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倩没想到李向东还带了一个女孩子来,而且,张志东跟她也认识,便用询问的目光看着李向东。李向东忙给她介绍,说枝子是从省城来市县开广告公司的。小倩又问,你们什么关系?张志东说,这还有用吗?他带她来,这什么关系还不清楚了。小倩说,我没你们那么有心计。她说,你们男人都那么坏!她问李向东,是不是有了老婆,就变坏了,就在外面找女人了?李向东很尴尬,枝子想顶撞她几句,想你什么人啊?有什么资格说别人?只是碍于张志东的面子,没有开腔。

张志东拉了拉小倩,说:“你少说几句!”

小倩说:“我就是这性格,你不是不知道,李向东又不是不知道!”

枝子就想,这什么素质,仗着张志东,就不给人一点面子!脸蛋漂亮怎么了?不就一花瓶,花瓶砸了,就什么都不是了。想张志东一个大市长怎么就看中这么没素质的女人?枝子甚至想,她如果再过分的话,就拉李向东走,张志东怎么了?大市长怎么了?我枝子才不用看你脸色,李向东才不用看你脸色!

李向东见枝子一脸阴气,笑着说:“小倩是嘴上厉害,心里不藏事,没什么坏想法。”

张志东对小倩说:“第一次见面,也不怕人家讨厌你。”

小倩说:“我又没说她。”

张志东说:“你说李向东,不就等于说她吗?”

小倩对枝子说,我刚才并没有说你,一点说你的意思也没有。我话里的意思是,李向东太让我失望了。

她说,当着他们的面,我也敢说,其实他们也知道,以前我喜欢过李向东,追过他,在市县追,又追到地级市,追到临市,他都不理我,碰都不碰我。这样的男人,你觉得怎么样?她几乎就是我心目中好男人的偶像。但是,没想到,突然,他带了一个女孩子站在我面前。

她说,张志东,不是我说你,肯定是你把李向东带坏的,你们是老同学,是好兄弟,人家本来没那么坏,跟你接触多了,在你的领导下,也跟着学坏了!

枝子完全愣了,没想到李向东和小倩以前还有那么一层关系,听小倩这么说,倒还真觉得李向东是一个很不错的男人,一个那么年青漂亮的女孩子,一路追得那么苦,换了别人,不喜欢也要占点便宜,不占白不占。那时候,李向东可能还没和杨晓丽在一起,他竟能守得住自己,这还能怪小倩今天不对他失望,不对他发脾气吗?

不过,枝子想,我追得就不苦吗?我几乎是所有的肮脏的手段都用尽了。这么想,枝子便有了一种优越感,即使他结婚了,我还是把他追到手了。这可是要比你困难几百倍!

李向东笑着说:“这世界哪有谁带坏谁的?你觉得,你和张志东在一起是坏事吗?是坏事你们还在一起那么多年?”

他说,今天,我非常高兴,原来我在你小倩心目中的形像这么高大。早知道,就不带枝子过来了,破坏了我美好光辉的形像。

四个人这才坐下来喝茶。

小倩问枝子:“你不怪我吧?”

枝子笑着说:“我怪你什么?他们是好兄弟,我们就是好姐妹。”

小倩问:“你大还是我大?”

枝子说:“当然是我大,我应该叫你小妹妹。你这么水灵,二十?二十二?。”

小倩笑,说:“你别逗我开心了,快三十了。”

枝子说:“看不出来,一点看不出来。”

小倩说:“该你叫我姐吧?”

枝子笑笑说:“我满三十。该你叫我姐。”

张志东却问,你们怎么搞在一起的?枝子回过头来,笑着说,怎么搞在一起,多难听?我们是彼此相爱。张志东连连点头,说,彼此相爱,彼此相爱!枝子说,要是我说,从我们认识那天开始,你信不信?张志东摇摇头,枝子说,完全可以从那时候算起,因为,我一看见他,就想这男人一定是我的。张志东笑了起来,说,一见钟情不奇怪,但一定是你的,就太厉害了!李向东说,别乱说!枝子说,你别打断我。她说,好多话我一直憋在心里,不敢跟人说。今天有这个机会,我要好好说一说,好好渲泄渲泄。她说,张市长有兴趣听吧?小倩妹妹有兴趣听吧?

张志东说:“你说,别管他。”

小倩说:“你有什么就说什么,我这里不设防。”

枝子想说,小倩妹妹,你刚才说追他追得很苦,我不知道你有我苦,但我相信,我比你还苦。然而,想了想,觉得这话张志东听了会不舒服,所以,就省略不说了。

她说,他一回市县当书记,我就来了,你们算一算,快一年了,这一年,我就一直在追他,但我不敢明追,他和杨市长在一起,这是大家都知道的。我想跟她争跟她抢,但是,我不敢,我要跟她争,跟她抢,还能在市县呆下去啊?

她说,我对他说,我什么都不要,名份不要钱财不要,只要他愿意跟我在一起就行,我已经很低下了,都送上门了,说得难听一点,都在床上躺着了,他竟然还不要。

张志东说:“李向东,你也太不够意思了!你早应该告诉我,让我这大市长出面,看他敢不要你?”

枝子笑着说:“我骂他是太监!骂他不是男人!真的这么骂过他。”

她说,我知道自己不是漂亮的女孩子,但也还不丑吧?也还说得过去吧?像我这样的女孩子,只要愿意,多少人抢着要?特别是在官场上混的人,谁不想做副省长的乘龙快婿?

小倩双眼瞪得大大的,想这女孩子原来是副省长的女儿,难怪张志东也不想要自己得罪她。

枝子继续说,你们不知道,他结婚的时候,我有多痛苦?在他和杨晓丽婚礼上的那张幕后大型彩色喷画,他们很亲热合影的那张画,是我的公司制作的。制作草图的时候,我不知撕了多少张,不是制作的不好,是太好了,我气不过,那个电脑设计师,交给我,看得心里有气,就撕了,吓得那个设计师以为我不满意。

她对李向东说:“你可别告诉你们家杨晓丽!”

李向东说:“我傻了?这些话能告诉她吗?”

张志东说:“后来呢?”

枝子说:“后来,他想把我介绍给汪秘书,想直接就把我踢出去了。”

张志东问:“那时候,你们是什么关系?”

枝子说:“说不准,忽冷忽热的。”

李向东说:“应该没有什么关系吧?”

枝子反问道:“没有吗?”

李向东脸色阴了,用眼光制止她,担心她说顺了口,把非典那一次说了出来。枝子也会意,说,不说了。今天应该高兴!她推了李向东一把说,是不是应该高兴?经过那么多曲折,我们总算走到一起了,以前那些不算。准确地说,从今天开始,我们正式走到一起了。

张志东说:“我先以茶代酒,祝你们新的一年恩恩爱爱。”

枝子说:“不要这么说,恩爱是他跟他们家杨晓丽的事,我只能说开开心心。我们在一起,开开心心就好!”

张志东说:“李向东,你捡到宝了,听听这话,看得多开,多懂得为你着想?不仅为你着想,还为你们家杨晓丽着想。”

小倩扁了扁嘴,心里很不高兴,想这不是在说我吗?不是说我不体谅你,不理解你吗?说我小倩不懂事,总要缠着你吗?但她不好再发作了。

(继续三更求花。这么冷的天气,码字码得这么晚,总得鲜花鼓励鼓励吧?鲜花啊!)

喜欢官途请大家收藏:()官途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官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怎么了东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怎么了东东并收藏官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