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这个连带事件在李向东还没到二河市,就已经发生了,得知台商老板的儿子失踪后,许多家长便纷纷要求追究学校的责任。或许,这些家长从公安干警调查案情时,太过刻意要了解清楚台商儿子是在校内失踪,还是在校外失踪,因此,给他们传递了一个信息,学校在这起失踪事件中,应该承担什么责任?

学校的态度确实让他们担心。

发生了这么严重的事件,学校不是如何反省自己,如何汲取教训,思考改进工作中存在的不足,而是想方设法推卸自己的责任,一味强调,失踪学生是在校外失踪的。

对这样的学校,家长能满意吗?能放心把孩子交给他们吗?设身处地想,如果失踪的是自己的孩子会怎么样?这次,失踪的不是你的孩子,但学校不改进,难保以后不会再发生类似事件,难保下一次失踪就不是自己的孩子?

有人说,一定要调查清楚,这孩子是在校内失踪的,还是在校外失踪的。如果,在校内失踪,一定要追究学校的责任!

有人说,不管在校内失踪,还是在校外失踪,学校都应该承担责任。

这部分人认为,即使孩子在校外失踪,那也是学校的原因,家长已经把孩子送到学校了,只是你的校门没有打开,才把孩子隔在门外的。再说了,校门外就不是你学校的范围吗?搞环境卫生,还要求门前三包呢?在你的三包范围内发生的事,你学校能没有责任吗?

渐渐地,后一种意见占了上风,孩子的失踪,与学校有直接的关系,学校必须承担责任!因此,后来即使知道这是一起绑架案时,知道那孩子在校外被绑架时,大家还是一致要求学校承担责任。

这对家长,对他们的孩子太重要了。如果,这么严重的事件都不能触及学校的灵魂,学校会有所改进吗?他们的孩子会安全吗?

有人很热心地组织一群学生家长自费从城区前往台商老板城郊的庄园,去探望抚慰被绑架的孩子和他的家长,同时,强烈要求他们据理力争,向学校讨还公道,只有讨还公道,才能触及学校的灵魂,才能迫使学校实施改进。

台商夫人很犹豫,知道台商老板不会同意她干这种太出风头的事,不会同意她干这种类似于与政府过不去的事。她说,我们家男人不在,说等我们男人回来了再拿主意。她想,自己的男人不知什么时候才回来,想这些人总不会在这里一直等到他回来吧?

有人便说,其实,这对你们有钱人来说,是一件好事,只有学校改进了,才有可能杜绝绑架案再次发生,否则,如果再发生绑架案,受害的仍然是你们这些有钱人。

有人说,这不仅仅是你一家人的事情,这是全校所有家长和孩子们的事情。我们不是要你与政府作对,只是要你向学校提出加强有效的管理措施。

有人说,我们这么多人支持你,是因为,也涉及到了我们的利益,我们需要你作为受害人的家长,为我们所有的家长讨还公道,要学校,乃至教育部门高度重视孩子们的人身安全。

台商夫人被大家抬到了一个非常高的位置。

一直都很感卑微的她第一次感觉到自己在大家眼里有多少重要,她想,她这不是为自己,她这是为大家。她不要学校给予他们家什么赔偿,只是希望学校能像大家要求的那样加强学校甚至于学校周边的管理。

如果说,台商夫人加入这个队伍时,还有些儿犹豫的话,当她在众拥下来教育局的办公大楼时,却一点也不犹豫了。她心里涌动的是一种高度的责任感。

她一点也没想到,在她到来前,这里已经聚集了许多人,这些人都是像她一样的学生家长,但这些家长并不只是她儿子学校的家长,他们几乎包括了城区各学校的家长。他们不仅是在援助她的声讨,他们还在为自己声讨,向城区所有学校的学生家长声讨,他们希望教育部门给予他们的孩子最好的安全学习环境。

绑架事件本来就万人注目,而且,又是一个流窜于广东多时做案多起的犯罪团伙作的案,侦破这起案件可谓大快人心,各地媒体的记者早已闻风而动,纷纷涌入二河市,穿行于二河市各有关部门单位之间,希望迅速收集第一手材料,希望自己的稿件能以最快的速度,翔实的事实报道这起在全省都极具新闻价值的绑架案全过程。

突闻教育局这边因绑架案滋生了这么一起家长声讨行动,那些削尖脑袋也无法挤进各有关部门了解案情的记者,不禁喜出望外,纷纷转移到这第二战场。

要知道,这些记者在二河市有关部门遭受冷漠不是没有原因的,一则因为你平时与人家没什么联系,人家不了解你,不信任你。一则因为你不是什么大报记者,在选择先后秩序上,也就把你排到次要的位置。但偏偏这种冷漠却激恼了这些记者,心里憋足了气,想你不把我们放眼里,我们就让你知道我们也是不能忽视的,于是,在采访学生家长声讨中,就更偏向于一种所谓的民意。这场家长声讨行动就成了侦破绑架案背后,留给人们深思的一个社会问题。

如果,学校管理得当,如果,学生不被校门拦在门外,绑匪能得逞吗?

一时间各报刊,尤其是效率快出街及时的各大网络,在宣传二河市政府如何重视,公安干警如何机智勇敢侦破绑架案的同时,也报道了这起学生家长的声讨行动。

貌似有这么一个特点,歌颂赞扬的报道往往只是过眼云烟,而关于社会问题的报道,在赞扬声中潜藏的某种不得让人不深思的报道,却能起到过目不忘的效果。

谁能想得到呢?绑架案的侦破,让二河市,乃至青山市脸上很有光彩,成了全省注目的焦点,但学生家长的声讨行动,却迅速使二河市,乃至青山市黯然失色,如果,再把两件事的得失加在一起,大书记觉得得不偿失。

他说,通过绑架案的侦破,以为可以让二河市,乃至青山市在全省争点面子,这倒好,又搞出一个学生家长声讨行动,面子没争到,反倒丢了面子!

他说,出现现在这种结果,倒让我不希望二河市什么事也没发生,平平淡淡,不被关注倒更省心。

大书记问李向东:“你就一点警觉也没有?在二河市,就没看出点苗头?”

李向东怎么没看出来呢?

他一到二河市,在连夜召开的碰头会上,就已经发现教育部门与公安部门因校内校外的事争执不休,当时,为了把大家的思想统一到侦破这起绑架案上来,还制止了他们的这种互相指责。然而,不能不承认,他并没想到问题会发展得那么快,会造成如此恶劣的影响。

平心而论,学生家长的声讨行动,与李向东一点关系也没有,你老董才是二河市委书记,你老董掌控着二河市的全局,李向东只是因绑架案而来,注意力只是集中在这个点上。

后来,李向东了解到,其实,在他到二河市之前,学生家长就已经有所行动了,虽然,那时候,只以为台商的儿子只是失踪。你老董关注这事了吗?采取措施了吗?别说你老董没向李向东汇报这事,就是汇报了,解决问题的还应该是你自己。

(今天分两次上传。)

喜欢官途请大家收藏:()官途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官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怎么了东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怎么了东东并收藏官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