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了晚饭,杨晓丽见李向东还没回来,正不知该怎么打发时间,枝子的电话却打了进来。枝子问她在哪里?是在江边市还是在市县?杨晓丽说,这不是周末吗?当然在市县。枝子就说,好久没见了,想约她出去坐坐!不知她有没时间,不知她要不要陪李书记?杨晓丽说,他还要我陪吗?他是大忙人,周末也忙应酬。枝子说,那你不是很孤独了?杨晓丽说,谁稀罕他?有你陪我就行了。枝子笑着说,我看他是陪够了吧?陪得不敢陪你,找地方躲起来了吧?杨晓丽觉得她那话里有话,却一时没弄懂,想了很久,想明白了,枝子也把电话挂了。

两人约好了去一家咖啡厅。杨晓丽到的时候,枝子已经到了,坐在一张靠窗的桌,脸对着咖啡厅的门,一眼就看见她进来了,就笑吟吟看着她。杨晓丽还没坐定,枝子就说,你好像有点憔悴。杨晓丽说,有你这么说话的吗?见面第一句话就说这个!枝子说,那我说什么呀?是不是更直接一点,问你这憔悴是不是李向东折腾的?杨晓丽脸一红说,关他什么事?枝子凑近她,低声说,别以为我不知道,他肯定把你折腾得够惨的。当然,你也不会轻易没放过他。杨晓丽皱了皱眉,说,你这是什么话?枝子笑了起来,说,别不承认好不好?一看就看出来了。嘴上虽这么说,枝子心里却不好受。

自从和李向东有过那么一次以后,枝子总念念不忘,总想要破解李向东那突然变得很强大的迷。这会儿,看着杨晓丽走进来,看着她那比自己高且宽的身段,尤其是那很显宽的胯间,想是不是就因为这,她才在李向东那里表现得比自己更顽强更优秀?

杨晓丽说:“其实,是工作方面的事。新到一个地方,换了环境,总有这样那样不如意的地方,思想负担就重了,睡眠也没那么好了。”

枝子说:“有男人陪着,还怕睡眠不好吗?睡不着的时候,就让他给你按摩呀,就和他一起折腾呀,把自己搞累了,弄满足了,还有睡不着的?”

杨晓丽说:“你怎么尽说这种话?我看你是没有男人在身边,心里想得慌了。”

以前,她不承认女人会有这种心慌,现在,她是体会过了。她很认真地说,说真的,你得考虑一下自己的事,别总想着做生意,想着赚钱。

枝子说:“我不是不想,但这种事,不是想得到就能得到的。”

杨晓丽说:“我理解你这种心情,好得不好找,不好的自己又看不上。再过个一二年,钱赚得更多了,你眼更高,就更难找到合适的了。”

枝子半真半假地说:“江边市是不是有适合我的,你想给我作媒?”

杨晓丽说:“你用在我们这些小地方找吗?”

枝子笑着说:“为什么不用?我现在是大小通杀,不管是什么地方的人,只要适合就行。”

杨晓丽说:“你这种条件,我们小地方的人根本就没人配得上你。”

枝子想说,不是没有,只是被你抢先一步了。但是,话到嘴边,又吞了回去。杨晓丽是开不得这种玩笑的,好不容易,她已经对枝子没忌心了,如果,跟她开这个玩笑,她又要提防她枝子对李向东图谋不轨了。

她小心翼翼地问:“李书记最近忙不忙?”

杨晓丽说:“这你还要问我?你离得比我还近呢?他忙不忙,你应该比我还清楚。”

枝子说:“我离他看似近,却离得远,你离他看似远,却贴心地近。”

杨晓丽“咯咯”笑起来,说:“你说得倒很有哲理呀!”

枝子说:“我说的是事实。”

她说,以前,你在市县,我有什么事,想找他可以不加考虑就去找他,想约他出来,也不加考虑就约他出来,现在,你不在市县了,常在江边市,我就不敢那么随便了,如果让人家看见,还以为我和他有什么事呢?如果有人再添油加醋渲染一番,就更说不清楚了。

她说,现在,我有什么事要找他,都要通过陈小雨传话,连他办公室都不敢去了。

杨晓丽说:“你也不用搞得那么紧张吧?”

她说,我相信李向东,也相信你。你们会有那种事吗?以前没有,现在更没有了。以前,我紧张他,那不是因为没结婚吗?因为对你了解还不够吗?现在,你还这些多顾忌,我反到不好意思了。

她说,以后有什么事需要跟他谈的,你去找他就是了。

枝子说:“你真要我去找他呀?哪天,我真找他的话,约他出来吃饭的话,你不会又吃醋吧?”

杨晓丽说:“不会不会。”

枝子说:“那好,我现在就约他,约他明天一起吃饭。”

杨晓丽愣了一下,却见枝子一脸的坏笑,便认为她是开她的玩笑,就说:“约吧,约吧!他同意的话,你约他去哪都可以!”

枝子拿着手机说:“我真约了?”

杨晓丽说:“你打电话呀!”

枝子却把手机放下了下来,说:“算了,不约了。”

杨晓丽更得意了,说:“给他打电话呀?怎么又不打了?”

枝子说:“我只是试试你,看你是不是口是心非,是不是真就不吃醋了。没事我打电话给他干什么?”

然而,她心里想,我要打电话还会当你的面打吗?别看枝子约杨晓丽出来,这么漫无边际地闲聊着,其实,她是有目的的,第一个目的,她似是达到了,至少,以后她找李向东再也不必顾虑了。那都是她允许的!

枝子继续问道:“你是不是有了?”

杨晓丽问:“有什么?”

枝子说:“还能有什么?一个刚结婚的女人,人家问她是不是有了?你说是有什么?你脸色那么不好,是不是怀孕了?是不是那种妊娠反应?”

杨晓丽红着脸说,我刚都说了,工作上的压力。她问,我的脸色真的那么差吗?枝子说,也不能算差,只是和以前比,显得差而已。她说,你们就没想过什么时候要孩子?杨晓丽说,我们暂时还不考虑这个事。枝子不相信,说,你年纪还小呀?还想学那些十八二十的女孩子,多玩几年两人世界呀?该考虑才是!你们就是有了才结婚也不奇怪!杨晓丽说,那还不丑死人了?枝子说,有什么丑的?睡都睡了还怕丑呀!杨晓丽觉得,枝子今晚说话,总往心尖儿戳,戳得难受。

这会儿,枝子心里也不好受。她希望杨晓丽告诉她,已经怀孕了。要知道,女人怀孕的时候,男人是最寂寞的,何况像李向东这样能折腾的男人,杨晓丽肯定不会让他碰自己。所以,杨晓丽怀孕的时候,也是枝子的可趁之机。

一直以来,枝子都不相信李向东真就不受女色诱惑,她想,那是因为他身边有杨晓丽不缺女人。如果,他缺女人,他还能扛得住她的诱惑?

那知,杨晓丽竟说还没考虑这事。

杨晓丽打了一个呵欠,问几点了?枝子说,还没到十点钟。杨晓丽说不行了,要回去睡了。这几天都没睡好,昨晚也才睡了几个钟头。本已失望的枝子笑了笑,想刚才杨晓丽说的都是假话,想杨晓丽嘴里不承认,其实,却是怀孕了。如果,没有怀孕,几天不见,李向东会轻易放过她,她也不会不想要的。那么,两人干柴烈火的,还不折腾得筋疲力尽?还不累得一觉睡到天大亮?显然,她是不敢给他,他也不敢要。所以,她才只睡那几个钟头。

枝子想,杨晓丽不仅怀孕了,而且工作压力也大,晚上才没睡不好。

这么想着,枝子不禁兴奋起来,想自己有可趁之机了,想自己一定要抓住这个机会。她知道,还不能硬来,李向东不是一个乱来的人,即使他寂寞,也还是很有自控力的。

她想,她要想办法靠近他,要找一很充足的理由,让他觉得她并不是故意要靠近他。当然,还是生意上的理由是不充分的。人家已经要陈小雨负责这些事了,你还拿这个理由去找他,一进门,他就会有忌心。

她要想一个什么理由呢?

枝子躺在床上还在想这个问题,但还没想到办法,却恍恍惚惚间,仿佛李向东走了过来,用他那双手抚摸她的身子。她闭上眼睛,真就有一双手在抚摸自己,她想,真好,这样真好!她在心里说,用劲再用劲,快点再快点。那手就用劲了,就快了。

她不停地搓揉自己,不停地呼唤李向东的名字,先是身子绷紧,最后,便软软地瘫倒在床上。

(新的一月开始了,鲜花鲜花鲜花!)

喜欢官途请大家收藏:()官途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官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怎么了东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怎么了东东并收藏官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