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人领导小组会议结束前,李向东对黄说,你辛苦一下,加加班,把大家的意见形成书面材料,明天,我就向赵书记汇报,争取他的支持!他说,这事宜早不宜迟。他看了大家一眼,补充道,这个方案是大家制定的,可以说,也是大家的意见!

钟市长很清楚,李向东这话是针对他的,在五人中,他是最有可能不同意这个“八方支援”方案的。他说:“这是大家的意见,也是集体智慧的结晶。如果有什么问题,大家都应该共同承担责任。”

老邝说:“钟市长说得对,要共同承担责任。”

老钱和黄都连连点头。

李向东很宽慰地对大家笑了笑,说:“真有责任,也不用你们承担。”

他担心的是,如果,这只是他个人的意见,责任就大得他承担不起了。最后,他宣布道:“除了黄,其他人都回去休息吧!”

大家便陆续离开李向东办公室,钟市长迟豫了一下,到底还是跟老邝他们一起出去了。

办公室只有李向东的时候,他看了看时间,便打电话给杨晓丽。

他问:“还好吧?”

杨晓丽说:“我能好吗?难道我良心都被狗吃了,死了亲弟弟心情还好得不得了?”

李向东沉默了一会,问:“你现在在哪?”

杨晓丽说:“你这是明知故问。”

白天,她曾给过他电话,告诉他,今晚她不回市县。江边市的手工艺展不仅白天有活动,晚上也热闹纷呈。她说,今晚,你要不想呆在办公室,可以回去过夜。然而,李向东想的不是回家,而是要证实她是不是真在江边市。他打她手机前,曾打过她办公室固定电话。那电话没人接。

李向东说:“这时候,你怎么还呆在江边市呢?你妈和弟媳没事了吗?你应该回来陪她们。”

杨晓丽说:“你别假好心,有没事与你无关,陪不陪是我的事。你要没其他事,我挂了。”

李向东忙说:“你就那么忙吗?晚上也走不开?”

杨晓丽说:“你这是无理取闹,没话找话说。”

李向东“嘿嘿”笑说:“我跟老江书记说说,让他找个人替替你。晚上应该没太多事吧?晚上找人替替你总可以吧?这样,你可以回来陪陪你妈和弟媳,你表妹和虹虹毕竟是外人,总没那么贴心。”

杨晓丽说:“我的事不用你管。你知道吗?现在不用,以后也不用。”

说着,她便把电话挂了。

李向东知道杨晓丽果真是在江边市,只是不在办公室。他打电话给司机,叫他载他去江边市。他已经谋划好了,如果,在江边市,在杨晓丽的办公室,她会有许多顾虑,决不会像在家里那样大吵大闹,更不会把他赶出门。他想,只要他还给她下跪,还死皮赖脸地胡搅蛮缠,她就是对他有再大的怨恨,也会被他消磨得干干净净。

司机把李向东送到江边市府大院,他就叫司机回去了。他告诉司机,明天一早,先去黄那拿那个“八方支援”的方案再来接他,然后,载他去地级市委。这一刻,他对化解自己和杨晓丽之间的矛盾,是充满信心的。

大约是晚上十点了,江边市委大院很静,只有灯光在闪烁,树枝叶在摇曳。值班的保安是认识李向东的,从值班室里出来,见李向东下了车,便对他笑了笑。李向东客气地说,你好!他像是没话找话说,杨常委刚回来。李向东抬头看了一下宣传部那幢楼,从这里望过去,可以看到杨晓丽办公室的位置,果然见窗门亮着灯。李向东再次打电话给杨晓丽,电话响了好久,她才接。

她问:“又有什么事?”

李向东笑笑说:“你不在办公室,我总放心不下。”

杨晓丽说:“谢谢你对我的关心。”

李向东说:“这也是应该的吗?”

杨晓丽说:“你不觉得太迟吗?你如果不是干了坏事,会这么关心我?”

她说,你这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她说,你别再枉费心机了。有这闲工夫,不如多关心灾区的事,多为灾区老百姓干点好事实事。

她说,你别再不知羞耻给我电话,我不会被感动的。我对你李向东早就麻木了,心死了。

李向东问:“你说我是上你办公室,还是一直站在楼下等着?”

杨晓丽愣了一下,似乎不相信他的话,说:“你就站楼下等好了。”

李向东说:“那好,我就一直站到天亮,等老江书记上班的时候,我叫他请我喝早茶。”

说完,他便挂了电话。

杨晓丽心儿一跳,想李向东不会真就在楼下吧?想这李向东不要脸起来,多猥琐的事都干得出来。这么想,她忙就拉开办公室的门,站在走廊上往下张望,果然,就见楼下的树荫里站着一个人,尽管那里光线很暗,但那个死家伙的身影,只要在杨晓丽面前一晃,她也认得出来。

当时,杨晓丽真是又气又恨,就打电话给他,说,你想干什么?你是不是觉得我还不够丢人?说你别以为,你跑到这来,我就会让你进门。她说,我告诉你,你怎么来的,还给我怎么回去。

李向东说:“我怎么回去啊?你要我走回去吗?”

杨晓丽问:“你的车呢?”

李向东说:“我的司机已经开走了。”

杨晓丽说:“打的回去!”

她几乎是在咬牙切齿,然而,楼下的李向东看得真切,她虽然返身走进了办公室,也把门带上了,但那门并没关严实,有一丝儿光从门缝里透了出来。他上去轻轻一推,那门就开了。

杨晓丽坐在大班椅上看报纸,理都不理他。

李向东知道她那只是做做样子,此时的心情,她能看清报纸上的字吗?回身关门时,他很得意地笑,想自己已经成功了一大半。

他问:“你刚才上哪了?”

杨晓丽说:“你管得着吗?”

李向东笑着说:“手工艺展那么晚才结束啊!”

杨晓丽说:“早结束了好不好?你以为,我留在江边市就只是为了工作?”

她说,你太自我感觉良好了。

她说,我坦白告诉你,在江边市,有很多男人围着我杨晓丽转,我招招手,他们就会扑上来。以前不是有黄闲从吗?不是有澄副书记吗?别以为就你李向东讨女人喜欢。

她说,如果,不是明天一早要开常委会,我现在还没回来呢!说不定,我还会在外面过夜呢!

李向东差点没笑出来,他能不知道她那说的是气话吗?他走近办公桌,伸手拨拉开她的报纸,说,这报纸好看吗?这报纸都说了什么?杨晓丽便随手把报纸甩到他身上了。本来,她是想把报纸甩到他脸上的,只是那报纸轻,不受力。

杨晓丽站了起来,狠狠地说:“你离我远一点。”

显然,她刚洗了澡,穿着松宽的睡裙,许是没有戴胸罩,手里一使劲,那挺拔的胸,便像两只大白兔很不安份地甩,清晰可见那尖尖儿在很诱人地画着圈圈。

李向东看得双眼都直了,心里腾起一团火,很燥热地烧起来,要知道,他已经许久许久没近女色了。当时,真就想紧紧地攥着那一对不安份的大白兔。

杨晓丽太了解李向东,他只要有个风吹草动,她就知道他想要干什么。她又羞又气,满脸涨红,却压低声音说:“你别以为,我让你进来,就原谅你了。别以为,你能进来,就可以乱来。”

(明天开始每天更两个章节)

喜欢官途请大家收藏:()官途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官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怎么了东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怎么了东东并收藏官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