澄副书记还是江边市委书记的时候,杨晓丽作为市县电视台的主播采访过他,她说,她要把他招商引资的新鲜经验到市县去,希望这块“他山之石”能把市县招商引资的大门敲得更宽敞。那会儿,他就很喜欢这个女主播了。当他们面对面坐着,当她闪着一双大眼睛看着他时,他的心暖暖的,想江边市怎么就没有这么可人的女主播?后来,他不得不承认,江边市电视台并不缺靓女,只是,他对江边市的女主播一点兴趣也没有?

或许是兔子不吃窝边草的缘故吧?

毕竟,杨晓丽是市县的靓女,你并不知道她太多情况,你只知道她是靓女,只知道你喜欢她,而且,你也有可能让她喜欢你。如果离得近,大家太了解,你就会知道她有没男朋友?知道她是谁谁的女儿谁谁的亲戚,同样地,她也会知道你的家庭你的家人,因此,你就不能不有所顾忌,想要接近她靠近她,心里便会有一种无形的负担和压力。

有一段时间,他经常与杨晓丽通电话,且还去市县看过她,那时候,他仿佛成了一个坠入爱河的小男生,听到她的说话声就会心跳,和她在一起却又不敢抬起头来看她。他总给自己编各种各样的理由,说他刚好有点事过来和市县商量,所以,来看看她。说地级市安排他们来市县开会,会议结束了,想想他在这还有个朋友没见,所以就留下来了。

杨晓丽便笑,说,澄书记一点架子也没有,我这种小人物,你也能记在心上。她说,如果,你调到市县来当市委书记,我们可能天天都能见面了。这话对杨晓丽来说,只是一种客气,一种礼貌,澄副书记听了,却浮想联翩,于是,每一次,和杨晓丽见面后,他都有一种隔靴搔痒的感觉,总希望下一次自己能表现得更好一点,能更大胆更直接一点。

他想,她知道他对她有那意思又怎么样呢?他不就是想要让她知道吗?就算她不愿意以有什么呢?了不起以后不见就是了,这总比像现在这么不上不下地悬在半空要好吧?

最后那次去市县见杨晓丽他却扑了空。事先,他并没通知她,他想,你是有事才去市县的,在市县突然想到她才是,太早通知她,反而让她觉得你图谋不轨。他还是不希望她认为自己图谋不轨,倒希望让她意识到,他是在与她多次交往中不知不觉喜欢她的。他在一家他们经常去的咖啡厅坐下来之后,才打电话给她,他问,最近忙不忙?问可以赏脸出来坐一坐吗?

她在电话里说,你又来市县了?最近,地级市委的会怎么总在市县召开?

他装着很轻松的样子,说,可能是觉得我们应该见面了,所以,组织就安排我们在市县见见面了。

她说,这次真不好意思,我不在城区。我已经调到下面镇了,在下面镇挂职。

澄副书记听到这消息,心“咚”地一声凉了半截。

那会儿,到基层挂职还没有成为一种制度,或者说,只是刚实行这一制度,因此,抽调到基层挂职的人不多,都是原单位的精英,这些精英回来,定要提拔,定会走得很远。

他想,杨晓丽真的就是作为精英抽调到基层去挂职的吗?一个女主播怎么会进入组织部门的视线吧?他把江边市那几个主播,包括男主播都在脑子里过了一遍,怎么都没觉得他们具有在官场上混的潜质。倒是那些节目策划还有点组织协调能力,貌似杨晓丽不是节目策划吧?

他马上得出一个结论,杨晓丽并不是他印象中那么单纯的女主播。她那张漂亮的脸蛋下竟隐藏着一股子强烈的权利欲。这种女人,有时候比男人还狠,为了达到某种目的,往往会不择手段。

他认定,她能到基层挂职,一定使用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伎俩。这么漂亮的一个女主播难道就只有你瞪着她?很多人都会瞪着她!比如,市县的市委书记会不会也瞪着她呢?就算没瞪着她,她为了实现她那强烈的权利欲,愿意付出某种代价,哪个男人又能扛得住?

他得出这个结论,心便彻底凉了。

几年以后,澄副书记调到地级市任职后,杨晓丽竟坐直升飞机似地窜上市县副市长的位置,他就更肯定了自己当年的结论,多少便庆幸自己没有卷入这个漩涡,然而,再见到市县那个市委书记,他真假恨不得把他撕个七八烂。

终于,他找到了机会,那个家伙和钟市长闹得乌烟瘴气,地级市委书记征求他澄副书记的意见,把那家伙调离市县,安排去什么岗位合适?他便借机报了仇,说了许多那家伙的坏话。当然,要说的坏话很多,未必就一定要提这种男女之间的事。

听说李向东和杨晓丽搞在一起,澄副书记又郁闷了好多天,想你杨晓丽原来也不过是这种货色,想当初自己还真把她当宝贝了,自己真他妈瞎了狗眼。始料不及的是,李向东和杨晓丽竟然结婚了,澄副书记差点没笑得背过气,想李向东呀李向东,你真是个缩头乌龟,我瞎了狗眼还可以原谅,你明知道那么大一顶绿帽还偏要往头上戴,岂不让天下人都看不起你?

那曾想,现在黄闲从也对杨晓丽感兴趣了,真不知这个女人到底有什么魅力?

他不得不好好思考,是自己瞎了狗眼,还是这杨晓丽确有什么独到之处?漂亮是不可否认的,而这些年,她的漂亮又增添了许多韵味,一则因为职务升迁不知不觉间,流溢出一种非凡的气质,一则因为她更成熟丰盈,周身都颤动着迷人的诱惑。

澄副书记刚调到地级市任职时,担任的是副市长职务,大小副市长接触的机会比较多,除了工作,也经常参加一些工作性质的联欢,比如吃了晚饭,大家唱唱歌跳跳舞。每当澄副书记搂着杨晓丽在舞曲里漫步时,他那早年的冲动又在心度里涌动,经常就想要自己把杨晓丽揽进怀里。

要知道,澄副书记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了。黄闲从已经把他打造得只要能明码实价地谈交易,他就绝对不会轻易放过每一个可以谈得拢的女人。他和那些女人跳舞,从来就不会有间隔,甚至于,跟黄闲从的那些三流演员末等明星跳舞,他也要吃她们的豆腐,或是故意把舞步迈得大一点,把她们的胸挤得扁扁的,或是很不经意地把手滑在她们的臀上。有人就曾向黄闲从投诉,说你那个当官的兄弟欺负你,竟然吃我的豆腐。黄闲从从不介意,说,这怎么会是欺负我呢?这是看得起我。这说明,我的东西他也喜欢,也垂涎三尺。他对澄副书记说,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如果,你觉得合适,这套衣服你随时可以拿去穿。澄副书记说,你这是什么话?朋友妻不能欺!黄闲从说,这是我的妻吗?你要用拿去用!澄副书记没黄闲从那么豁达,即使那女人再漂亮,既然黄闲从再无所谓,他都觉得恶心。

如今,黄闲从竟要对杨晓丽下手,他真不知该说什么?

黄闲从说:“我太了解你这人了,你只是眼看手勿动的那种人,看着好,自己又不敢动,现在是又不忍心让我动。”

他说,我从来没把我那些女人当回事,只要兄弟觉得开心就行。当然,我也不勉强你也学我那样。你不动,我不勉强你,你不让我动你的女人,我也绝对不动。但是,这杨常委,是你的女人吗?你不敢动就不是你的女人,为什么就放在那里浪费?为什么就不能让给兄弟?

他说,你有各种各样的顾虑,我很同情你,但我没有顾虑,只要我看上的女人,我就一定要想办法推倒她,杨常委也一样。我就不相信,我跟她动粗,她会告我强奸。

他说,如果说,我怕女人告我强奸,反倒更怕那些三流演员末等明星。像杨常委这样的人,我是一点也不担心的,她把我告进监狱里,对她有什么好处?以后,她还有什么脸面在官场上混?

黄闲从恬不知耻说:“女人我比你了解。这种女人只能哑巴吃黄莲,打掉牙齿往肚子里吞。”

澄副书记一直没有再说什么,这让黄闲从摸不清他的底细,说真的,黄闲从再怎么无赖,也不会无赖得因为女人惹他不高兴。他想,你澄副书记不让我碰杨晓丽,我就暂时不碰,再说了,这就是想碰现在时机还不成熟。哪一天时机成熟了,或许,你澄副书记也就不在乎这些了。

(鲜花鲜花鲜花!)

喜欢官途请大家收藏:()官途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官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怎么了东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怎么了东东并收藏官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