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上午,李向东又找理由跑到表妹宿舍去了。这次却不敢呆太长时间。表妹还是说,你的胆子怎么又这么大呢?李向东说,不是今天就要回去了吗?不见见你就走,我担心你会左思右想。表妹说,见我还不容易吗?我都想好了,睡了午觉就去你那,一直泡到你回青山市。你是吃了晚饭才走吧?李向东猥琐地笑笑,说,你到我那去,我们在一起也是一种不痛不痒的在一起。他说,我这不是还想跟你更深入在一起吗?

表妹就瞪了他一眼,说:“你有完没完啊!”

她很是口是心非,说音未落,已经贴紧李向东了。

虽说每一次,她都骂他太凶太狠,但她又总是恋恋不舍,想李向东就要回去了,又要好些天不能见了。

她问:“下星期回来吗?”

李向东反问她:“你说呢?”

她说:“你肯定回来。”

李向东笑了笑,说:“我怎么舍得不回来?除非,你又去青山市。”

她认为,他并没完全明白她的意思。她说,就算我去青山市,你也会回来。下星期,你多忙,多不想回来,表姐也会要你回来。他问,为什么?她说,下星期她就好了,可以缠着你了。你回来应付她就有得应付了,那还顾得上我。她以为,这次杨晓丽还不能跟他干床上的事。

其实,她哪知道,这两天,李向东周旋在两个女人之间,事并没少干,或者说,根本没停过。这两个晚上,杨晓丽嘴里说是让李向东好好补偿,让李向东爽个够,实际上,她却如虎似狼,倒更像是她在折腾李向东。李向东总想能像践踏表妹那样,让自己强悍得致她于死地,然而,自己却一点没能表现出在表妹这里呈现的梦幻似的强悍。于是,他想,他只能践踏蹂躏表妹,对杨晓丽却一点办法也没有。

这会儿,他又像每次一开始对表妹那样,心存怜惜,力度没敢去得太尽。然而,也像每次那样,渐入佳境,就管不住自己了,就一定要把所有的力气都使上了。

有一阵,他很感迷惑,这两天,他总能把自己调节到一种最佳的兴奋中,明明每一次结束,都有一种虚脱和被掏空的感觉,然而,披甲上阵时,又精力充沛,一往无前。

记得与杨晓丽与枝子周旋时,事干得并不多,但还是有一种疲倦的难于应付。

现如今怎么就变得如此强悍?难道是因为杨晓丽十月怀胎,没有太认真地享受过,因此,积蓄了太多的能量?

这似乎不可能,什么都可以积蓄,偏就这种能量是积蓄不了的。

他又想到自己很没道理的强悍,或者说,很没道理地在表妹这里强悍。在青山市与表妹那几次,他并没呈现这种强悍。难道是经过与表妹的数次演练,磨砺出了这种强悍?这太不可思议了!会不会磨砺到某一天,这种强悍也会在杨晓丽那里演绎出来?

他有一种莫名的亢奋,难道表妹体内蕴藏着某种让他坚不可摧的魔力?比那岩洞里的泉还要滋养?

他觉得,似乎又有些道理。

人与人之间不是有相克相益之说吗?

某人与某人,彼此相克,他们在一起,根本不可能合作干出什么大好事,相反地,总没来由地发出意想不到的麻烦,每天总在疲于奔命事地处理解决那些麻烦事。

某人与某人彼此相益,他们在一起,想干什么就干成什么?甚至于连一点麻烦也没有,甚至于看似不可能办到的事,莫明其妙地就能左右逢源,事半功倍。

因此,经常听一些生意人,甚至官人说,一定要选好身边的人,一定要弄清楚身边的人是否与自己相克或相益。他们甚至像那些封建迷信的老太太一样,当自己儿子或女儿结婚时,总要带上双方的生辰八字,让那些睁眼瞎的人掐算一番。如果,睁眼瞎说,生辰八字相克,不管你有多少才识,多大能力,也不会把你弄到身边。

李向东想,按此理论,杨晓丽似是与自己相益的,而表妹却更进一步,却是能助自己一臂之力的。

她不是说,他们白虎青龙吗?这青龙是克白虎的,但在这相克中,青龙在屡战屡胜中,便磨砺中出了一种强悍。

这道理太邪乎,李向东却希望真有那么回事!

如果,按此推算,冥冥中有某种助力,那个看似与他擦肩而过的大市长,便很有可能一点道理也没有地让他坐享其成!

李向东曾为自己这个悟觉兴奋了好一阵,虽然,后来自己也觉得太荒谬太可笑!

此时,又到了那一刻,李向东又在表妹背上使蛮劲,又让表妹水一样软了冷了,然而,李向东已经不再惊恐,已经知道她胸口还有热气,她的心还在微弱地跳动。因此,他没有收劲,相反地,让自己更深入彻底。由于表妹的软,也更让他感到自己一往无前的坚不可摧。他想,这一刻,他不仅仅是在体现自己的勇猛,更是在汲取她体内蕴藏的能量,一种有助于他的能量。

他曾想过,他这么做是不是太自私。他这么不间断的汲取,会不会掏空表妹?会不会有那么一天,把表妹汲取得只剩一具空壳?

然而,他很快就否定了自己,每一次,表妹苏醒过来,她那神情总是那般妩媚,仿佛她在被汲取的同时,也汲取到了他的某种有益的滋补。就像当初,还有岩洞魔力的时候,他总能让杨晓丽容光焕发。

他想,如果,他的这种汲取有害于表妹,那么,表妹就会像枝子一样,每一次妄想得到像杨晓丽那样的容光焕发,却每每总是愈发憔悴面色黧黑。

他感觉到了最后那一刻,表妹体内那条青龙腾图得翻江倒海。他想,这一刻,如果表妹还有一丝儿知觉,一定惨不忍睹。他想,正是因为不让表妹经受太大的折磨,冥冥中,才让她出现这种窒息的休克。

这种腾图对李向东来说,是一种从没有过的豪爽,感觉自己就像是一条在天边飞翔的巨龙。那一刻,他告诉自己,说什么你也不能舍弃表妹,说什么你这一生一世也要时不时地从表妹这拥有这种傲视一切的腾图。

终于,李向东感觉自己化成一缕青烟,飘向无边无际的天边。

他喷射出来的那股热流,像一剂强心剂,注入表妹体内,她便缓缓苏醒过来。她扭头看着重重压在自己背上的李向东,身子想动却没有动,她贴着他的脸,吻着他的脸,心里的爱意越发浓厚。她不再说他狠了,不再说他凶了。

她想,他不对她狠对谁狠?他不对她凶还对谁凶?

她想,她这一生就是来承受他对她的狠,承受他对她的凶。

她有一种相聚恨晚的感觉,想都认识那么久了,怎么就没想到这背上的男人就是自己的男人?想那么多美好的时光都让给耽误了,他们更应该珍惜在一起的时光,更应该创造更多在一起的时光,且更应该提升短暂相聚的质量。

李向东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他的手机放在小客厅的茶几上。表妹见他还不想动,就轻轻推了他一下,说:“手机响了。”

李向东像是从天边回来,心里很有些不悦,说:“响的真不是时候。”

表妹笑了笑,说:“还不是时候啊?在你最关键的时候响,还更不是时候。”

她说,快去接吧!可能是表姐打过来的。李向东过去接时,手机已经断线了。

(下午再上传两个章节。鲜花鲜花鲜花!)

喜欢官途请大家收藏:()官途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官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怎么了东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怎么了东东并收藏官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