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家,表妹想,这倒轻松了,你李向东不回来,我一个人倒自在了。她想,你要喝得醉薰薰的回来,我还怕你呢!还不知你会干出什么事呢!那一次,你还不是醉得找不着北了?

这么想,表妹真想把门关严实,反正你李向东肯定是不回来了。然而,真把门关严实了,又有点于心不忍,想你不是很不希望他不回来?是不是恨不得他就喝醉了留在二河市?

她不知道李向东喝醉了会是什么样?但她知道喝醉了会很难受很伤身体!她想,明知道喝酒伤身体,为什么就不会自律,就不会不喝?那酒真的就那么好喝吗?

她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电视,开始还能被电视剧的剧情吸引,渐渐地,就有些看不进去了,总竖着耳朵听外面有没有动静?偶尔,有一辆车开来,以为是李向东回来了,但那车只是经过。有一次,好像有一辆车停在院外,也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她忙就坐得端端正正地看电视。

然而,等了好一会,却没有脚步声,没有开门声,想真是李向东,也该进门了,想不是李向东又会是谁在这院外停车呢?

她拉开窗帘向外张望,外面还是静静的,想自己刚才那绝对不是幻觉?怎么又一点动静也没有了?正想着,就听到了说话声,就看见有人在不是很亮的灯光下走动。原来,是对门的人,那车熄了火停在那。

对门的人上了车,启动了,又把车开走了。

表妹对自己说,这算是什么事啊!他回不回来关你什么事啊?刚才你还说他不回来图清静图自在呢!这会儿怎么就像是在盼他回来?

她想,她应该打个电话给表姐。他李向东回不回来没关系,但总得告诉表姐,叫她劝劝他别喝醉了。

表妹还是谨慎的,换了市县的手机卡,才拨打杨晓丽的电话。

杨晓丽第一句话就问:“你跑哪去了?找都找不到你。”

表妹说:“我还能跑去哪?我还不是在市县。”

杨晓丽没听出这话里有什么特别,说:“你到底什么意思?人家给你电话你总关机,昨晚,他不是跟你约好了,他要来市县,人家来了,却找不到你。”

表妹说:“我的手机没电了。”

杨晓丽说:“手机没电就不能充电吗?就不能找个电话回句话告诉人家吗?”

表妹说:“你不要*我好不好?你让我好好想一想好不好?”

杨晓丽说:“我*你了吗?我没让你想吗?现在,又不是要你马上就嫁给他,现在,只是要你跟他多接触,你可以一边接触,一边了解,一边考虑清楚啊!”

她说,我真不知你是怎么想的?人家一点不嫌弃你,你还嫌弃人家什么?你一个结过婚的人,人家都没意见,你还好像有一百个不愿意的理由?

表妹差点没叫起来,差点说,我结婚又怎么了,结婚说明什么了?你问问你老公,问问他我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我真的结婚了吗?结婚干过什么了?还不是你老公弄得我无法说得清了。

她当然不会说这些,她对自己说,你可别怪李向东,当时,他并没有想要把你怎么样?当初完全是你想要他对你怎么样的。你敢说不是吗?你如果不推开那浴室的门进去,他能把你怎么样?就算你推门进去了,他也没想要把你怎么样?是你自己把自己送给他的!那个时候,他克制得住自己吗?

其实,你也知道,他一直都很内疚的。

表姐那边还不完事,还在电话里骂个不停,说我算是白忙乎了。说我好心怎么就得不到好报?你想想,我会害你吗?我是你表姐,害谁也不会谁你吧?如果,那位副局长是一个信不过的人,我会把他介绍给你吗?当初,我把你介绍给人家,还提心吊胆呢!还怕人家以为我以官欺人,以势压人,硬要他接纳自己结过婚的表妹呢!

她虽然骂得有些不好听,但表妹一点也不怪她。她知道,表姐那是恨铁不成钢,好不容易给你物色了一个这么好的男人,你怎么就不愿意?怎么就不领她的情?说心里话,如果换了这事是你自己张罗的,你也会把那个不领情的人骂个狗血喷头。

这会儿,表妹哪还敢提李向东的事?哪还敢要表姐劝李向东别喝那么多酒?本来,你就不应该打这个电话,你怎么知道李向东喝酒了?怎么知道他还有可能会喝醉?你是在市县吗?你这不是不打自招,告诉表姐,你偷偷跑到青山市来了?

这种时候,你跑到青山市来干什么?

似乎再傻的人也多少可以猜到几分,何况是表姐,更会把你躲避那位副局长的原因跟李向东联系在一起!

表妹想,你还是冷静一点,别跑到青山市给李向东招惹麻烦。

你来青山市,根本与李向东无关,你躲避那位副局长,一点不假,那是只是你看不上他,不想跟他再有进一步的交往。你来青山市,还有一个原因,那是来帮小郝记者的,小郝记者叫你来劝李向东,你是为了姐们义气,跑到劝李向东的。

这么想,表妹就觉得自己太不够姐们义气了,竟丢下小郝记者不管。于是,她又打电话给小郝记者,电话响了好久,响断了线,也没人接,表妹心里不禁慌了,连连拨打个不停。

终于,有人接了。

表妹说:“你是不是醉了?电话都不会接了?”

小郝记者说:“这里太吵,一点都听不见。”

她问,找我什么事?表妹说,还有什么事?还不是怕你被他们灌醉了。小郝记者问,想不到,这时候,你还有闲情关心我。表妹说,我不关心你,谁还关心你?小郝记者说,你让我好感动!她说,李常务市长还没回来吧?你一个人等得心烦了吧?所以,才想起要关心我了。

表妹说:“你再这么说,我不管你了!”

小郝记者说:“不用了,不用了。你安心等你的李常务市长,我自己能照顾自己。”

她说,我现在不是孤军奋战,我们报社来了好大一帮人,快把他们喝倒了。

她说,我这边玩得很开心,我也祝你玩开心啊!

表妹很有一种自讨没趣的感觉。

放下电话,她看了一下时间,不禁吓了一跳,不知不觉地,已经快十一点了。她想,李向东应该不会回来了,要回来早应该回来了。然而,她还是打电话给他,还是要确定一下。哪想到,电话打过去,李向东却关机了。

表妹一下子就知道怎么回事了,知道李向东喝醉了,可能还是被人搬进酒店房间的,否则,他怎么会关机呢?这会儿,他一定死猪一样躺在酒店的床上了。

她很无聊地又坐了一会,便也想睡了,这一天,小郝记者带她去了许多地方,跑了不少的路,早也觉得累了,这一件件事都似乎都垂下帷幕了,她也就感觉困了。

睡觉前,表妹上二楼看阳台的门关了没有?虽然,表妹白天出去前,也曾上来看过阳台的门,那时候,门关得好好的,想李向东也一直没有回来,那门应该也是关得好好的,但还是觉得不看一看,心里不踏实。

亮了二楼的灯,表妹才发现白天出去时有点急,这小客厅的茶具有点乱,想李向东应该是上班前泡过茶喝过茶,于是,便收拾起来。收拾了客厅的茶具,又进卧室看了看,那卧室收拾得很整齐,只是李向东脱下的睡衣很随便地放在床上。

喜欢官途请大家收藏:()官途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官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怎么了东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怎么了东东并收藏官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