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天,枝子一早就接到了小倩的电话。小倩叫她猜她在哪?枝子说,不用猜也知道你在市县。小倩说,你还挺厉害的。那你猜,我在市县哪个方位?枝子说,总有点提示吧?小倩说,没有提示。枝子说,没有提示就不猜了。小倩便说,离城区半个小时的路程。枝子说,东啊、西啊、南啊、北啊?小倩说,那还不等于告诉你了?枝子问,你是公事还是私事?小倩说,公事。枝子又问,跟我有关的?枝子说,也算有关吧?枝子便笑了,说,你在海边镇。小倩说,不对,不对。又说,你真的好厉害啊!怎么就知道我在海边镇?

枝子说:“你一定是去海边镇采访,一定是听说我在哪搞的什么工程,所以,想起我了,就打电话给我。”

小倩说:“真服你了,全被你说中了。我现在在镇政府采访汪书记,他提到了沙雕工程,提到了你,我就打电话给你了。”

她说,我们正准备看那沙雕工程呢!你来不来?

枝子说:“算了吧?我赶去那里,你们还不都看过了,去也没意思了。”

小倩说:“我们可以等你,你到了再一起去。”

枝子说:“哪不影响你们工作了?”

小倩说:“影响又怎么样呢?影响就影响了。”

她悄悄说,有书记夫人陪我们,我们干劲不是更足吗?

枝子说:“你乱说什么?让人听见了。”

小倩说:“听见怕什么?我说的可是事实!”

枝子说:“事实也不能乱说啊!”

小倩说:“你过来,我就不说了,你不过来,我还要说,先让海边镇人民都知道。”

枝子说:“我马上过去,过去撕烂你的嘴!别以为你是大市长夫人我就怕你。”

两个女人便嘻嘻哈哈笑起来。

由于市县发展镇级经济成了地级市的典型,海边镇是典型中的典型,偏又是海边度假区,春节一过,天气渐渐回暖,海浴场临近开放了,地级市电视台便想做一组电视新闻片,一则报道镇级经济发展的成果,一则宣传这个冬季海边镇抓建设,度假旅游区发生的新变化。小倩做为主持人,便随一个摄制组来海边镇采访。听了汪书记的介绍,便想见见枝子。

小倩是很想与枝子接触的,不仅因为她是副省长的女儿,还因为彼此身份相仿,许多欢与乐悲与哀都有同感都能说,因此感觉孤独的时候,小倩总会打电话给她,两人煲起电话粥便没完没了,便越说越觉贴近,越说越投缘。

枝子赶到海边镇时,汪秘书正带着小倩他们在度假区拍镜头。小倩本是拿着麦克风在作节目的,一见枝子,也不管摄影机的镜头对着她,就奔了过来,就跟枝子拉着手,转着圈儿跳。

她说:“你想死我了,你也不来地级市看看了。”

枝子喜欢寂寞的时候跟她煲电话粥,无所不谈,却不喜欢跟她在一起。前两天,小倩还叫她去萄京呢!她能跟她去那种地方吗?她只能推说忙,说自己生意放不下走不开。

小倩说:“是了,是了,你很忙。我今天才知道,你原来这么厉害,这度假区都快成你的天下了。”

枝子说:“你还乱说?这度假区怎么就快成我的天下了?”

小倩说:“你别不承认,你不承认也不行,汪书记都告诉我了。这里的广告牌都是你的,方家村的沙雕群也是你的。”

枝子说:“这个汪书记,怎么这么口疏啊?什么都向外说!”

这么说时,她一点不气恼,反倒有几分得意。她对不远处的汪秘书喊,你过来,你说说,你还说我什么坏话了?汪书记说,我哪会说你什么坏话啊!小倩跟汪秘书也很熟,便问,快说,快说,她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丑事?汪秘书可能想起自己曾对枝子的非份之想,脸红了,说,枝子老板会有什么丑事。她来我们海边镇倒是为我们做了许多好事。小倩说,你是不敢说吧?我看出来了,你还有很多事没敢说,是不是不敢得罪她?怕她在李书记那告你的状?枝子见小倩话说得过分了,忙拉了她一把,说,你说的什么话?我哪有那本事?哪敢在李书记那告他的状?我要见李书记,都很难得一见呢!小倩愣了一下,也意识到自己像是说漏嘴了,就给枝子扮了一个鬼脸。这时候,摄影组的人叫小倩,要她过去录像录音,她便匆匆过去了。

枝子问汪秘书:“你没对他们乱说什么吧?”

汪秘书说:“我说的都是实话。”

枝子见汪秘书并不明白她的意思,就说:“你没跟他们说,我的身份,我从哪来的吧?”

虽然小倩知道,但总不能让那些人都知道吧?

汪秘书说:“我怎么会说这样?我只是说,你是从省城来我们市县做生意的,给我们海边镇带来了新理念,新创意,让我们明白了宣传和炒作的真正含意。”

枝子问:“就这些?”

汪秘书说:“就这些。”

枝子放心了,笑嘻嘻地说:“你对我的评价太高了吧?”

汪秘书说:“不高,不高!”

枝子就丢下汪秘书去看小倩录制节目了。

小倩站在度假区新建的小广场前,对着摄像机的镜头,拿着麦克风,介绍海边度假区这个冬季发生的巨大变化,并预计,随着新一年度假旅游旺季的到来,海边度假区将以崭新面貌迎接八方来客,从而,有效地促进海边镇各项经济指标的快速增长。

这会儿,小倩不再是枝子看到的那个小倩了,海风吹飘扬了她脖子上那条粉红色的丝巾,映着她那张漂亮的脸儿多了几分娇艳。神情有点儿冰,却冰得很有几分职业女性的高雅。枝子看得心里感叹,想小倩这会儿真是一个了不起的女孩子,想这么了不起的女孩子,谁又知道她却扮演着地下情人的角色,心里竟隐藏那么多非健康的扭曲呢!

小倩录制完节目后,枝子禁不住给她鼓掌。小倩说,你别在这起哄好不好?枝子说,我怎么是起哄啊?你都快成我心中的偶像了。小倩说,我哪有资格成为你的偶像?她咬着枝子的耳朵小声说,你心中的偶像是李向东!枝子白了她一眼,说,你又来了?是不是以为我不会撕了你这张嘴?小倩说,你敢?你就是碰碰我这张脸都不行!枝子说,知道你厉害,知道你那大市长比李向东的官大了。小倩说,你想哪去了?我张脸是电视台的,有点什么冬瓜豆腐,怎么录制节目?

一个貌似编导的人跟汪秘书商量了几句,便招呼大家上车。小倩对枝子说,我坐你的车吧!枝子问,这是去哪?小倩说,去那个什么村,去你的沙雕工程拍镜头。两人上了枝子的车,小倩便问汪秘书怎么回事,说汪秘书见了你,好像挺不好意思的。她说,你没看出来吗?我怀疑他暗恋你呢!

枝子笑起来,说:“暗恋你的死人头。你想像力真够丰富的。你怎么就不认为,我们谈过恋爱呢?我们曾经是一对恋人呢?”

小倩嘴张得大大的,看着枝子说:“难怪了,难怪你怕他说你什么了,原来,你是怕他把你们以前的事说出来。”

枝子踩了刹车,笑得趴在方向盘上,说:“你啊你啊!怎么这么相信人,怎么什么话你都信。我就是随便说说,你就当真了。”

她说,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和李向东,我怎么会跟汪秘书恋爱呢!

她说,他追过我,差点还被他追上了。那时候,李向东不理我,我差点一狠心,就同意他了。

她说,知道是谁要把我和他拉在一起吗?是李向东。为了避开我,他竟想出这么个馅主意,想要汪秘书跟我谈恋爱,想要汪秘书来缠着我。汪秘书本也不想,但又不得不听他的,就把这事当成一项政治任务了。搞得现在大家见了面,都有点儿尴尬。

小倩说:“你们还有这么多古怪事啊!哪一天,你要慢慢告诉我。”

枝子说:“我们的事多得说也说不完。”

小倩说:“也有我那时候追他那么曲折吗?”

枝子说:“不敢说比你那时候曲折,但应该也不相上下。那时候,心里别说有多苦了,常常苦得一整夜一整夜睡不着,苦得真想闯到他家里去,要他给个理由。现在回想起来,倒觉得挺有意思的,有一种苦尽甘来的感觉。”

小倩脸上就有些儿不好看了,说:“你还算把他追到了,我却是无功而返。”

枝子心里跳了一下,忙收敛了笑。

(鲜花鲜花鲜花!)

喜欢官途请大家收藏:()官途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官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怎么了东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怎么了东东并收藏官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