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邝离开后,李向东又打电话给钟市长。他也要表现得对钟市长的关心。既然,李向东已经推荐钟市长去临市了,钟市长去成去不成也多少欠了他一个人情,他就要让他欠的这人情更大一些。如果,钟市长不能去临市,还留在市县当市长,这人情多多少少也能起一种抑制他的作用。

人心总是肉长的!

每个人,当他要做什么不利于对方的事时,总得考虑考虑对方曾给过自己的好处吧?虽然,李向东不奢望这点人情能改变钟市长对他的敌视,但只要他在反对他的时候,稍稍犹豫一下,或许,李向东就能在这犹豫中寻找到反击的机会。

有时候,这种微不足到的机会是能改变一切的。

李向东当然要尽量地为自己争取更多这种机会。这种机会常常就是在一些微不足道的小事中日积月累的。

本来,李向东只是想在电话里和钟市长聊聊,那知,钟市长一接到电话就主动说要过来和他谈谈,似乎他早想和李向东面谈了,只是面子问题,只是等李向东的这个电话。

钟市长进来的时候,李向东从大班椅上站起来,指着沙发说,坐吧!然后,就给他倒了一杯开水。他知道,钟市长不喝茶。每一次,钟市长来他办公室,他总是那么客气,这是因为钟市长毕竟是市长,从某种意义上说,他们是平起平坐的,更主要的是,因为他们之间的貌合神离,因此,他不能对钟市长太随便。

有些人,对市委书记的太随便会受宠若惊,但有些人却会认为是一种不尊重。钟市长绝对属于后一种人。李向东不能让自己落一个不尊重钟市长的话柄。

李向东说:“都这时候了,你去临市的事,怎么还没动静?”

钟市长笑了笑说:“我这几天也总在想这事。”

李向东说:“你不能只是想,要有行动,应该叫省政府副秘书长打听打听,跟紧一点。这种事,不用我说,你也知道竞争很剧烈,稍松一口气,随时可能前功尽弃。”

钟市长说:“他那边也不是没追,也不是追得不紧,但是,地级市委书记一直不敢松口,不点头也不摇头。”

李向东当然不能像暗示老邝那么暗示钟市长去干什么。其实,他想,这也多余,钟市长这么精明的人,会不懂得打通关节?会不懂得要去临市当市委书记必须打通哪些关节?

他说:“那就是说,到目前为止,临市市委书记的人选还没能定下来?”

钟市长说:“可以这么说。”

李向东想,地级市委还犹豫什么?地级市委书记还犹豫什么?非要到最后的时候才做出决定?他想,不会是地级市委书记还在考验这些竞争者谁对他更忠心吧?

钟市长喉结动了动,像是很艰难地说:“你能不能再帮我一次?我想,这事不能单靠秘书长那边追,我这边也要使把劲,双管齐下,效果会更好一些。”

他说,明天,我们能不能一起去见见地级市委书记。

他说,我知道,很不应该向你提这种请求,上一次,你在地级市委书记面前推荐我,我已经很感激了,也尽量不想麻烦你了,但是,到现在,还是没有动静,觉得还是需要你再帮我一次。

他说,也不用你说什么,只要我们一起去见他,要说的话,由我说就行了。

话虽这么说,但李向东清楚和他一起去,又坐在一边听,便已表明他们事先已经商量好了,证明这也是他李向东的意思,更能证明他们已经尽弃前嫌,团结一致了。

李向东认为,这是最重要的,或许,钟市长一直以为,他的事到现在还没定下来,就是这个原因。

他终于明白,钟市长为什么主动到他这边来了,这就是他要来的目的。或许,他早就想到要那么做了,只是一直不好意思开口。他和李向东什么关系?他开得了口吗?现在时间紧迫了,李向东又主动给他电话,他真就孤注一掷了。管你李向东愿意不愿意,他都提出来了。

说心里话,从一开始,李向东就不想帮钟市长,至于向地级市委书记推荐钟市长去临市,那是看在省政府那位副秘书长的实力,以为钟市长能搞定这件事,自己随手做个顺水人情。

现在,那副秘书长似乎成不了事,他就更不想帮了。

然而,钟市长比老邝高明,他不是要李向东出面替他说好话,而是要他亲自陪他去见地级市委书记,一下子把李向东的退路堵死了,你李向东去不去?不去就证明你不想帮他!

有那么一会儿,李向东发现,其实,这忙帮比不帮好。

如果,事情办成了,钟市长欠了他一个人情自不必说,如果,事情没办成,钟市长还留在市县,两人再发生什么矛盾,钟市长就不得不避忌,地级市委书记对他会有看法,人家李向东在你最关键的时刻那么帮你,你还不配合他,你这人是不是太糟糕了?

李向东笑了一笑,拿起茶杯喝了一口茶,本想,喝了这杯茶就答应明天和他去一趟地级市,然而,把杯儿举到唇边那一刻,他的心强烈地跳了一下,又把茶杯放下了。

他问自己,这里面会不会隐藏着什么阴谋呢?

钟市长真的就只是希望他帮他吗?他为什么就一定要他陪他去见地级市委书记?就只是想要证明他们尽弃前嫌,团结一致吗?他会不会还有另一个目的,演一出戏让老邝看看?

如果,钟市长已经知道他不能去临市了,要李向东陪他去见地级市委书记,这招就太狠了!

他到了地级市,见了地级市委书记,完全可以只字不提调动的事。说什么不行呢?他那张嘴什么都能说!

然而,老邝知道了,会有什么想法呢?

你李向东不帮他老邝,竟那么热心帮钟市长,什么意思?显然,你没把他老邝放在眼里,你一直都只是在利用他。他老邝还会死心塌地跟你吗?或许,钟市长还会趁虚而入,把老邝拉到他那边,即使不能完全拉过去,也削弱了李向东的势力。

钟市长问:“怎么样?你明天有时间吗?”

李向东笑了笑,说:“我也不清楚,我得问问黄。”

目前,他还不能答应他,还要好好权衡一下。

他想,退一步说,他不答应钟市长又能怎么样呢?最多不要他欠这个人情,最多他还像以前那么对他。然而,有老邝配合,他又怕钟市长什么?以前都不怕了,现在还怕他不行。他想,他情意得罪钟市长,也不能跳进他的陷井。

这么想,他便释怀了。

李向东还是用应付老邝那招应付钟市长,说:“还是先打听一下,我们呈送的市委新班子名单批复没有?如果,批下来,我们再怎么使劲也没用了。”

钟市长说:“看得出来,你并不想帮我。”

李向东笑了笑,说:“我不想隐瞒自己,如果说,我帮你的话,那也只是在帮老邝。”

钟市长点点头说:“你说的是大实话。”

他说,你到市县后,我自己清楚自己都干了什么?就算地级市委书记、张市长不会有什么看法,你不帮我,我也怪不得你!

李向东不知道钟市长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但是,他还是要往最坏的方面去想。毕竟,钟市长不是省油的灯,他这么傲气的人,竟会那么低三下气地来求你李向东,是不是太说不过去了?他为了那临市委书记的位子可以不顾一切,那么,他早应该厚着脸皮来找你了,何必要等到现在,何必要等你李向东先开口?

他越反觉得钟市长是布了一个陷井让他踩了。

李向东便有些不客气了,说:“你还是找副秘书长,只有他能帮你!”

钟市长笑了笑,像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鲜花鲜花鲜花!)

喜欢官途请大家收藏:()官途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官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怎么了东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怎么了东东并收藏官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