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向东越发认定,是甄总手下那帮黑社会大佬一样的家伙干的。或许,甄总把女秘书从省城抓了回来,要那帮家伙惩罚她,最后,把她沉进河里。原想就这么沉得无声无迹,只是天理难容,那捆绑的绳索断了,冤情便浮出了水面。

他又重复道说:“这是一起集体谋杀案。”

公安局长说:“我们也这么认为。”

李向东问:“你们初步断定可能是什么人干的?”

公安局长说:“李大常务市长比我们了解她的情况,或许,能给我们破案提供有价值的信息。”

李向东看了看在坐各位一眼,迟疑了片刻,说:“我们换个地方谈吧!”

他不想在这么多人面前说出他的判断。如果,要说清楚,那就不得不提到许多他暂时还不想让更多人知道的东西。那是非常不利于企业改制的!

他知道,公安局长带来的这些人是女秘书案的侦破小组,便把公安局长拉到一边说,你和组长留下,其他人是不是回避一下?公安局长犹豫了一下,李向东又说,我打电话给大书记,看他有没时间?或者让他到这边来,或者我们去他办公室。

公安局长有点始料不及,感觉案情比他想像的要严重得多,竟连大书记也惊动了,看李向东一眼,说:“我听你安排吧!”

李向东便打电话给大书记,简单地说明了这边的情况。

大书记说:“我到你那边去吧!”

公安局长也趁李向东打电话的之际,吩咐其他人回到车上去等他和组长。他脸上的凝重让所有人都意识到案情的复杂性。

大书记进来的时候,办公室只剩李向东和二河市公安局长,以及那个破案小组的组长,也就是刚才向李向东提出疑问的那位警察。他连连向李向东道歉,说他本来没有那层意思,因为平时习惯了,习惯了那种问话的语气,所以造成了大常务市长的误会。他说,他们一点也没怀疑大常务市长与这起案件有什么关联,也正是非常肯定他与这起案件无关,才过来向他了解情况的。如果,怀疑他,那怕是一点点的怀疑,也不会向他了解情况了。

李向东摆摆手说:“刚才的事就不要提了。”

他说,只要你们能迅速侦破这起案件,抓住凶手,将凶手绳之以法,我李向东会为你们请功!

这么说的时候,他的心突然跳了一下。

老实说,在这之前,他对女秘书的死不能不说是有一种喜出外望的,想这女秘书生前没少给自己增添麻烦,但她的死,这么一种死法,对他却是一件大好事。虽然,他觉得,他不应该有这种幸灾乐祸的感觉。

目前,基本可以断定,这是甄总那帮人干的,是甄总指使他们干的。至于甄总为什么还要把女秘书从省城抓回来,为什么要致她以死地?他还不清楚,但是,他知道,甄总的日子不长了。

他太无法无天,太可一世了,而一个人感觉自己就是天就是地的时候,他的末日也快到了。

实事求是地说,本来,李向东即使把甄总的经济问题查个水落石出,也未必能把他太怎么样?最多没收财产,把他弄进监狱,或许十年八年,也就刑满释放出来了,再还不服老的话,甄总还有东山再起的一天。

现在,有了女秘书的死亡案,就不一样了,案子一破,你甄总还跑得掉吗?根本就不用我李向东动你,就足于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然而,李向东心那么一跳的时候,却改变了主意,女秘书的案子一破,是省了许多事,也能致甄总于死地,但许多未被人知的秘密就成了无头案。

企业改制隐藏着多少阴谋?国有资产在这次改制中会流失多少?石市长在这次改制中得到多少利益?这些可能就永远弄不清楚了。尽管甄总因女秘书案戴上手铐,企业班子一班人会作鸟兽散,甚至于奋力证明自己的清白,站到正义一边揭发甄总的罪行,但他们也未必能把什么都说清楚,未必能把石市长推上审判台。

因此,李向东还不想甄总知道自己难逃一死。如果一个人知道自己没有生还的希望,或许会把一切秘密都带进棺材。

李向东把女秘书为什么当他的秘书,把女秘书与甄总什么关系,把甄总如何查找女秘书等等情况原原本本说了一遍后,整个案子已经七七八八摆在那里了,只要公安警察再弄清楚女秘书为什么会出现在青山市?甄总为什么还要致她于死地?整个事件链就捋顺了,剩下的事便是取证抓人了。

李向东却说:“我暂时还不想惊动他们。我希望先把企业改制的事解决后,再着手侦破这起案子。”

他这是在向大书记请示。

开始,他叫大书记来,既有让大书记知道女秘书这起案子的意思,也想让大书记证明他向公安警察反映的是真实情况。现在,又多了一层意思,他要请示大书记支持他暂缓侦破这起案件。

他说,太早把甄总送进监狱,并不是一件好事!

他说,我还不想让他绝望,一旦我们了解到改制中隐藏着某种秘密,可以借此先让他说清经济方面的问题。那时候,他还有坦白从宽的机会,等他把所有的一切都倒了出来,我们再给他这致命一击。

他说,否则,他有可能什么都不说,一些不为人知的国有资产可能会因他的消失,也消失得无踪无迹。

大书记用询问的目光看着二河市的常委公安局长,问:“李常务市长的建议可以接纳吗?”

公安局长挺了挺腰说:“我听领导指挥。”

大书记说:“我想知道,法律上允许吗?”

公安局长说:“如果,时间不是拖得很长,如果他们那伙人再不会干出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应该没有问题。”

大书记说:“时间应该不会太长。”

这么说的时候,他看了李向东一眼,这是在给他施加压力,你李向东可不能无休止地拖下去。形势似乎也不允许他拖下去。他说,至于那些人会不会再干什么伤天害理的事,这就要求你们公安干警配合了。你们必须暗中注视他们的一举一动。要做到内紧外松。他说,这件事,完全交给你们二河市公安干警处理。他说,甄总在青山市的关系网是不能忽视的,我担心,青山市公安局里也有他的人,因此,你们在执行这项任务时,要严格保密制度,直接向我和李常务市长汇报。

公安局长说:“请两位领导放心,我们一定为企业改制保驾护航!”

大书记对李向东说:“你也要抓紧。外调那边再催一催,我已经跟那边的书记通了电话,叫他们马上与那边的书记联系,如果真能查出问题,我们立即采取行动。”

李向东点点头,心里却还在发虚,明天那个会,还不知该怎么应付呢!

然而,第二天的会议才开到一半,李向东便接到了外调那边打来的电话,外调的同志在电话里说,他们已经找到了那块地的主人,已经向他证实,五年前,那块地就已经易主甄总了,当时,他们只是私下签定了一个转让协议。协议上的签名正是甄总本人。李向东立即要求他们把协议传真回来。

放下电话,李向东电话向大书记做了汇报,大书记也没耽误,立即致电石市长,告诉他,暂时发生了紧急状况,要他和李向东一起赶回去参加常委会。

喜欢官途请大家收藏:()官途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官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怎么了东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怎么了东东并收藏官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