枝子得知李向东和杨晓丽要结婚很感到突然,而且,这事还是她老爸告诉她的。市县这边一点消息也没有。枝子在电话里还有点不相信,但既然是老爸说的,就不可能是捕风捉影了。

枝子想要见老爸也不容易,但隔个一两天,总要通个电话,也没什么事要说,就是问问老爸工作忙不忙?身体还好吧?说说自己这两天的事,说自己在市县还可以,在生意方面做得还很顺,李向东也挺支持的。老爸说,李向东原来和杨晓丽是那个关系呀!枝子笑笑问,老爸怎么也知道了?老爸就说了他们在省城设宴请客的事。

枝子心里一阵绞痛,想这事他们怎么也不说呢?想李向东不敢说那是自然的,但杨晓丽怎么也闭口不谈。于是,觉得自己应该赶回省城参加他们的宴会。虽然,她不全知道那个宴会都是些什么人参加,但陈坚、班长,还有张志东她倒是认识的。

枝子也说不清自己怎么就应该赶回省城参加那个宴会?开始,只是觉得奇怪,觉得他们怎么突然就想到结婚了?她想,会不会是因为杨晓丽担心自己想要和李向东怎么样呢?杨晓丽那个女人,样样都很优秀,就是对自己太没信心,心眼儿窄小,总担心有人要跟她抢李向东。

这么想,她嘴角就挂起了一丝儿笑。

她又想,李向东应该比杨晓丽还心虚,因为那个晚上,他心里一直都对杨晓丽有一种歉疚感,一直都在躲避她枝子,当杨晓丽向他提出结婚时,他就同意了,就多少有一种让枝子知道,他心里是喜欢杨晓丽爱杨晓丽的,要她对他,别再有其他想法了。

这么想,她就有一种很得意的感觉,想自己竟把这两个人弄得诚恐诚惶的。她又想,如果,今天,她很突然地出现在他们面前,他们又会是一副什么模样?如果,她还有更过激的行为,那杨晓丽还不和李向东打起来?她不知道她这么做是为什么,但她倒觉得,这两个人如果真要打起来,那就太有意思了。

果然,枝子一进那房间的门就看到了她想要看到的效果,李向东完全愣在那里了,而杨晓丽也定定地看着她,像是看外星来客一般,其他人是一副什么神情,她倒没在乎。

枝子就当没看见李向东似地,一直到杨晓丽面前,拉着她的手,上下左右地看,说:“你今天好漂亮呀!”

她这说的可是心里话。这天杨晓丽的打扮太让她意外了,太不是她记忆里的那个杨副市长了。她简直就是一个女人,一个怎么看都让人羡慕的女人。她那长发高高地盘在脑后,那脖子显得细长了,那脸衬得没那么圆润了。以前,枝子总在心里想,杨晓丽要是再消瘦点,定是一个无可挑剔的美人了。这会儿,她就让她有这种感觉。

而且,她还穿了一套长的裙,穿了一双高跟鞋,这样就比枝子高了一个头。枝子便不得不用一种仰视的目光看她,心里便就有一种很深很深的妒嫉,想自己和她站在一起,真有一种丑小鸭的感觉。

她说:“我得敬你们一杯,好好敬你们一杯。”

枝子拿起班长的酒杯,和李向东和杨晓丽碰杯。杨晓丽说,你是知道我的酒量的,我们就意思一下吧!枝子说,这是什么酒呀?这酒可以意思意思吗?一定要喝了,一定要喝了。然后,她就把喝干净的杯亮给杨晓丽看。她不知道杨晓丽的酒量吗?就是因为知道,她才要想法子逼她喝,她要把杨晓丽弄醉,让她在这些人面前呈现丑态。

这会儿,杨晓丽的脸已红得透亮。

陈坚笑“哈哈”地走过来,说,妹子,你来了怎么也不跟哥喝一杯?说着,就把一只手搭在枝子肩上了。

枝子皱了一下眉头,却又笑了,说:“怎么不跟你喝呢?这不是还没来得及吗?”

陈坚就叫服务员过来倒酒,说:“我们连喝三杯怎么样?”

枝子说:“李书记、杨市长才是主角,你要喝也得跟他们喝。”

陈坚说:“是的,是的。你就跟李向东喝吧,一连喝三杯。”

陈坚说:“我跟杨市长喝,也一连喝三杯。”

枝子就跟李向东连喝了三杯。陈坚跟杨晓丽喝的时候,杨晓丽很为难说,我刚才已经喝很多了。枝子说,刚才是刚才。陈坚和李书记的关系你也是知道的。她敬你,你不能不喝。陈坚却笑着说,刚才她确是喝了不少,算了,我们也就不勉强她了。她随便喝点就是了。

枝子就看着陈坚,说:“有你这么敬酒的吗?你这倒像在骗酒喝。”

她对杨晓丽说:“我敬你,你总得喝吧?”

她说,你可是我的姐呀?你要嫁人了,妹敬你,你总不会拒绝吧?

陈坚说:“对,对。你一定要喝,如果不喝的话,叫李向东帮你喝也可以。”

枝子狠狠地挖了陈坚一眼。

陈坚笑嘻嘻地说:“谁叫人家是一家人呢?老婆不行老公帮也是很正常的。”

这么说了,陈坚就很严厉地对李向东说,再喝再喝,三杯,三杯。这是枝子敬杨市长的。如果,你不帮杨市长,那叫杨市长自己喝。这时候,李向东已经完全明白陈坚的意思了。

枝子刚进来的时候,李向东还怪陈坚,以为是陈坚把他们的事告诉了枝子,心里想,你这陈坚,做事怎么就不过过大脑?我和枝子那晚的事你又不是不知道,你把这事告诉她,她会怎么想呢?不敢说她一定会闹事什么的,但不让她知道总比让她知道好啊!

再见那陈坚说要一起敬他们时,李向东心里又迷惑了,想你这陈坚,不会是和枝子默契了吧?不会是因为你暗恋枝子,怀恨我跟枝子的事,想借这机会出我的丑吧?枝子想要灌醉杨晓丽倒是很明显的。

这会儿,见陈坚要李向东帮杨晓丽喝酒,他才恍然大悟,这家伙原来是大智若愚。他也正是担心枝子会来搅局,才装神弄鬼地详装站在枝子那边,才要他李向东替杨晓丽喝酒。他清楚李向东的酒量,枝子即使要把李向东弄醉,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他接过杨晓丽的杯说:“那我就替她喝吧!”

其他人也没几个认识枝子的,更不知道枝子的身份,见枝子一来就要跟李向东和杨晓丽拼酒,且拼得还很凶,自然就来了兴趣,就起哄着要枝子和李向东再拼三杯。

杨晓丽却拉住枝子的手不让她喝,说:“那有你这么喝酒的,你就是再能喝,这么喝也要喝醉的。”

她哪看得出枝子的用意?只是以为枝子知道她和李向东要结婚了,心里不高兴想喝酒。虽然,她很不高兴枝子对李向东的态度,不高兴她明知道自己和李向东的关系还想要插一脚进来,但是,她还是不愿意看到枝子喝醉。

她想,你枝子不高兴那是你的事,是你自己找的烦恼,你这么借酒消愁对身体好吗?你这么借酒消愁,不是想让李向东知道吗?想要李向东知道你对他有那心吗?

她不能让枝子喝醉,不想让李向东知道枝子的心情。

虽然,杨晓丽自信,那只是枝子自作多情,但李向东看见枝子那样,心里总会不好受。她了解李向东,他不是那种硬朗得什么都不管不顾的男人,他总是太多想法,太多顾忌,总希望自己能做得十全十美,面面俱到,不想别人因为他有什么不愉快。

陈坚说:“枝子不会醉的,你放心,她不会醉的。”

其实,陈坚倒想枝子快点醉,枝子不醉谁知会闹出什么事?说不定一个气不过,把她和李向东那晚的事说出来,麻烦就大了。她醉了,就安静了。

(鲜花鲜花鲜花!)

喜欢官途请大家收藏:()官途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官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怎么了东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怎么了东东并收藏官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