也不知合不合口味。所以,我想,我们就去吃日本菜。

他们一边说着话,手里却没停止在对方身上抚摸。他们都还穿着衣服,似乎有一种默契,都觉得在这种环境下,不能释放的太彻底,因此,他进去的时候,他们身体的其他部分是被衣服间隔着的。

说心里话,她不想这样的,不想那么仓促,但看着李向东那猴急的样子,又不想他失望。如果,在家里,她绝不会让他那么容易得逞,还要慢慢折磨他,要让他把要说的话说清楚,要他很有理由的说服她,当然,她还狠狠地报复他,还要倒趴在他身上咬他的脚拇指。然而,现在不允许她这样,现在配合他,便更多原因还是为他着想。

或许,正是因为这种隔阂,反而使她更兴奋了,仿佛她那沉睡的欲望一下子被他激活了,周身不禁颤抖起来,就舍不得他速战速决了,抱住他不让他动。她说,我们说一会儿话。她说,我想跟你交心地说一会儿话。他感觉到了她的颤抖,不仅是身子的颤抖,还有那蕴藏在体内的颤抖。

李向东不想说话,只想静心静气地感觉她的颤抖。只是,这种静却没能保持太久,毕竟,他嘴里说不怕壮局长进来,到了这一刻,还是担心的,真担心壮局长会回来。于是,他便不再抑制自己,有多狠就多狠,有多刺激自己就想要多刺激自己。她很快明白过来了,想他是要速战速决了,便用双手推着他,不让他更深入。

她说:“你不能这样,不能只顾自己,你这更像是强奸。”

李向东说:“现在不是没时间吗?”

她说:“你不能太自私,没时间也不能太自己就只想着你自己。”

他说,你还想怎么样,还想怎么样?他急得要扳开她推他的手。她说,我要咬你。要惩罚你,要要你让我们一种很爽很爽的感觉。谁叫你招惹我了?你招惹我,就不能只顾你自己。他说,咬吧,你咬吧。她就扒开了他的衣服,就说,我咬了。就说咬你的肩了。他说,随你,我随你。因为杨晓丽的手移开了,他又可以尽情地撤欢了,可就也想让她也得到那种很爽很爽的陶醉。

杨晓丽就咬了。她咬得很狠,李向东似乎已经习惯了,只是咧了咧嘴,就把那痛承受下来了。然而,她咬得早了,以前,她咬他几乎是和他那低吼同步的,这会儿心急,咬得就早了,就在他离低吼还有相当一段时间前咬了,这一咬,那效果就太强烈了。她还没有迷茫,还没有失去知觉,便很清楚地感觉到那强烈有多强烈,就有一种被撕裂的感觉,她叫了起来。

本来,那种被撕裂的感觉她似乎还可以忍受得住的,但随之而来的是那狠劲的戳,狠劲地往心尖儿戳的痛却是无法忍受了,且那狠劲的戳还不止一次,频率极高的、数也数不清的、一点也不怜惜人的狂命地戳。

她痛得泪都淌出来了,连声叫:“不要了,不要了,我不要了。”

李向东忙说:“你小声点,小声点。”

他压在她身上再动了,不是不想动,而像是被卡住动不了了,于是,自己也感觉到自己有多么地强大,又多么地凶狠。

她说:“你好狠呀!你是故意的。”

他说:“怎么会是故意呢?我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就会这样了。”

她说:“连他也欺负我了,你们都一起欺负我了。本来,这心就被你堵得难受,现在又这么狠地戳。”

李向东得意地笑,说:“是你招惹它的,如果,你不咬我,会那样吗?看你以后还敢不敢?还敢不敢咬人?”

杨晓丽说:“你怎么能这样呢?还得意成这样,一点同情心也没有。”

李向东这才收敛了笑他问:“你没事吧?”

她瞪了他一眼说:“能没事吗?”

李向东就敢再继续了,尽管,知道自己已经恢复正常了。但刚才那么狠,肯定是伤着了。于是,他们便半途而废,开始,杨晓丽也以为会有什么不适呢,整理好衣服,站起来摸摸胸口,摸摸小腹,似乎没什么异样,一点丝痛也没有,却又不放心,就用手按,先是轻轻的按,再就用劲了,真就一点受创的感觉也没有。

(鲜花鲜花鲜花!)

喜欢官途请大家收藏:()官途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官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怎么了东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怎么了东东并收藏官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