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明把这些话转告杨晓丽时,气得她从大班椅上站起来,一手叉着腰,一手按在桌面上,大口大口地喘气,那很丰满的胸便一起一伏,甚至在微微颤动。小明忙把目光从那里移,又似不舍地用眼角扫了几眼。从第一眼见到杨晓丽时,他就时不时陷入一种困惑,总想多看她几眼,却又不敢看得她,担心她会从他眼神里看出他的图谋不轨。

这是一个漂亮的女人,一个成熟的女人。

小明常被她的漂亮和她流溢的成熟所吸引,即使,在她生气的时候,他也觉得她魅力无限。

杨晓丽好不容易才让自己喘顺了气,平静地坐下来,说:“这事,我知道了。”

小明还想听她知道这事后,又有什么吩咐,等了好一会,见她没再往下说,就问:“我们怎么办?”

杨晓丽看着他问:“你说怎么办?”

小明小心翼翼地问:“还继续吗?”

杨晓丽说:“为什么不继续?在没有接到我要你停的通知前,你还要继续和那些有可能与我们合作的企业联系。”

这时候,她意识到,能不能争取企业冠名赞助的事,已经不仅是完成市委市政府的任务了,这里还有一个为自己的荣誉,维护自己的威信的问题。她想,不仅是那个副部长在看她的笑话,在江边市,还有很多人都在看她的笑话。她一定要做成这个事,让他们知道,她杨晓丽要想做的事,没有做不成的!

她把陆副部长叫到她的办公室,一起研究下一步该怎么走。她说,如果一个企业冠名赞助不行,能不能找几家企业联名赞助?几家企业联名赞助,如果几家企业联名赞助,应该是一种什么样的形式?

她的坚定让陆副部长知道,她根本不会改变自己的作法,知道她还会一直走下去。于是,他不能不顺着她的意说话,说他们的方法并没有错,只要还没找到真正的客户。说要找到真正的客户当然不容易,但是,只要找到真正的客户,其他事办起来就容易了。他说,现在,离庆典活动的日子还有一段时间,他们并没有到了没有退路可走的悬崖,还必须继续想办法找那个冠名赞助的客户。当然,他们可以两步走,一边找独家冠名赞助的客户,一边找联名赞助的客户。

他还提出了一个新想法,其实,我们也可以退一步,我们可以降低标准,只要有五十万,也可以冠名赞助,最多把市财政拨的那五十万贴进去。至少,我们还是能在市财政拨款不足的情况下解决这个问题,可以让那些看笑话的人再笑不起来!

杨晓丽又想到了那句话,办法总比困难多!

思想这么一拐弯,办法就出来了,不能死瞪着一百万不放,不能死瞪着独家冠名不放,当然,那个烟花晚会也可以不一定就要耗资一百万!耗资九十万,八十万行不行?谁来衡量这个标准?烟花都打到天上去了,谁知道那是一百万还是八十万?再说了,这能怨她杨晓丽吗?你市政府拨款不足,我杨晓丽也只能尽力了。不过,这些话她还不能说,不到万不得已不能走这一步。

这么想,杨晓丽又充满了信心。她在心里给自己定了一条最低的标准,只要能弄三十万加上财政拨款那五十万,有个八十万的烟花晚会也可以交代过去了。

她把小明叫到她办公室,告诉他,与企业联系的时候,不要把条件说得太死,不一定就说要一百万才能独家冠名赞助,可以技巧一点,先询问企业可以接受一个什么样的标准。

小明也机灵,说:“我明白了。”

杨晓丽看了他一眼问:“你明白什么?”

小明笑了笑说:“我们不是还有五十万的拨款吗?有五十万赞助也行了。”

他说,我们多弄赞助还不是为部里着想,想多剩余一些在部里应付其他开支?这些剩余的开支,大家都有份的,那些看笑话的人也有份。既然,他们要看我们的笑话,我们为什么还那么辛辛苦苦去多弄赞助?只要够用就行了,一分钱也不留!

杨晓丽笑了起来,说:“你真是小孩子!”

她很喜欢他这种时不时冒出来的孩子气,看到这个与自己弟弟名字相仿的部下,她总感觉他就是自己的小弟弟。

杨晓丽说,坐吧!她叫他坐在她办公桌对面的椅子上,她说,这事别向外说。我们三个人知道就行了。她说的那第三个人,当然是陆副部长。在本部,她觉得能说心里话的只有这两个人了。

小明说:“我知道,知道哪些话该说,哪些话不该说。”

这时候,杨晓丽的心情好转好了,便想多了解一些小明的情况。问他家里还有什么人,问他父母亲的情况,问他平时有什么爱好?问他有女朋友没有?小明被杨晓丽问得脸红了,连连说他还没有女朋友。杨晓丽说,她不相信,说现在的大学生大多数都谈恋爱的。说你难道会是那少数人?小明支支吾吾答不上来,不知是该说谈过,还是说没谈过。读大学时,他曾喜欢一个女同学,也曾和她一起相处得很不错。

然而,宿舍的男同学都说他那不算是谈恋爱,说谈恋爱还要有更亲密的举动。小明知道他们说的亲密举动是什么,有的同学却说,拥抱和接吻也不算,没睡过也不算谈恋爱。这样,小明更觉得自己与谈恋爱离得更远了。

两人正说着话,李向东的电话打了进来。他在电话里问,今晚回来吃饭吗?杨晓丽愣了一下,问,今天星期几了?李向东说,你真是快活不知日子过,星期五了。杨晓丽说,我这那是快活呀!我是忙得天昏地暗了。李向东问,不会是忙得连周末也不回来吧?杨晓丽笑着说,有这种打算。李向东说,不会吧?星期三你已经没回来了。杨晓丽说,是的,是的。又欠你的了,要不要一起补上?她看了小明一眼,小明正呆了似地看着她脸上飞起的红霞。她忙站起来,拿着手机一边说着,一边走进通往宿舍的走廊。

李向东说:“那我去你那吧!”

杨晓丽说:“你不是觉得我这里在家里舒服吗?还来干什么?”

李向东说:“我这是支持你的工作!”

杨晓丽说:“支持我的工作就别来打扰我。”

李向东问:“不会晚上也坚持工作吧?”

杨晓丽说:“晚上还有一个协调会。”

李向东又问:“半夜呢?”

杨晓丽说:“那你半夜再来吧!”

李向东说:“这不让人家觉得我们在干偷偷摸摸的事?”

杨晓丽说:“你太早来,我怎么干会呀?我们在开会,你在我们面前晃来晃去的,人家还那好意思开下去呀?”

李向东说:“你在忙什么?你自己忙没关系,别把人家都拉上,都周末了,人家对你会有意见的。”

杨晓丽说:“我看是你对我有意见吧?”

李向东说:“你既然知道,我也就不说了。”

这会儿,李向东拿定主意要去江边市了。他不能一个星期不见他的女人。虽然,不是每天都盼着周末那一天,但到了周末,如果不见,心里总觉得这周末就没意义了。

杨晓丽却笑了起来,说:“你怎么就那么傻呀?怎么就那么相信我的话呀?”

她说,我就是再忙,也不会周末晚上开会呀,就是再忙,也不会不回去见见你呀!你这个人,一个星期不见你,还不知你会干出什么事呢?

她说,我就是再忙,今天也要赶回去,最多明天再回来,叫你送我回来。

李向东这才知道自己上当了,说,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狡猾了。他说,一个很正经的人,突然说假话,多严重的结果都有可能发生的。杨晓丽得意地笑,问,现在几点了?李向东说,快下班了。杨晓丽就说,下班我就回去,你先回家做饭。李向东说,不用那么麻烦吧?我们出去吃算了。杨晓丽说,那你回家等我。李向东似乎没反应过来?问,什么,你说什么?杨晓丽说,你别装傻好不好?这么说,她的脸已红得透亮了。虽然,李向东看不见。

(鲜花鲜花鲜花!)

喜欢官途请大家收藏:()官途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官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怎么了东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怎么了东东并收藏官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