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也看出了李向东的难。不可能不为难,就是黄也一直认为,李向东可以不在乎他黄的体会,也得在乎老邝的体会。他黄和你李向东是什么关系?是不记较任何得失的关系,或者说,他黄不能在乎李向东对他怎么样,因为黄的这一切都是李向东给予的,他让他黄上就上,让他黄下就下,让他黄什么也不是,他也无所谓。然而,老邝却不一点,老邝得到时你什么好处了?你得到老邝什么好处了。将心比心,你就得还债。

然而,这债怎么还?

老邝看着李向东,很显然,他在等李向东表态。

这时候,弟媳过来了。她对老邝说,房间已经弄好了,禽鸟肉也弄得差不过多了,是不是到房间去?老邝就拿出他的车钥匙,说,你去那车上拿两瓶茅台过来。

黄便笑“嘻嘻”地说,老邝书记这接待规格可够高的,喝茅台。老邝说,到了关键的时候,你就会打哈哈。黄说,我这不是缓解气氛吗?他说,喝酒喝酒,我们一边喝酒一边谈,有些事,喝了酒就容易谈拢了。

弟媳腾出来的是一个小房间,三个人坐还觉得可以,五六个人坐就显得窄了。老邝说,这里的房间大小不一,有十几人的房间,有七八人的房间,也有五人左右的房间。他说,主要还是不想浪费地方,想多弄些房间。五个人坐七八人的房间,在我这里,真有一种浪费的感觉。

李向东是最后进房间的,他站在走廊上打了一个电话。他问宣传部长那录制新闻片的事部署下去没有?他说,先放一放吧?今晚别急着播。这一刻,他真想退步了,想还老邝一个人情。这个世界,不是你一个人的世界,你要有朋友,要有帮手,你对你的朋友,对你的帮手无情,那么,你就可能失去这个世界。

三人坐定后,老邝说,我们喝酒。就把三人面前的杯都倒满了。他说,我们三个人,好像还第一次单独坐在餐桌前。他“哈哈”笑,说,这第一次,就请你们来吃禽鸟肉,而且还是非典期间。黄也笑起来,说,我们就当没非典,就当今天这会还没干。老邝说,你这是顶风作案!黄也说,我们这是盛情难却!

老邝说:“喝一杯吧,怎么样?”

他这话是对李向东说的。李向东站了起来,三个都站了起来,就碰杯,杯的下面是冒着腾腾热气的禽鸟肉。老邝说,吃吧,吃吧!他说,这非典期间,我就不帮你们夹了。黄吃了一块胸脯肉,就说,味道不错,说,你这酒店是什么时候开的,我怎么不知道?老邝说,你当然不知道。他问,李书记也是第一次来吧?李向东说,我来过,这次是第二次了。

老邝愣了一下,说:“你来怎么也不跟我说一声?”

李向东说:“我知道这是你的吗?你今天叫我过来,我才知道是你的。”

老邝便问:“感觉怎么样?”

李向东实话实说:“我还想,有机会拉帮人过来。当然,这已经不可能了。”

老邝说:“这么说,你也觉得这禽鸟肉还可以。”

李向东说:“不是还可以,是相当不错。”

三人就“哈哈”笑了起来,就又碰杯。

黄说:“真有点可惜了,这酒店的生意真得很好。”

老邝说:“我要的就是这人气,要的就是价格实惠,凡是来过的人,不但因为这禽鸟肉的味道,还因为价格的实惠,还都会回头。”

黄说:“等非典过了,你再重振旗鼓!”

老邝说:“这非典什么时候才能过?即使过了,也会在留下阴影,留下余悸,这抹去阴影,消除余悸需要的时间会更长。只能期盼,这非典的危害不要那么大了,在市县不要留下什么太坏的影响。”

李向东说:“我看不可能,这非典的来势很猛,在其他地方已经造成恐慌了,如果不能这样,地级市委市政府也不会那么紧张。他说,我个人认为,这场非典,即使结束后,谈野味色变也会有一段相当长时间。”

老邝说:“你们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注定我老邝就要过穷日子,看着要冒头了,来了个什么非典,把那头又给我按下去了。”

他说,我这是一大家子,把所有的家当都投进来了,一直都没有真正赚钱,现在开始要赚钱了,就要强硬关闭了。

黄笑笑说:“改政策了,没人要你关闭了。”

老邝说:“什么?不关闭了?你别寻我开心!”

黄说:“我说的是真话,不搞关闭了。钟市长觉得那方法有欠考虑,所以改了,只是宣传,号召群众不要吃野味,要求党员干部要带头。”

老邝说:“这招更狠,这是杀的不见血,这宣传一出街,谁还敢来光顾,我们这些人,要找个发泄的地方都没有。”

李向东说:“你好好做你的生意,能做多久,就做多久!”

他说,你记住你说的话,只要上面有指示,你就马上关门。

老邝愣了一下,久久地看着李向东,似乎没听懂他在说什么。黄说,你这还不明白吗?你这还要李书记把话说白吗?你还不感谢感谢李书记,还不敬他一杯。老邝就站了起来,就颤悠悠地举着杯,就有两滴酒从杯里溢了出来。

李向东说:“你们心里知道就好了。”

老邝问:“你真的要那么做?真的要取消那个决定?”

李向东说:“我说取消了吗?”

黄连连说:“没有,没取消,我们只是在运作中。我们只是对那些宣传片还不满意。我们还在等上级的明确指示。”

老邝把那举着的酒喝了,然后,把酒杯狠狠跺在桌子上。开始,听了李向东的话,他是感动了。他感动的是李向东能够改变主意,感动李向东能把他当一回事。其实,刚才,他是有气的,想你李向东是不是没把我放在眼你,想你现在知道那个决定对我的伤害有多重了吧?你能不能考虑考虑我的感受,能不能把我当回事。

然而,当他证实了李向东把他当回事了,他又觉得你李向东你黄怎么能这么做呢?你们这是在干什么?为了我老邝,你们可以这么改变主意吗?难道我老邝的利益就比那些老百姓的生命还重要吗?

他把酒杯跺在桌子上说,李书记,你怎么可以改变主意呢?你觉得,你可以改变主意吗?

他说,我只是心不忿呀!我这么规举的人,终于让我遇到了这么个机会,可以正正经经地赚钱,赚干净钱,这天就不长眼了,就要搞个非典来灭我。那些贪污腐败的家伙,手里那点权还没我大,就贪得盘满碟满,怎么就得到应有的惩罚呢?

他说,关闭野味店也好,宣传野味的危害也好,我都会举手赞成。今天,在常委市长联席会议上,我是投赞成票的。我分得轻执轻执重,我的觉悟还不至于那么低。

李向东却有点恼羞成怒了,他也把酒杯跺了,说:“你觉悟高,那就是我觉悟低我?我不是看着你这一大家子,同情你这一大家子,我会改变主意?我不是看着你老邝为我做了那么多事,我会改变主意?”

老邝说:“心领了,我心领了,但是,你不能改变主意。你改变主意就是犯罪。知道吗?是犯罪!”

李向东指着老邝说:“你这是好心不得好报,好心当了驴肝肺,你这是好心被狗吃了!”

老邝笑了,说:“语无伦次,你这是语无伦次!”

李向东愣了一下,这才知道自己说错话了。他看着老邝,他却笑得前仰后合,却一点忧虑也没有了。李向东举起了杯,说,我敬你,我敬你!他见杯子是空的,就喊倒酒,快倒酒。黄忙就倒酒。李向东夺过酒瓶,把茶杯的茶水泼了,就往茶杯里倒。他说,这样才过瘾!

(鲜花鲜花鲜花!)

喜欢官途请大家收藏:()官途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官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怎么了东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怎么了东东并收藏官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