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家里,杨晓丽突然有一种彻底放松的感觉,仿佛绷了许久的神经,一下都放松了。以前,每逢星期三回来一趟,那种放松的轻快感还没这么强烈,这一次,一连五天都呆在江边市,一连五天那神经都绷得紧紧的。于是,这一放松,很累的感觉便涌了上来。

当李向东把她抱在怀里时,她就不想动了,就想这么一直软软地靠着他。这五天的累是一种说不清的累,不仅仅是身的累或心的累,是身与心交集在一起的累!

在人前,杨晓丽表现的是一种坚强,一种刚毅,一种信心十足,然而,见到这个男人,再让这男人一抱,她就感觉到自己一个小女人了。有一段时间,她曾不服气,觉得自己不应该在他面前表现得太女人,然而,今天,她却是很希望很希望自己是一个小女人。她想,其实,做个小女人真好!

李向东说:“感觉你都要累垮了。”

杨晓丽挤出一丝笑,说:“你以为,我是一个很软弱的人吗?”

李向东说:“再坚强的人也有累的时候。”

杨晓丽说:“我不是坚强的人,但也没感觉到累,只是你抱住我,我整个人都软了,不是累不累的事。”

她不想让李向东看出她的疲倦。这也是她最不幸的地方。她不能像别的女人那样,在丈夫那里呈现出疲倦,得到一丝儿安慰。她知道,如果,李向东知道她在江边市那么身心交累,一定会打电话给老江书记,叫老江书记别给她那么大的压力。

如果这样的话,她杨晓丽成什么了?还不成官太太了?

她不是官太太,她是江边市的市委常委,别的常委能解决的问题,她为什么不能解决?为什么就要叫丈夫向老江书记求情?她要按正常的程序,解决遇到的困难!

李向东当然不是那么好蒙蔽的。他说:“这个老江太不像话了,不骂他几句,看来是不行了!”

杨晓丽急了,抱着他,不让他离开去拿电话。她说,我真的没事,我有什么事呢?她说,我最怕你这样,动不动就打老江书记的电话,动不动就把我当你的老婆,其实,我不仅是你老婆,也是江边市委常委。你因为我工作的事打电话给老江书记,是干扰老江书记的工作。你想想,这对我影响多不好?

李向东说:“有些事,你不能硬撑着。不是你这个层面可以解决的问题,你再怎么努力也解决不了。这样反而会影响工作。向领导提出自己无法解决的困难,争取领导支持,也是一种工作方法。”

杨晓丽说:“我没有无法解决的困难,我还没有遇到需要领导支持的事。真要遇到了,我自己会向老江书记汇报,会争取他的支持。这种事,不用你替我担心,更不用你打电话给老江书记。本来,是公事公办的事,经你的嘴说出去,就变成私事了,就变成替我求情了。”

李向东说:“我这也是想帮你呀!”

杨晓丽说:“你要想帮我,就别打电话给老江书记。你要想帮我,就抱紧我。”

这时候,他们还在一楼,他把她抱在沙发上,让她靠在他怀里。开始,他的手还老实,只是交叉着放在她的腹间,渐渐地,就不老实了,上下游动了。她当然知道他要干什么,喘着气儿说,你抱我到楼上去吧!说完,她又说,是不是抱不动?李向东说,怎么抱不动呢?他矮了矮身子,就把她抱起来了。他是横着抱的,一手穿过她的脖子,一手托着她的膝弯。

她说:“你这么抱我,能抱多久?”

他说:“换一种抱法,我一定能把你抱上去。”

杨晓丽就骂了一句:“流氓!”

李向东笑着说:“我又没说怎么抱,你好像就知道要怎么抱了?”

杨晓丽说:“我当然知道!你想用你那种流氓的抱法。”

李向东说:“怎么会是流氓抱法呢?怎么就不能说是恩爱的抱法,最差也只能算暧昧的抱法?”

李向东把她抱起来的时候,他们已经一丝不挂了,她把自己挂在他脖子上,双腿弯曲着绕着他的腰,让他进入了,让他捧着她硕大的臀,一步步往台阶上走。这时候,李向东的血是沸腾的,是很有劲的,杨晓丽却是变得轻盈许多了。走到一半,她还是不忍心,说:“我还是下来吧!”

李向东说:“不用。你别动就行。”

她说:“我是怕这每隔的台阶承不了那么重。”

李向东说:“没事的。”

这会儿,他还穿着鞋和袜,样子很滑稽。

到了楼梯顶,她见他喘着气,想他是抱得她累了,就把脚放到地上,说,你休息一下吧。她舍不得他离开她,说,让我把你抱到床上去。李向东笑了起来。她说,你笑什么?别以为我抱不动你,就真的要把他抱起来。李向东当然不会让她抱自己,又把她抱起来,一步步抱到床上。

他横着把她放在床上,其实,也只是上半身在床上,脚还在地上。这样,他们就一个像躺在床上,一个站在地上。他狠狠压下来时,她感觉到这个姿势很好很深入很穿透,但那双手还像是不尽兴似的,抱紧他为他加劲。

她问:“很想是不是?

他也问:“没感觉到吗?”

她说,我也想。昨晚,还做梦了,好像也是这个姿势。她动了动,像是想要把他顶起来。她说,我变得自己也不可理喻了,时不时总希望你对我狠一狠。其实,星期三,我就很想回来了。你不知道,因为没回来,我有多后悔。她说,我被你教唆坏了,像一个坏女人了,好像离开你三两天都不行了。

李向东本就兴奋,再经她这番话刺激,动作就强烈起来,说:“那我就对你更狠一点。让你变得更坏!”

开始还担心他把自己抱上来会耗太大的劲呢!这会儿,杨晓丽才知道,那最多只能算热身,他话音未落,使起劲来,竟像要把她砸扁似的,准确地说,是把所有的劲都集中在某一个部位,想要把她那硕大的臀砸扁。

杨晓丽迎接着他的强烈,容纳着他的强大。她想,她根本就不怕他。不管他多勇猛,不管他怎么搬弄她,从什么角度进攻,。只要自己不咬他,不把他的潜能激发起来,她是一点不怕他的。

这时候,她倒愿意他疯了似地搬弄她,疯了似地从各种角度进攻她。她知道,只是让他这么折腾自己她,他持续的时间会更长。现在,她就是希望他持续的时间更长,有时候,不能只要那种死去活来的感受,也要好好感觉感觉,这个男人的狠劲。

整个过程她都是被动的,不管他在床下,还是在床上,不管他在正面,还是他在后面,即使他大汗淋漓,她也只是抱着他,叫他休息一下。

他把她翻到身上,说:“你来吧!”

她摇着头,身子却不动。

他问:“你怎么了?”

她说:“我在节省力气,要跟你进行持久战!”

他笑着说,你难道还想持久到天亮?她说,为什么不?她说,她还不想主动,怕一主动,自己管不住自己,就想反客为主,就想咬他了。她说,你知道我咬你有多受伤吗?还不只是受伤,还会失去斗志。接下来你还要的话,就完完全全是你收拾我了,践踏我了。她说,我要等你的劲都用完了,才主动。

当然,那已经不是这场战斗了,他们还有好多场战斗。这不是还有整个晚上吗?不是还有明天吗?要不还有后天呢!

杨晓丽想,周末真好!

喜欢官途请大家收藏:()官途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官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怎么了东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怎么了东东并收藏官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