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向东说,我说的风险便在这第二步。他必须跟宽县签定合同,拿到这个项目,才有第三步,第四步和第五步。但是,拿到这个项目,并不能保证他就能顺利地迈出第三步。

李向东说,其实,整个大开发的关键点在第三步,他能不能寻找到合作伙伴,他能不能筹集到开发的资金。当然,他不可能一分钱都筹集不到,问题是,他能不能筹集到足够开发的资金。

李向东说,如果,只是杯水车薪,他便只能小打小闹。小打小闹还不是最致命的,最致命的是,他拿到了这个项目,我们就受制于他,便不可能另辟蹊径,以后,凡是开发宽县的旅游,政府再没有主动权,就是有投资商要来投资,我们也很难引得进来。

李向东说:“这就是我说的风险,十年八年,或者更长的时间,他都不能寻找到合作伙伴,筹集到更多的开发资金,我们就只能眼巴巴看着宽县的旅游资源白白荒废掉。他要为他自己的行为承担风险,这是他的事,但我们没理由搭进去,和他一起承担风险,为他埋单!”

大书记说:“我记得,在地级市似乎发生过类似事件。”

李向东笑了笑,说:“应该说,那事件是地级市近十年来,招商引资最大的败笔之一。”

这不是他的个人看法,而是大书记在地级市工作时,经常在会上说的一句话。十年前,地级市的某市(县)在开发温泉资源时,曾与一位类似于同学外商的投资商签订了投资合同,但那投资商一直都寻找不到合作伙伴,结果,那个市(县)的温泉资源一直得不到开发。虽然,这十年间,也有几个很有实力的投资商想来开发,但前面那投资商手里握着开发权,一定要后投资商答应他们的合作条件,即使政府出面协调也没用。

因此,大书记经常说,本来,主动权有我们手里,由于我们太急功近利,只想着出政绩,却把主动权让给了别人。这是一种不负责任的态度,当事人是阻碍当地发展的罪人!

大书记说:“如果,我们重蹈覆辙就太不应该了。”

李向东愣住一下,说:“我以为,要说服你,还要费许多嘴舌。”

大书记“哈哈”笑了起来,说:“你太小看我了吧?”

他说,宽县、青山市要给予同学外商大力支持,就一定要跟把开发权交给他吗?不把开发权交给他就不能支持他吗?

他说,其实,我心里早有底了,我们支持他,可能为他寻找合作伙伴提供种种便利,但不能把开发权交给他!

他说,这是我们的底线,再怎么支持他,也不能逾越这个底线,不能让他牵着我们的鼻子!

李向东久久地看着大书记,如果说,在这之前,他还对同学外商的投资抱有不容乐观的态度,那么,大书记这个底线却让他意识到,那种形式必未不可行,只要保住这个底线,你同学外商找到合作伙伴,便有利于宽县,如果,找不到合作伙伴,宽县也没有风险。

他说,原来,你早就胸有成竹了。

他说,原来,就同意这种形式,就是还为他设当了这条底线!

然而,刘书记却不这么认为。他说,各地有各地的情况,各地有各地的实际,许多事不能照搬硬套!他说,在地级市毗邻珠三角中心区,投资商多,把主动权交给开发商是败笔,但在宽县这种边远地区,把主动权交给开发商却未必是坏事。把开发权交给同学外商,反而更能发挥他的主动性,更能通过他争取更多的投资商到宽县来。

李向东说:“不把开发权交给同学外商,就不能发挥他的主动性吗?这似乎太绝对了吧?”

刘书记说:“没有开发权,他寻找合作伙伴总没那么热心吧?总没那么有说服力吧?谁会投入一大笔资金与一个没有开发权的人合作?同学外商向别人游说时,或许,人家还会怀疑他是骗子。”

李向东说:“这就是方法问题了,如果,有意要跟同学外商合作,我们政府可以解释,可以把情况说清楚,如果,他筹集到开发野人国的资金,我们就把野人国的开发权交给他。我们不能像商场那样,买一送一,或买一送二,更不能无原则地把宽县旅游的开发权都送给他。”

刘书记说:“你这是墨守成规,不敢担风险!”

李向东说:“我们没必要担风险!”

刘书记说:“必要担风险的时候,就要敢于担风险!”

李向东说:“我真没想到,你刘书记怎么一下子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一下子那么看好同学外商。”

刘书记说:“我不是看好他,我只是觉得,这是宽县发展的一个大好机会,我不想错失这个机会。”

李向东说:“但你有没想到,这一决定有可能会带来许多不利于宽县发展的后果?”

刘书记不想再跟李向东说什么。他知道,他无法说服李向东,同样地,李向东也不可能说法他,但是,做为宽县的县委书记,他有权做决定,有权有宽县旅游的开发权交给同学外商。

李向东似乎看透了他,说:“你不能擅自行动,不能背着青山市委擅自把开发权交给同学外商。”

刘书记跳了起来,说:“我这是在执行大书记的决定,执行省长的决定!”

李向东说:“我希望你能冷静,如果,大书记不支持我的意见,我是不会向你提出这些要求的。”

刘书记“呼哧呼哧”地喘气。他不得不冷静了,想为这事,有必要跟李向东争吵吗?毕竟,他是上级。毕竟,没有大书记点头,他也不会那么大气地跑来干涉宽县的事。目前,他不知道李向东采用什么办法说服了大书记,但他认为,他说服大书记也没用,不是还有副省长的支持吗?

他始终认为,这是宽县百年不遇的大好机会,他不能放弃这个机会。他承认,这有风险,但对宽县来说,风险与机遇是并存的,不冒风险,就会失去任何机遇。

他打电话给石市长,希望他能带他去省城面见副省长。他觉得,那两个从珠三角地区调来的领导还不了解宽县的情况,他们根本就不懂得宽县发展必须敢于承担风险!

石市长非常愿意带刘书记去见副省长,只要能把青山市的水搅混,他是非常乐意的。他甚至想,大书记可能不会听副省长的,但李向东是一定会听副省长的,会支持配合刘书记把开发权交给同学外商。

什么有利于宽县发展,不利于宽县发展?对他来说,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一旦大书记知道李向东背着他支持配合刘书记,就会对李向东有看法,他们之间那种铜墙铁壁的关系就有可能土崩瓦解。

试想想,大书记不再那么器重李向东,他会偏向谁呢?当然会向他石市长倾斜,那么,大书记被架空就指日可待。

一切如石市长所愿,副省长完全认同刘书记那风险与机遇并存的意见,他要他大胆探索,大胆实践。他打电话给李向东,要他支持刘书记,他说,你不要把宽县当市县,不要把青山市当地级市,这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如果墨守成规,十年八年后,宽县也不可能遇到这样的机会。他要李向东放手一搏。他说,即使搏出一个野人国,承担再大的风险,也非常值得!

(鲜花鲜花鲜花!)

喜欢官途请大家收藏:()官途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官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怎么了东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怎么了东东并收藏官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