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郝记者问,不是这要求,还是什么要求?你还能有什么要求?你不会是要我在青山市给你找个男朋友吧?表妹脸色一沉,说,你乱说什么?你自己都没有男朋友呢!瞎*什么心?小郝记者没想到随口这么一句话,表妹脸色却变了,忙说,我不说了,不乱说了,你说吧?你有什么要求?

表妹说:“我姐夫不接受你采访,最主要的原因是,你不相信他的话。你不相信他的话,又要采访他,他当然不乐意接受你的采访了。”

她说,你为什么不能相信他呢?我的要求就是希望你能相信他,能站在他们的角度考虑问题。其实,老百姓对待每一件事,多是从自己的角度去考虑,只考虑自己脚下那点利益。我是一个老师,我知道学校有许多难处,只是有些难处说不出口,所以,外人不理解,你们记者也不理解。

她说,比如说,现在是暑假期间,怎么那学校还有那么多学生上课呢?很明显,那是在假期补习。这种补习别说学校不愿意,就是老师也不愿意,许多家长却愿意。有的家长是双职工,孩子放假在家里,没人照看,反而成了一种负担,学校就是不补习,他们也要想办法把孩子送到各种假期兴趣班,说是让孩子多学东西多长见识,其实,也有让人帮照管孩子的用意。有的家长,特别是毕业班的家长,却希望孩子在下一年能考取好成绩,进重点学校,这些家长,对补习更寄予厚望。

她说,这是应试制度的弊端,学生的成绩好坏,主要还是以考试的分数来决定,虽然,强调学生要“德智体”全面发展,但那几乎是一句空话。学校追求分数,老师追求分数,家长学生不可能不追求分数。这不是学校本身的问题,是整个教育制度的问题。

表妹说:“绑架案偏偏在这个时候发生,不用说,我也知道全是负面报道,可谁又理解学校呢?谁又理解教育部门呢?

她说,我说的教育部门,是地方教育部门。真要追责任,我想,应该追究制订现行教育制度那些人的责任。能追究吗?追究得了吗?所以,这其实是一个地方政府无法解决的问题,也是地方政府不向外解释的问题。

她说,你别这么看我,我不是在帮我表姐夫说话,不是在帮政府说话,我是以一个老师的身份,熟知教育部门处境有多尴尬,说的这番话。

小郝记者是一个爱憎分明的人,敢爱敢恨,却也能知错便改。这会儿,她觉得表妹说的不是没有道理,想自己早年考大学,拼死拼活为什么?还不就是为分数?平时你怎么优秀,怎么出息,但考试成绩不行,你说什么也没用,也没你去说的地方。分数是检验成绩的唯一标准!记得,她高中时的班长,各方面都优秀,期末试也好,模拟试也好,都是全校前三,学校班主任都对他寄予厚望,高考却考砸了,差十几分才入重点线。他说压力太大,说高考那几天根本就睡不了觉。说什么都没用,还不是只能去读普通大学?

她拍拍表妹的肩说:“我当过学生,对应试制度也曾深痛恶绝,但没当过老师,你是不是再跟我多说说老师对应试制度的感受?”

表妹问:“你这是什么意思?现在要采访我了?”

小郝记者笑了笑,说:“采访你不行吗?”

表妹说:“我不接受你的采访。”

她说,我又不是你们青山市的人,我的感受对你有什么用?我又不是政府官员,完全可以不加考虑地拒绝你的采访。

小郝记者说:“你是我的好姐妹啊!你怎么能拒绝好姐妹的请求呢?”

她说,我们只是随便聊聊,我只是想对学校,对教育部门有一个感性上的认识,你不是说,要我理解你表姐夫吗?要我相信他的话吗?你不把你的感受说清楚,我怎么能相信,怎么能理解呢?

她说,你还想不想我带你跑遍青山市,吃遍青山市的风味小吃?如果,你还想的话,你是不是应该跟我好好聊一聊呢?

走廊尽头是酒店的西餐咖啡厅,小郝记者和表妹便在那里找了一张桌坐了下来。李向东的司机见他们暂时没有出去的意思,也不好问她们什么时候出去,只好先上车听音乐,也当在那车上等她们。

快吃晚饭的时候,小郝记者已经有了一个比较清晰的思路。她想,她不能人云亦云,不能跟着那些人,去写一些表面化的东西,去揭露所谓的社会问题,大家都拥挤在那么一条小道上,也太没意思了,太也平庸了。她应该另辟蹊径,写一篇像李向东这样的官员喜欢的东西,让学生家长们能够全面地了解事情真相,能够给学校教育部门,乃至政府部门多一些理解。

她把自己的意思告诉表妹时,心还有点儿虚,问:“我这是不是有点拍政府马屁的嫌疑?”

表妹“咯咯”地笑,说:“是的,就是在拍马屁!”

小郝记者说:“你这人怎么这样?说政府的不是,你说不好,现在我要帮政府说话,你又说不好,你怎么这么难侍候?”

表妹说:“我不难侍候,我就怕我表姐夫不相信,你这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他很难相信你。”

小郝记者问:“你相信吧?”

表妹说:“有点相信!”

小郝记者说:“才有点相信?你应该完全相信我。否则,你怎么帮我劝你表姐夫呢?”

她看了看时间,说,快要吃晚饭了。她说,为了表示我的诚意,我请你去吃河鲜,吃二河市最有名的桂花鱼。她问,你表姐夫会不会跟我们一起去?我们可以一边吃一边采访,连时间也给他省了。表妹说,我哪知道?他在这里,二河市还不请他吃饭啊!

二河市的老董书记确实是要请李向东吃饭的,但被李向东拒绝了。他说,你就不用过来陪我了,我要在这呆个三几天的,你总过来陪我,你累我也累。他说,我简单吃点就行了,也不用把太多的时间化在吃饭上。老董说,这可是你说的,你可别怪我不过去陪你。他说,我叫接待办主任过去安排安排。李向东说,安排也不用了,反正我跟我的司机喜欢吃什么就吃什么,吃完了,签单你认帐就行了。老董“哈哈”笑,说,我会不认帐吗?你能吃多少?还怕你把我吃穷了。

李向东便问:“学生家长的事处理得怎么样了?”

老董说:“暂时平息了,都劝回去了,但现在这种状况,舆论铺天盖地,很难说他们不会反复。”

李向东说:“劝劝那台商,叫他回去说服他夫人,只要他夫人不出这个面,事情就解决一半了。再要求各单位管好自己的人,不准在职人员再参加这种行动。这事情又解决了一半,那些没有单位的学生家长,他们也就成不了多大气候了。”

老董说:“我已经按你的意思布置下去了。”

他说,我想,明天召开一个新闻发布会,把这两天逗留在二河市的记者集中起来,向他们说清事情真相,争取得到他们的谅解,尽最大的能力,把那些负面影响降到最低点。

李向东说:“这可要精心安排,会前要做好准备工作,问题要考虑得更细致,防止一些别有用心的记者在会上发难!”

他在电话里谈了一些自己的经验,应该注意的事项,最后,吩咐老董不要掉以轻心,成败在此一举。这几天的接触,他已经对老董有了进一步的了解,他是聚精会神搞经济,两耳不闻或少闻其他事的市(县)委书记,总认为经济上去了,一好百好!

(鲜花鲜花鲜花!)

喜欢官途请大家收藏:()官途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官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怎么了东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怎么了东东并收藏官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