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天,小明一直都在关心地注视着杨晓丽,下乡了解参加手工展的项目时,他始终跟在杨晓丽身边,检查会场工作时,他紧随杨晓丽左右,下班了,回家吃了晚饭,他还借故回办公室,见杨晓丽没回市县,就过去问,是不是出去散散步?他劝她不要把自己关在屋里,说,这时候,散步对身体好。杨晓丽疑惑地看着他,她怀孕的迹象还不明显,想小明应该还知道。他忙掩饰说,不是有饭后一百步的说话吗?吃了晚饭散散步对身体好。

杨晓丽便问:“你好像有点古怪?”

小明脸红了,说:“要不,我们去酒吧坐坐?”

这么说了,他又觉得这是个馅主意。杨晓丽怎么可以去喧闹的地方呢!他补充道,还是散步好。

杨晓丽说:“我今天累了,想早点休息。”

小明这才意识到,今天下乡走了不少的路,就说,那我就不打扰了。然而,他便泡在办公室跟杨晓明网聊。”

小明说,你姐没事。

杨晓明,没事就好,你可得给我盯着。

小明,你担心什么?

杨晓明,这还用问吗?

他已经把杨晓丽怀孕的事告诉了小明。他说,女人在这个时候是最脆弱的,说李向东又被那个狗屁大市长贪污腐败的事牵连了。谁知我姐会怎么想的?一个想不通,我担心她会干傻事。

小明,你这担心也太多余了吧?你姐是那么脆弱的人吗?

有些事,在某个层面无人不晓,但在另一个层面却不为人知。因此,杨晓明并没有把李向东和枝子的瓜葛告诉小明。小明只是知道,李向东被张志东牵连,正在规定的时间,规定的地点向组织上交代自己的问题。

小明,你姐夫没问题吧?

杨晓明,我姐夫会有什么问题?他是个好官,不会有事的,只是那个狗屁大市长是他大学同学,有些事不得不向组织说清楚。

小明,我也觉得,姐夫不是那种贪官。

杨晓明,所以,你要照顾好我姐,不能让她有什么闪失。

小明,我天天守着她行了吧?

杨晓明,你在哪上网呢?

小明,在办公室。

杨晓明,我还以为你在家里呢。不过,你这也不行,你就不能叫她出去散散步?女人怀孕的时候,散步是最好的运动。

小明,她不去。今天她下乡走了好几个地方,运动量够大的了。

杨晓明,你们那些乡路好不好?不会坑坑洼洼的,像坐手扶拖拉机吧!

小明,你也太小看我们江边市了。我知道你,我们江边市的路是地级市最好的,你们市县那穷地方,乡路才坑坑洼洼的,还有很多泥沙路呢!

杨晓明,好了,好了。不跟你闲扯了,反正,我把我姐交给你了,她要缺一根汗毛,我也找你算帐!

小明虽然觉得杨晓明紧张得过了头,但还是觉得自己有义务关心杨晓丽。

这会儿,他就随着杨晓丽检查那舞台的搭设进展情况,因为他只是随从,并没像杨晓丽那样站在舞台上,而是在舞台下面蹓达,杨晓丽接电话的时候,走到舞台边,他便从舞台下往上看。这一看便发现那红地毯比舞台宽出了十几公分,忙走过去想把这情况告诉杨晓丽,然后,她就一脚踏空了,就见她身子在摇晃,就听见她在那尖叫,小明跨步冲过去,双手托住了她那踏空的脚。

好在,杨晓丽只是半踏空。

如果是全踏空,小明就是反应再快,杨晓丽也摔下来了。

舞台上有人扶住了杨晓丽。

有人问,没事吧?杨晓丽喘着气说,没什么?她问,怎么回事?她很清楚,自己离舞台边沿还有一些距离的。知道那红地毯比舞台宽出十公分时,杨晓丽脸色都变了,问,你们这是怎么搞的?你们这是在设陷阱,要领导往这陷阱里踩,要领导从舞台上摔下去。

她问文化局长:“这舞台是谁负责的?”

文化局长说:“是某某广告策划公司负责的。”

一听广告公司,杨晓丽的火更大了。她说:“这广告公司什么水平?为什么让他们承建?招标了吗?”

文化局长脸色变青了,说:“一直来,一直来都是由他们承建的。”

那广告公司的老板也在场。凑巧那老板也是个女人,只是年纪要比枝子大许多。她道歉说:“我们的工作没做好,请杨常委多多原谅。”

杨晓丽说:“这不是原谅不原谅的问题,这是要出大事,要出人命的问题。”

她不想跟那女老板再说什么。她觉得,跟那女老板说话有失自己的身份,就像现在要她跟枝子说话一样。她对文化局长说:“事先为什么不检查?”

文化局长忙推卸责任,说:“我交代过的,要他们先检查一下的。”

杨晓丽问:“你交代谁了?谁负责这舞台的检查落实?”

没人敢挺身而出。

杨晓丽环视了一眼其他人,指着文化局长说:“你看看你的兵,都熊成什么样?出问题了,竟没人敢站出来承担责任!”

她说,这事一定要追究责任。这是一种什么工作态度?

她看了那老板一眼,说,广告公司那么多,为什么不找一家高水平的广告公司,为什么不找一个认真负责的广告公司?这其中有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原因?”

文化局长虽然觉得杨晓丽有点小题大做,但想想,刚才的有惊无险,想如果不是小明主任在舞台下面托住她的脚,还真出大事了,忙就点着头说:“一定,我一定查清楚这事,一定给你一个明确答复。”

杨晓丽的手机又响了起来,她直接按了拒接键。

她对文化局长说:“你们自己先自查一遍,再不能出现类似问题,一点小问题也不允许再发生。”

一边说,一边下了舞台,招呼小明上她的车,再去下一个检查地点。

李向东不知杨晓丽这边发生了什么事,急得直冒冷汗,忙在街上拦了一辆的士往江边市赶。他打电话给老江书记,问,杨晓丽还好吧?杨晓丽没出什么事吧?老江书记“哈哈”笑,说,你这家伙,一出来就找老婆了,你放心吧!你老婆好好的,我把她当国宝一样保护着呢!李向东把刚才的事一说,老江书记也紧张了,忙打电话给杨晓丽,杨晓丽虽然意识到老江书记这电话多少有受李向东指使之嫌,还是不能不接。

杨晓丽说:“我没什么事。”

老江书记说:“你没事怎么不接电话?”

杨晓丽说:“我就是不接他的电话。”

老江书记笑了起来,说:“你们这不是耍我吗?你们两公婆闹矛盾,却拿我来撒气。”

他问,你现在在哪?马上来我办公室。杨晓丽说,我正在检查手工艺展的落实情况,还走不开。老江书记说,走不开也要来。杨晓丽说,你不能那么霸道吧?老江书记说,我从来没对你霸道,今天,就要对你霸道一回。你不会连我的话都不听吧?杨晓丽能不知道老江书记为什么这么霸道吗?李向东一定去他那了,所以,他也要杨晓丽赶过去。他要做和事佬,调解她和李向东之间的矛盾。

她知道老江书记是好心,但这可能吗?她杨晓丽和李向东的矛盾还能调解吗?

她打电话给李向东,说,我再一次郑重地告诉你,我和你的事结束了,你再怎么努力也没有用!她说,你别到处搬援兵,别自己搞得自己下了台,到时候说我不给你面子。

(鲜花鲜花鲜花!)

喜欢官途请大家收藏:()官途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官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怎么了东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怎么了东东并收藏官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