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晓丽在浴室里应了一声,便走了出去。表妹问,你这么快就洗澡了?杨晓丽反问她,你看我像是在洗澡吗?你表姐夫回来了。他在洗澡。表妹说,他回来你还叫我过来陪你?杨晓丽说,他回来你就不能过来陪我吗?表妹说,有他陪你,我就多余了。说着,她转身想下楼梯。

杨晓丽说:“你别走啊!”

她说,你表姐夫刚还夸你呢,说我们青山市那个别墅得很好呢!

表妹站在楼梯口,进来不是,不进来也不是。

杨晓丽说:“你怎么了?不想见他啊!”

表妹阴着脸笑了笑,说:“我为什么想见他?”

杨晓丽愣了一下,笑了,说:“你还怕我吃你的醋啊?我要吃你的醋,就不会让你去青山市了,就不会让你跟他有那么多接触了。”

表妹说:“你这什么话?”

杨晓丽说:“你不是怕我怀疑你跟他有什么事吗?我怀疑谁都不会怀疑你,吃谁的醋都不会吃你的醋。”

她拉表妹进来,叫她坐沙发上。表妹问,今天又不是周末,他怎么就回来了?杨晓丽说,你以为他是回来看我啊?他带了青山市的一帮人来参观市县,所以才回来的。表妹说,不坐了吧?我陪你去散散步。她不想见李向东,不知道自己见了他会是什么样的表情?表姐眼尖的很,担心她看会出什么破绽。

有一段时间,她总觉得很迷惑,想自己怎么会做出那么个选择,怎么就不顾一切地把自己给了李向东,且还是她的第一次,虽然,这个第一次只有他和李向东知道。

她曾问过自己,你不会是喜欢他了吧?很快,她又否定自己。怎么可能呢?她怎么能喜欢表姐夫呢?而且,他们一直都处在一种冤家路窄似的状况里。她又问自己,你是不是想要证明什么?想要证明这世上并没什么白虎女人的鬼话,即使他跟你那个什么了?他也不见得就会像那海员一样,命丧黄泉?

后来,她想,如果,她真想证明这一点,也不会找他证明吧?如果真有什么白虎女人,这不是把表姐给害了?她又想,你不找他证明又找谁呢?你不觉得只有他才合适吗?一则你也没有哪个看得上的男人,心甘情愿委身的男人。一则他那么强势的一个男人,真有那么回事,也可以抵档好一阵吧?

你不是说过,你是白虎,他就是青龙吗?

最后,表妹对自己说,你这么做,表面上看似是在危难的时候救他一命,其实,你也是为自己,想要证明自己不是那种克夫的女人。你过了那么多年孤身一个人的日子,内心深处是渴望找一个喜欢你爱你的人了。如果,不能证明你也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女人,你敢和男人接触和亲近吗?

这么想,表妹便总在关注李向东,虽然,她再不跟他联系,但每次杨晓丽回市县,叫她陪她散步,她总会问李向东在青山市的情况,听说他最近很忙,说他正在忙什么再创辉煌,她心里倒觉得一块大石落地了,想自己如果是克夫的女人,李向东还有那么大的干劲,还想要成就那么一番大事业?

她问:“那些青山市的县(市)委书记都服气他了?”

杨晓丽说:“也不一定,但总比以前好许多了。”

表妹:“那就是说,实施再创辉煌是迟早的事!”

杨晓丽说:“当愿如此。”

表妹问:“你心里也没底啊!”

杨晓丽说:“我心里怎么有底?又不是我的事。我想,就是他现在也不敢保证就一定能成了事,只能说很有希望。”

表妹说:“我相信,他是一个干大事的人,只要能实施,青山市的经济一定能有大的突破!”

杨晓丽看了表妹一眼。

表妹说:“你这么看我干什么?我这么说有什么不对吗?我听小郝记者说,青山市许多人都对他抱有很大的期望,都希望他和大书记能把青山市带上经济发展的快车道。”

杨晓丽笑了,说:“你去青山市呆了那么几天,满嘴都是官话了。”

表妹也笑了笑,说:“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在青山市接触的都是什么人,不是表姐夫,就是大书记,就是岑秘书长,这些都是青山市响当当的人物,就是小郝记者,在青山市也无人不晓。跟这些人在一起,还不跟他们口水尾,捡几句政治术语?”

她说,别说你,就是在学校,好几个老师都问我,这个假期跑哪去了?是不是去党校进修培训了,怎么一出口就是那些官话。

这么说着,表姐妹俩便笑起来,笑得厉害,杨晓丽便像是站不住了,扶着表妹的肩膀借她的力。她们这是在户外散步。据说多散步有助于分娩时能发劲,因此,杨晓丽每天晚饭后都要散散步,虽然走得很艰难,但她都要慢慢地走大半个小时。在江边市的时候,她总叫办公室的一位女干部陪她。回到市县,先是叫老妈子陪,表妹从青山市回来了,就又叫她来陪自己。

李向东还在浴室里泡热水澡的时候,表妹就把杨晓丽拉出来了。自从离开青山市,她就不打算再见李向东。反正他们的事也结束了,见不见也没关系。她知道,两人见面反而会令彼此都尴尬。

她们也没走远,只是在小区里散步。

杨晓丽问:“你到青山市那么久,除了和他们在一起,就没接触其他人?就没遇到哪个让你心动的男人?”

表妹说:“有啊!也经常与那些搞装修的工人接触。你说,我能不能遇到动心的男人?”

杨晓丽说:“你表姐夫的司机还没结婚吧?我看他倒还不错。”

表妹叫了起来,说:“你什么眼光啊?怎么就把那司机和我联系在一起?”

杨晓丽说:“你嫌他是司机啊?”

表妹说:“我嫌他太小,让他做我弟弟都嫌小。”

杨晓丽问:“不会吧?”

表妹说:“我知道他多大?他高中毕业,当了两年兵,刚复员不到一年。”

杨晓丽说:“不会吧?他才那么小?我看他长得黑黑的,平时又少话,以为他怎么也有三十了。”

表妹说:“你真是离谱。当他的面,可别这么说,人家不气你才怪呢!”

她说,他好像也已经有女朋友了,好像表姐夫正在想办法把他女朋友调到青山市。杨晓丽对那司机没有女朋友已经不感兴趣了,叹了一口气,说,你什么时候才再嫁人啊!表妹说,我自己都不担心,还用你担心?杨晓丽说,我怎么不担心。我是你表姐!表妹说,我要嫁了人,还有谁愿意帮你做事?我不嫁最好,你再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我随时都有时间过来帮你。

杨晓丽问:“你们学校就找不到一个合适的?成天跟你去旅游的那帮人里,就没有喜欢你的?”

表妹说:“不是没有,只是我不喜欢。”

杨晓丽说:“真不知你是怎么想的?”

表妹说:“我是怎么想的你还不知道吗?两年前,你不也跟我一样?人家问你怎么找不到喜欢的男人,你哪时候是怎么说的?这两年,把自己嫁出去了,就改口教训人了!”

杨晓丽笑了起来,说:“我教训你了吗?我那是教训你吗?”

说说讲讲,她们在小区里兜了一圈,又回到杨晓丽他们住的那幢楼。表妹便说,我不进去了。杨晓丽也不客气,转身就要开门回家,门匙已经插进锁孔了,表妹的手机却响了起来,也不知为什么,杨晓丽停了下来,就见表妹背过身去接电话。

(鲜花鲜花鲜花!)

喜欢官途请大家收藏:()官途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官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怎么了东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怎么了东东并收藏官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