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市长蹦了起来,他说:“李向东,你太嚣张了?”

他说,你别以为,你一个小小的市委书记就能一手遮天,就能在市县当土皇帝为所欲为。

他说,我警告你,你无法强奸民意,你就是有天大的本事,也无法强奸民意。

他说,你明目张胆与组织作对,只有死路一条!

这时候,李向东已经出门了,且把门狠狠撞上了。

钟市长的怒火窝在心里,像一只好斗的公鸡找不到对手,心里的怒火就烧得他在办公室里团团转。

他承认,他错怪了李向东。

如果,市委班子选举,李向东是幕后操手,那些部门单位的主要领导会不听他的?在地级市委不重视的情况下,在他一点准备都没有的状况下,只要一个回合,就能把他挤出市委班子。

如果,他不敢违背地级市委的意图,只是想在党员干部中降低他的威信,他更有把握让他以微弱优势选进市委班子。这是上上之策,既降低了他钟市长的威信,地级市委又不会追究责任。在完全可以控制大局的情况下,李向东不可能不用这上上之策。

其实,那个平分秋色,是想要致他于死地,只是势力还欠那么一点点。很显然,这只是老邝在擅自行动。

但是,李向东也太嚣张了,竟然,要让他在人民代表选举中落选!而且,还事先跟他挑明,这也太不把他钟市长放在眼里了,这也太高估自己的势力了!

钟市长想,或许,在选举市委班子之前,李向东根本就没意识到选举的重要性,没有意识到选举的可利用性。他这个人懂什么?他什么水平?什么资历?然而,经过这次选举,他领悟到了,发现了选举的奥妙,于是,就想利用这次选举,把老邝选上来。

他很清楚,李向东是很希望老邝当市长的,这两个人,一唱一合,同穿一条裤子还嫌肥。他们早就想要把他钟市长赶出市县了。

钟市长就是这时候感觉到恐慌的。如果说,老邝擅自行动还能平分秋色,那么,李向东出面扛大旗,他钟市长还不凶多吉少?

他想,难怪李向东那么嚣张,难怪李向东敢摆明车马与他对着干!

他想,自己不能束手待毙,自己也要行动起来。

他想,他们能够控制人民代表,但他却是代表地级市委的意图。他们依靠人民代表,他就要依靠领导。虽然说,人民代表要按照自己的愿意投出最神圣的一票,但是,这一票你能不听党的吗?能不跟党走吗?

钟市长发现这里有一个观念要搞清楚,绝对不能混淆。那就是地级市委的决定才代表党,地级市委的意图是要让他当市长,所以,在选举中,只设这一个市长候选人。李向东、老邝并不代表党,他们想要选老邝,是违背党的意图的。

他想,一定要把这个说清楚,只有把这个说清楚,人民代表才会真正站到党的一边,才会投他的票!

他问自己,应该怎么去说呢?

两条路,一是要地级市委说,要地级市委在选举期间多次强调。这一点似乎不难,这本就是地级市委的意图,市县选举市委班子出了状况,地级市委不可能不高度重视人民代表的选举,钟市长再走一走省政府秘书长的关系,问题应该不大。

再有一条路,就是他要在人民代表中广泛宣传。李向东和老邝想要操纵选举,必然会在人民代表中进行游说,他们可以游说,他钟市长为什么不能游说?为什么不能为自己拉选票?

想到这里,钟市长的心“咯噔”跳了一下。

他问自己,这么做合适吗?自己为自己拉选票是什么行为?这不也是操纵选举吗?

终于,钟市长脸上露出了一丝儿胜利者的微笑,他有点明白李向东的目的了。

李向东为什么要摆明车马?难道他真的就狂妄得不知天高地厚?他是这种性格的人吗?如果说,前任市委书记这么做,钟市长完全相信,但是,李向东也那么做,就太不合常理了。

他是一个相对低调的人,他常常治敌于无形中,用一种你根本就无法猜得到的方法,突然出击,致你于死地,绝对不可能事先向你透露半点消息,更不可能干得轰轰烈烈!

钟市长想,他这是在激怒他,要他也去拉选票,也去操纵选举。

李向东很清楚老邝的处境,别看他说地级市委不会追究选举市委班子的事,其实,地级市委一定会追究,甚至很有可能杀一儆百,做掉老邝。他甘心老邝被做掉吗?那可是他的得力干将,如果没有老邝配合,他和他钟市长在市县的势力最多也就打个平手!

因此,他要保住老邝。

当他知道老邝操纵市委班子选举后,一定狗咬狗把老邝骂了个狗血喷头,然而,他还是要保他,他不是把那些通讯记录删除了吗?这就是在保老邝,销毁老邝拉选票的证据。

只是销毁了这些证据还不够,还不足于让地级市委减轻对老邝的惩罚,所以,李向东就想出了这一招,想激怒他,也让他掺和进去拉选票。如果,他们找到了钟市长拉选票的证据,他们完全可以根据选举法否定选举无效,而且,还会追究当事人的责任。尽管,那选举结果是地级市委的意图。

这一招太阴险了!

这一招完全符合李向东的性格,一贯的办事作风!

老邝操纵市委班子选举没有证据,他钟市长操纵市长选举却证据确凿,你想想,地级市委会处分谁?

李向东利用了选举的奥妙,却不在选举的结果上下工夫,既没有违背地级市委的意图,却又做掉了对手,这才像是李向东要干的事!也可以说,是李向东的高明之处。

钟市长在心里说,你李向东高明,我钟市长也不傻,我能识破你的阴谋,更证明我比你更高明!

这时候,他开始明白张志东为什么要跟他传话了,为什么说李向东想操纵市长选举了。他是在帮李向东布迷魂阵!在李向东和钟市长之间,他本来就不会偏帮他钟市长。

这个,钟市长早就看清楚了。

钟市长想,自己只能走一条路,只能老实老实地依靠组织,用组织的力量与李向东和老邝对决。不管他们是不是真要操纵市长选举。

他打电话给省政府副秘书长,说市县有人搞鬼,想要在市长选举中违背地级市委的意图,想要另选市长。他说,希望大秘书长,帮帮忙,跟地级市委书记打个招呼,要他高度重视市县的选举。

大秘书长问,你有证据吗?没有证据可不能乱说话。他说,据我所知,到目前为止,还没出现等额选举的情况下,候选人会落选的事例。不敢说全国没有,至少,我们省还没有。他说,你是不是太紧张了?地级市委决定的事,你不应该那么担心。

接下来的话,更使钟市长苦不甚言。

大秘书长说,我知道你和那个李向东一直不和,但是,你也要相信他是一个党性原则非常强的干部,一个处级领导干部,不可能连最起码的党性原则都没有。

大秘书长说,有一点,我认为很有必要提醒你,你不要总认为人家在搞你的鬼,首先,你有没有搞人家的鬼?大家关系搞得那么僵,你就没有责任吗?一个巴掌永远拍不响!

大秘书长说,你还要搞清楚自己处于什么位置,虽然你们都是一把手,但是,别忘了党领导一切。在市县,李向东是一把手,你要配合他的工作,而不要处处与他作对!

钟市长连连说:“是的,是的。”

但是,他心里服气吗?

(鲜花鲜花鲜花!)

喜欢官途请大家收藏:()官途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官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怎么了东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怎么了东东并收藏官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