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在坎坷的小路上奔驰,一点也不显吃力和太颠簸,本来,这四驱越野车就马力大,防震性能好。

李向东问:“知道为什么要你甩掉那辆车吗?”

司机很老实,说:“知道一点。”

虽然知道这司机和前司机不同,李向东还是叮嘱了一句,别跟外人说。感觉司机看了他一眼,忙又不好意思地补充道,我知道你不是那种人,但这事非同小可。

司机平静地开着车,说:“到了宽县,我把车开去武警中队。那里我熟。”

他说,武警中队离县政府大院不远,有事给我电话,我很快就能到。

他说,那人就算追来宽县,在县府大院找不到你的车,也不敢断定你就在宽县。

李向东点点头,想一个好司机,能为领导省很多事!

前司机能跟这司机比吗?如果,前司机遇到这事,别说他能不能甩掉枝子,能不能考虑到把车藏在某一个地方,就是他那总叨叨不停的嘴,那百事都晓的心态,一转眼工夫,就会传像满城风雨了。

李向东问:“结婚了吗?”

这么问的时候,他觉得自己很失职,司机已经跟了他那么多天,自己还一点不了解他的家庭情况。一个领导,不能只希望手下,包括司机对自己尽忠尽职,也要多为他们着想,有时候,还要帮他们解决一些切身问题。

司机脸却红了,说:“没有。”

李向东又问:“有女朋友了吗?”

司机便支支吾吾。

李向东说:“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有就有,没有就没有。”

司机“嘿嘿”笑,说:“有。”

李向东问:“青山市的?”

司机说:“在老家。”

李向东便觉得奇怪了,说:“你怎么不把她接来?”

司机说:“她在老家有工作。”

李向东说:“在青山市就没工作了?”

司机便不说话了。李向东马上就知道自己这话问得太没水平,你李向东当然不把一份工作看成是什么大事,但一个刚退役武警,一个普通司机,要想给自己的女朋友在青山市找到一份工作却是件天大的难事。

他问:“她在老家是干什么的?”

司机说:“在医院工作。”

李向东说:“应该是护士吧?”

他想,这年纪,也只能是护士了,当医生大夫,现在应该还在医学院没毕业呢!

司机点点头。

李向东觉得跟司机说话很累,你问一句,他答一句。他只好发挥自己的想像力了,说,你们应该是竹梅青马,你当兵了,她进了护士学校。你退役了,她进了医院。他说,我有一点不明白,你也算是城里人,退役后为什么留在青山市不回老家?这么两地分开总不是办法。

司机说,女朋友是中专毕业,初中毕业上的护士学校。他当兵那年,她就毕业参加工作了。他说,虽然老家也是城市,但没法跟青山市比,青山市在广东是边远贫穷地区,但跟他老家比,还是挺现代的。他说,如果退役回老家,他未必能在老家找到工作,没有工作,他觉得配不起女朋友。

李向东笑了起来,说,那有什么配不配的?只要两人相爱,她就不会计较这些。他说,想过以后怎么生活吗?就这么两地分居?司机脸又红了,说,也不知她会不会嫁给我。

李向东看了他一眼,问:“你不会是单相思暗恋吧?”

司机急了,说:“初中我们就恋爱了。”

他说,我的成绩一直很好,跟她恋爱后,成绩就下来了。她说,是她把我害了,要不,我就能考上大学了。

他说,我刚当兵时,她参加了工作,还寄过钱给我。我叫她把钱存起来,说我有钱,说现在当兵不像以前那么穷了,她才没寄的。

他说,我退役前回过一趟老家,是春节,春节两家人走动,两家老人在一起都谈我们的婚事了。她说还不急,还要再等两年,说是等我在青山市安定了,说是最好我把她弄到青山市了,才跟我结婚。

李向东问:“你怎么答她?”

司机又支支吾吾起来。

李向东说:“你爽快点?我真怀疑,你嘴这么笨,怎么初中就会谈恋爱了?我大学毕业,还不知谈恋爱是怎么回事呢!”

司机说:“我老实说了,你可不要生气。”

李向东说:“我生什么气?有我的事吗?”

司机说,我不是留在青山市府车队吗?不是要给领导开车吗?我想,如果遇到哪个好领导,可能会帮我解决这个问题,会把我女朋友调到青山市来。他说,听说我要退役了,她一定要我回老家,说我不回,就跟我断关系,我能回吗?我回去让她养我心不甘。我没办法,就胡乱编了这个理由稳住她。

李向东笑了笑,说:“你心里的花花肠还真不少。”

他说,这个事,我帮你想想办法,但不能急,等我情况了熟悉再说。

他说,不一定能调到青山市,调到其他县(市)把握性会大些。

司机憨厚地冲李向东一笑,说:“能调来就行,总比在老家近得许多。”

他补充了一句,说,我就知道你是好领导。

李向东说:“你别高兴得太早,更不要骄傲。”

许多领导的司机本都是很老实规举的,但因为经常得到领导的关照,渐渐才发生变化,越是得到领导的关照多,越就变得不可一世了。李向东不想自己的司机变成那种司机。对他本人不好,对他李向东也不好!

刘书记的电话打进来了,问他到什么地方了?司机告诉李向东,还有半个小时就到了。刘书记不放心地问,李常务市长这次来,不会真就一点任务也没有吧?

李向东说:“没什么具体事,就是想看看你们的工业现状。”

上次去宽县,时间都在路上耽误了,只是听了一些口头汇报。这次,李向东想实地看看。刘书记说,我们这地方能有什么工业啊?林场倒有几个,但那都是私人性质的。李向东问,青山市各县(市)的水力发电站不是很有些规模吗?你们宽县不会例外吧?刘书记说,那些小水电发力站有什么看头?都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建的,设置早残旧了,一个个老牛拉破车,奄奄一息,而且还很分散,都在深山里。李向东说,找一座近的看吧!有一定规模的。刘书记问,你不是想要改造我们的小水电吧?他说,真要是这些,我可就感激不尽了。我们宽县这种穷地方,如果没有那么几座小水电,县财政的盘子就转不动了。如果,你能帮我们改造这一座座小水电,提高它的发电量,这对我们来说,可是一大福音。他说,你这路子选对了,对我们宽县来说,像别人那样招商引资发展工业几乎就是一句空话,但抓住这小水电改造,却是发展我们宽县的一个有力的抓手。到底是珠三角地区来的领导,一眼就选中目标了,找到了我们宽县发展工业的切入点了。

李向东说:“你这可有点讨好领导拍马屁之嫌了。我说过要改造你们的水电站吗?就是改造,也是你这县委书记出钱出力。”

刘书记问:“市里就没有一点支持?”

李向东说:“银行有贷款,你可以去银行贷款。”

刘书记说:“小水电那点收益,还不够还银行贷款利息。”

李向东说:“不是不够还吧?是担心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吧?”

刘书记愣了一下,“哈哈”笑起来,说:“一针见血,一针见血!”

(鲜花鲜花鲜花!)

喜欢官途请大家收藏:()官途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官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怎么了东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怎么了东东并收藏官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