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这个周末,杨晓丽过得一点不心定,总会时不时想起烟花晚会的事,想那冠名赞助还八字没一撇,心就七下八下的。

第二天醒来,李向东只觉得整个人都酥软得不想动,这是那种充溢着尽兴和写意的酥软,睡了一个好觉的酥软。他懒懒地躺在床上不想动,睁开眼睛看着阳光从窗门走进来,见杨晓丽已经坐在沙发上了,就问,你怎么那么早就醒了?杨晓丽对他笑了一下,说她没他那么懒。说她也没他消耗得那么大。

天一亮,她就醒了,本只想翻一个身再继续睡,脑子里却闪过冠名赞助的事,这一闪,就睡不着了,躺在床上想了好久,没想出什么头绪,又怕自己的翻身把李向东弄醒了,就起床坐在沙发上继续无边无际的想,其实,也知道这么空想想不出什么结果,可就是管不住自己。

李向东招手叫她过来,她就过来了,坐在床边,闪着一双大眼睛看他。她不是不知道他的意思,他是想从她的脸上看出点什么!

他说:“你昨晚没睡好!”

她说:“我别乱猜,我只是比你早一点醒来。”

他的脑袋在枕头上摇了摇,说:“我看得出来。”

她给他一个笑,问:“你怎么看得出来?”

他说:“如果,你睡得好,你的脸色是透明的,泛两朵红晕。现在,你显得有点苍白。”

杨晓丽摸摸自己的脸,说:“我怎么不知道?”

李向东说:“你自己看不见。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我注意过好几次,只要你睡得好,面颊上都会有两朵淡淡的红晕。我这一整夜的折腾,对你来说,其实是一种滋润,第二天醒来,都写在你脸上了。”

杨晓丽笑起来,说:“我还当你是认真的呢?说的都是鬼话,你别拿这些鬼话来诈我,你不就是想要我说,我遇到什么事了,有什么解不开的结了?”

李向东问:“遇到什么事了?”

杨晓丽说:“工作上的事。”

李向东说:“我知道是工作上的事?又没怀疑你有别的其他事。”

杨晓丽趴在他身上,说:“如果,你怀疑我有别的其他事,那就冤枉死我了。我做梦,梦的都是你呢!”

这一点,李向东对杨晓丽是十二万分放心的。

他问:“江边市有人欺负你?”

杨晓丽说:“谁敢欺负我?我老公给我撑着呢!虽然,他不是江边市委书记,老江书记也得给他几分薄面。”

他又问:“工作出差错了?”

杨晓丽说:“出差错也没人敢批评我呀!”

李向东说:“你自己批评自己呀!心里内疚,觉得自己可以不出差错的,偏偏就出了差错,觉得对不起党,对不起江边市人民。”

杨晓丽坐起来,拢了一下头发,说:“你的想像力也太丰富了。”

李向东动了动身子,让自己背靠在床屏上,说:“那我就不乱想像了,你直接告诉我吧!”

杨晓丽摇摇头,半真半假地说:“不能告诉你。”

李向东说:“要保密?”

杨晓丽说:“保密!”

李向东笑了笑说:“什么事我没见过,还要对我保密?还怕我会传出去?”

杨晓丽说:“市县有对江边市保密的事,江边市也有对市县保密的事。即使,一个小单位也有不能向外人说的秘密。我在江边市,在江边市委宣传部,也有对你保密的事。”

她这话是认真的。她能告诉李向东,在江边市她的前任弄钱的手段吗?能告诉他,老江书记搞那么大型的庆典活动,要她想办法筹一部分经费吗?能告诉他,她从她分管的单位调钱上来用于发宣传部的补贴吗?如果,她把这些具体事告诉李向东,或许,他不会惊讶,但这种值得商榷的作法却多少带有腐败的性质。

她的前任弄钱的方法不是腐败吗?

老江书记要她想办法筹一部分经费,不也是鼓励她腐败吗?市委市政府搞庆典活动,市财政不拨足款,却要她去筹,向部门单位筹?向企业筹?说到底,就是要她利用市委常委的权力少化市财政的钱,多化部门单位的钱企业的钱!

还有,她把分管单位的钱调上来发补贴,就更是腐败了。

这些都可以划入行业腐败的范畴!

李向东知道,杨晓丽是不会告诉他了,就拍拍她的手臂说:“我也不再问你了。你自己处理吧!不过,别太紧张,有什么事是解决不了的呢?既使自己解决不了,还有老江书记,别以为向领导反映自己的实际困难是一件丢人的事,别以为向一把手反映一些人与人之间的纠纷是打小报告。”

杨晓丽笑了,说,这还差不多。她站起来,说,该起床了吧?她伸出双手,示意要拉他起来,他就把手给她,她一使劲,便把他拉起来了。

每个周六,去杨晓丽父母家吃晚饭已经成了固定节目,但是,这个周六,李向东却有应酬,有一位华侨乡亲从国外回来,李向东说好了请他吃饭。因此,杨晓丽只是自己去父母亲家。见到杨晓明,杨晓丽想起了什么,问,那天晚上,李向东去你那干什么?杨晓明装没听见,想躲到门外去,却被杨晓丽挡住了。

杨晓明只得“嘿嘿”笑,问:“姐夫没告诉你吗?”

杨晓丽说:“我问你呢!”

杨晓明说:“你怎么不问他?”

杨晓丽说:“他不告诉我,行了吧?我现在要你告诉我。”

杨晓明说:“他都不告诉你,我更不敢告诉你了。”

杨晓丽便问弟媳,你总会知道吧?弟媳看了看杨晓明,说,他不让我说。杨晓丽说,你告诉我,还怕他能把你怎么了?弟媳不想得罪杨晓丽,就对杨晓明说,我告诉你姐了?杨晓明说,我不管,你要怎么样就怎么样吧!弟媳说,这是好事呀!让你姐知道又能怎么样呢?老妈子在一边听得稀里糊涂,就问,有什么事那么神秘?既然是好事,怎么就不能说?你说,他不敢对你怎么样!

杨晓明有一种孤军奋战的感觉,且终于招架不住了,便苦着脸说,告诉你们可以,但是,你们别乱说。他对杨晓丽说,你回去别问姐夫,别让他知道,你已经知道这事了,更不能阻止他去干这事。他对老妈子说,你不能对巷子里的人说,说出去闹得满城风雨,姐夫一个不高兴,不办这事,这事就成不了了。

杨晓丽说:“你干脆一点。”

老妈子说:“不用你教我做事!”

杨晓明便低下头,向做检讨似地,把李向东貌似考他的事说了,也把自己是怎么应对的,李向东当时怎么评价他的复述了一遍。

杨晓丽问弟媳:“你的意思呢,愿意让他离开学校吗?我觉得,他还是当老师好。官场太复杂,不适合他。”

杨晓明说:“我就知道你会反对。”

弟媳说:“既然,他有这个机会,就让他试一试吧?”

杨晓丽说:“官场就像一个大染缸,很多人都染黑了。”

杨晓明不服气地问:“姐夫呢?姐夫也染黑了?”

杨晓丽说:“像你姐夫这样的官不多!”

杨晓明说:“那就是说,不是唯一的!”

杨晓丽说:“你能跟他比吗?”

杨晓明说:“我当然不能跟他比,他是市委书记,我还奢望他带默契我呢!就算退一万步,有人比他强,我比他强,在你心目中,姐夫也是最好的。”

老妈子说话了,有一锤定音的意思。她说:“我也不希望你当多大的官,有你姐,有你姐夫,我也够有面子了。只要你不丢你姐夫的脸就行!”

杨晓丽急得跺脚说:“妈,你怎么支持他呢?很多事不是你们外面人能看清的。”

老妈子说,看清看不清我不管,我只知道很多人都挖空心思往那地方钻,晓明为什么就不可以去呢?我教了一辈子书,知道教书的人都很羡慕那些能离开学校进官场的人。她说,我也没想要他有什么大出息,即使在官场什么也不是,当个普通公务员,也总比在学校当老师好!杨晓明见最高领导人支持自己,扬一头对姐说,你要听妈的话?他又说,你不能阳奉阴违,这里不敢说话,偷偷在姐夫面前说我的坏话。他说,他现在对我的印象很好,如果,他改变对我的看法,就一定是你说了我的坏话了。

杨晓丽看着杨晓明那张带着几分孩子气的脸,突然想到小明。小明被自己提拔当办公室副主任后,对她很显得忠心耿耿。她想,弟弟晓明和小明一样,对自己充满信心,对自己的未来充满憧憬。

但是,等着他们的未来又会是什么样呢?

喜欢官途请大家收藏:()官途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官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怎么了东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怎么了东东并收藏官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