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一开始,老邝就知道李向东对北海湾开发的态度是左右摇摆的,一会儿觉得码头建设前景广阔,一会儿又觉得远不可及。他想,终究是他还没有看到北海湾开发的弊端,如果,他看到了弊端,他要否定北海湾会一点顾虑也没有。毕竟,他不像老钱,不像钟市长。

在整个北海湾开发中,李向东比谁都干净,即使比他老邝还干净。他老邝还在常委会上举手同意过这个项目呢!

当李向东提出要他了解市财政每年拨给北海湾开发的款项时,老邝便有一种从迷宫中走出来的感觉。他想,他怎么去否定北海湾都无济于事,都只能算是一面之词,像李向东这么左右不定,他的一面之词永远都显得软弱无力。

但是,他也从李向东这个提示里听到了李向东虽然还没拿定主意,那天平却是向他这边倾斜了。如果,他再能从资金开支上抖落出什么内幕,否定北海湾开发便指日可待。

老邝为什么一定要否定这北海湾开发呢?

他不是不认同打通海路运输会促进市县经济腾飞。当初,在常委会上,他投赞成票就是对北海湾的开发也充满了憧憬。然而,这么多年过去了,一点憧憬变成现实的影子也没有,他就不得不表示怀疑了。

正像李向东分析的那样,他不是怀疑这个憧憬,而是怀疑这个时机。

招商引资与北海湾开发划二归一,由老邝一人负责后,他发现,重心应该转移。以前,招商引资和北海湾开发由两个人分管时,各人负责各人的,没有重心之说,但由他老邝一人负责时,他就有所比较了,便知道一直以来,也属招商引资项目的北海湾开发倾注了更多的人力和物力,而它所取得的效益,几乎等于零。

如果,把重心转移到其他方面,或者说,把经费转移到更实际的地方,那效果肯定不一样!

老邝太需要这种效果了,从市县的发展来说,需要这种效果,从老邝个人来说,也需要这种效果。

在市县北部有两大工业开发区,一个临近临市,一个在城郊区,这两个开发区都是经济效益非常好的开发区,几乎是投入多少,就能引进多少项目,就能成倍产出多少经济效益。老邝想,只要给他两千万,每年各把一千万投入这两个开发区,市县经济发展就能一年年滚大。

他想,他老邝搞行政抓人事工作二十多年,给人家的印象是只懂管人,不懂抓经济,如果,他把这两个开发区搞上去,谁还敢这么说他?

在李向东还没到市县当市委书记时,他从没想要改变别人的这种看法。这阵,这种改变别人看法的念头越来越强烈。他想,就要换届了,就要重新选举市长了,如果,征求李向东的意见,问他更愿意与谁搭档,愿意让谁当他的市长?李向东肯定更希望这个人是老邝!

因此,老邝要为自己打基础,要为李向东一旦作出这个决定,别人无法挑他的剌,揭他的短。

老邝开始着手查北海湾开发区的帐,查每笔拨款拨入后的开支情况。他先从大项目大开支查起,先从开发区划拨给那建筑公司的款项查起,他发现了一些规范和不够规范的地方,每笔划拨给那建筑公司的经费都有分管领导老钱的签名,这是规范的地方,但是,不够规范的是每笔划出的经费都不是全额划出,开发区都要提留部分用于其他开支,比如接待费用、办公费用、甚至于开发区干部的补贴等。

这种规范和不规范看似也正常,老邝却从这种正常中看到了不正常,那帐太干净了,干净得你找不到一点瑕疵。

有时候,太干净正是存有企图掩盖某些不干净。

老邝意识到,有一笔开支帐面上没有反映出来。

节假日开支哪里去了?

每年春节期间总会有大笔开支的,总会有几笔慰问领导的开支的,怎么帐面上没有反映?老钱分管北海湾开发区的工作,每年总得从这里拿点补助吧?总得慰问钟市长前任书记吧?他老邝每年都拿过北海湾开发区送来的慰问金,这些怎么一点反映也没有?

当然,开支单不会写慰问某某领导,但是,总得有几张白条开支什么的吧?

这太干净让老邝觉得开发区还隐藏了一个小金库。这小金库的钱是怎么来的?这小金库的钱是怎么开支的?

老邝与那几个财务人员分别进行谈话,果然就发现了小金库。

那几位财务人员一点也没隐瞒老邝,毕竟,他现在是分管北海湾开发区的领导,向领导汇报财务收支情况是很正常的。

老邝问那些财务人员,每一年,不是都有审计的吗?一直就不没发现这小金库?财务人员说,其实,那些审计都是走过场,他们说,老钱一个招呼,那审计局长就会交待下面了。他们说,开发区的领导再安排好接待工作,事情也就过了。

老邝这边刚与财务人员谈完话,那主任就收到风声了,就主动来找老邝,向他坦白了一切。他说,这些都是老钱分管期间的帐,审计都过了,所以就没向老邝反映。他说,上面三申五令不准设立小金库,但是,各单位都偷偷这么做,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了。他说,这些东西说出来不好听,大家都那么干,你不这么干似乎还不行。

老邝会不理解吗?

老邝也不是神仙,不是不食人间烟火,他能理解这个事,只是他认为那主任心里没鬼,为什么要对他隐瞒这个小金库呢?于是,他就怀疑那小金库的开支有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地方?比如,那主任有没有虚报假报开支?明明是掖进了自己腰包,却谎说是慰问了领导。

老邝要查这事,要查得清清楚楚,但是,又觉得这事查起来,比较复杂,也会惊动一些人,于是,便请示李向东。

李向东沉默着,好一阵不知该怎么回答老邝。

那天,当他要那总经理把手提包拿回去时,他心里是很有些冲动的,很有一种要揭开秘密的欲望,但冷静下来,他又犹豫了,这会儿,老邝再提起这个事,他就不想老邝再查下去了。

这能查得清楚吗?这千丝万缕的关系,不是想要动就动得了的。他想,难道老邝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吗?

他说:“你有没想到,这事不仅仅是那主任的问题,还可能会涉及老钱,或许还会涉及更多人?”

他还是没有把话说透,但老邝也听明白了。

老邝说:“应该不会吧?”

李向东问:“怎么就不会?”

老邝说:“从帐面开支数目看,不会涉及那么广,最多也就是那主任的事。”

李向东偷偷松了一口气,想老邝还没涉及到真正的核心。他想,核心部位应该在那建筑公司总经理那,开发区的小金库并没多大油水。

他想了想,对老邝说:“一定要讲究方法,不要太惊动了。你问问那主任,问问老钱就行了,范围不要再扩大。”

这时候,李向东已经拿定主意要否定北海湾开发区了。他知道,他会遇到种种阻力。他现在让老邝去查那小金库的开支,是想打草惊蛇。

他想,那总经理会把提包放在他的沙发上,同样也会放在其他人的沙发上。老邝不知道曾发生过这件事,所以,他很难找到这个核心,但是,那主任一定知道,一定会怀疑李向东把这事告诉老邝了,一定就会向那些得过好处的人通风报信,这样,他们还会给他李向东阻力吗?只要李向东不戳他们的痛处,他们就不会招惹他李向东,否定北海湾这步棋就会走得很轻松。

当然,还有一招棋,李向东是要大张旗鼓走的。

(听秋秋小妹说了,老官的书友群太乱,所以,昨天清理门户,几乎把群里的人都踢了出去,要加群的读者可以重新加,但要证明自己是VIP会员老官才会认可。此次清理后,老官会经常到群里走走。有话到那去聊。鲜花鲜花鲜花!)

喜欢官途请大家收藏:()官途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官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怎么了东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怎么了东东并收藏官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