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市长分析了地级市委书记和他谈话的整个过程,大书记对他极其不满意,尤其是他在省政府副秘书长那说了李向东的坏话。他叫他来,就是警告他不要到处说市县的坏话,这仅仅是对市县的影响吗?也是对他这个大书记的影响!

当然,他对钟市长的不满还在于他的表现,钟市长最值得炫耀的“非典”表现也被他说得一文不值,而且明确地告诉他,市县班子不团结,负责主要在他钟市长身上,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他与上届就存在这个问题。

最最重要的是,大书记已经开始对他失望了,他对市县选举市长将拭目以待!这就是袖手旁观了,就是看看在没有地级市委的支持下,他钟市长能不能当上这个市长?

大书记不再考虑有没有操纵选举,老邝会不会操纵?李向东会不会操纵?这些客观原因都不去考虑了,他只看结果,看你钟市长在市县人民代表中的威信。

这是个人威信问题吗?大书记不可能不知道!

他似乎也在等着市长选举做掉他钟市长,等着李向东和老邝联手做掉他钟市长了。

地级市委书记、地级市市长都在偏帮李向东,你想想,这选举结果违背了地级市委的意图,组织上能对李向东采用什么措施?

钟市长理解李向东为什么那么嚣张了,理解李向东为什么要明摆车马和他对着干了。他不是吓他,不是在搞什么阴谋,他是真的要跟他对着干。真真正正跟他对着干,一点也没有与地级市委对着干的意思。

钟市长想清楚了两件事,一是地级市委书记更看重市县班子的团结,为了李向东有一个团结的班子,他可以牺牲他钟市长。或许,当初确定谁当市县的市长时,他还勉强同意钟市长当这个市长,现在,他已经改变主意了。一是张志东告诉他,李向东可能要利用市长选举做掉他,这个信息是真实的。他并不认为张志东会真心实意帮他,他那是为了得到某种利益,但是,他得到了他的利益,他就应该帮他。

目前,似乎只有张志东才能帮他了。这一刻,他似乎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

多年来,一些重要会议的时间都相对固定下来了。比如每年元旦前后,定要召开市委扩大会议,春节过后,三到四月份,召开政协、人大会会议。这种模式不仅局限于市县,全国从上到下,都这么做。如果,没有选举任务,这些会议主要议题就是总结上一年的成绩,部署下一年的工作。

这年,由于抗击非典,打破了这个框框。至少在地级市就没有按照往年的时间段召开这几个重要会议。原因是因为刚好碰到五年一遇的换届选举,这是一件政治大事,不能马虎,更不能让换届选举在人心惶惶的气氛中进行。

然而,换届选举一旦进行,市委会议和政协人大会议的召开就变得紧凑了,就不像往年那样间隔两三个月时间,党员代表选举市委委员,再选举常务委员,新一届的市委扩大会议结束后,政协人大会议便接着召开,也就是说,政协人大的选举也拉开了序幕。

这期间,市县逐渐出现了一些传言,一是有关钟市长的传言。说他如何与前任书记闹不团结,结果,钟市长把前任挤出了市县,始料不及的是,钟市长没能当上市县的市委书记,却是临市的市长李向东回来当了市委书记。这次换届选举前夕,钟市长又为去临市当市委书记奔波,最后,又成了泡影,才不得不留在市县。这两件事导致了钟市长在市县党员干部中逐渐失去了威信,因此,在市县班子选举中差点落选。

这个传言在市县领导层,在主要部门单位负责人中,早已是不公开的秘密,但是,对于人民代表来说,却是新鲜事,大家从这些事中完全看清楚了钟市长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这个外地人来市县,只是为了自己当大官,根本不是考虑如何发展市县,如何为市县的广大人民群众办好事办实事。

二是有关老邝的传言。非典期间,老邝为了阻止非典病菌在市县传播,牺牲个人为集体,牺牲小家为大家,忍痛关闭了家族生意。

禽鸟酒店在一些普通人民代表中是有些儿印象的,却没想到那是老邝的家族生意,没想到老邝这么一个在市县威望如此高的副书记那么廉洁,不利用职权谋取私利,一大家族人只是苦苦经营那么一家禽鸟酒店。

看似凑巧,人民代表从各乡镇汇聚到城区,进驻各酒店后,市县电视台每天的新闻里都有一辑关于老邝的新闻。先是播出他负责招商引资后,市县招商引资工作取得的可喜变化,再一个就是老邝的专访,他在回记者问时,大胆地描绘了市县经济发展的下一个五年计划。这是一个系列节目,各主要领导都要接受电视专访,谈各自分管工作的下一个五年计划,然而,却像是有意把老邝的专访安排在这么一个黄金时间。

钟市长是一个镜头也不能有的,不仅是钟市长,就是那些人大正副主任候选人、副市长候选人、政协正、副主席候选人,都要避免在宣传媒体露面,以免有舆论误导之嫌。而老邝并不属此列,因此,他成了这些天市县电视新闻的明星。

钟市长完全明白这是阴谋,这是为老邝歌功颂德,在提高老邝的威信,在为老邝和他竞选市长打基础。

他也知道,随着那些传言、电视专辑的深入人心,李向东、老邝还组织了一些人在暗中拉票。

他很清楚,他是不能像他们那样拉票的,他能组织谁帮他拉票?他到市县才两年多,给了多少人恩惠?人缘根基有多深厚?那些跟他称兄道弟的人根本就没几个是真心的,说不定,在这种形势下,他们还会暗中帮李向东帮老邝,说不定,他们不仅不会帮他拉票,还会向李向东老邝通风报信,检举他在市长选举中有暗中拉票行为。

他感觉到四面埋伏,只要他稍有行差踏错就会掉进李向东和老邝的陷井。他只能始终遵循一个原则,依靠组织。他找到了张志东,要他重视市县的市长选举,要他到市县去,借慰问市县的人民代表,强调大家听党的话跟党走。

张志东笑着说:“有这个先例吗?地级市的市长去区市(县)慰问区市(县)的人民代表,没有这个先例吧?这应该是你的工作,是你这个小市长的工作。”

钟市长说:“市县现在的形势你也清楚,如何地级市领导不重视,不强调一下,可能选举会出差错,选举结果可能会与地级市委的意图背道而驰。”

张志东说:“这应该是组织部门负责的工作,我去凑那个热闹干什么?”

钟市长不得不把话挑明了,他说:“我担心,市县在选举市长时,会节外生枝。这个你也曾经提醒过我!”

张志东“哈哈”笑了起来,说:“你对自己就这么没信心?你真认为李向东会把天闹翻了?我看他没有那个胆量。”

钟市长说:“我知道,你和李向东交情很深,如果,他再一意孤行,违背地级市委的意图,这对他是十分不利的,我希望你帮我,其实,也是在帮他,希望他不要走得那么远。”

张志东说:“我不是没有劝过他,虽然他嘴上硬,但他还不会那么傻,傻到要和地级市委作对!”

钟市长说:“如果,地级市委书记暗中支持他呢?”

张志东愣了一下,问:“有这种事?”

钟市长说:“我想,如果没有地级市委书记暗中支持,他胆子不会那么大。”

张志东说:“这只是你的猜想。”

钟市长完全豁出去了,说:“地级市委书记跟我谈过话,从他的话里,我听到了这么个信息。”

他说,我知道,你和李向东关系不一般,也知道,如果,你知道地级市委书记暗中支持他,你更不会帮我,但是,我还要把这些告诉你,我不想对你说假话,也想让你知道,我现在的处境。

他说,这么大的事,李向东竟不告诉你,可想而知,他并没把你放在眼里,他眼里只有地级市委书记。

他说,我希望这次你能帮我,帮我渡过这个难关。其实,这也是在执行地级市委的决定,在维护地级市委的威信。

钟市长不管钟市长的话是真是假,不管地级市委书记是不是在暗中支持李向东,但是,他绝对不会凑这个热闹,如果,真有那么回事,他更不能凑这个热闹。

他说,你听听,你在说什么?

他说,你这是在挑拨离间,你是在影响同志之间的关系,影响我和李向东的关系,影响我和书记的关系。你这种人,我会帮你吗?我能帮你吗?

他说,你先把自己的位置摆正了,别在我面前发号施命!怎么执行地级市委的决定,怎么维护地级市委的威信,我比你更懂!

然而,他没想到钟市长竟跳了起来,说:“张大市长,到了这个时候,你必须帮我,不想帮我也得帮我。我告诉你,如果我不能当市县的市长,我也不会放过你。”

张志东差点没气晕过去,大声吼道:“你挟胁我?”

钟市长也不示弱,说:“我只是不希望你别逼我走这一步!”

张志东说:“我现在就告诉你,你马上走这一步,我看看你能把我怎么样?”

说着,他打开办公室的门,对钟市长说,你滚出去,去干你想要干的事!

钟市长久久站在那里,根本没想到张志东会那么强硬!

(鲜花鲜花鲜花!)

喜欢官途请大家收藏:()官途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官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怎么了东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怎么了东东并收藏官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