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向东打电话要老董出来吃午饭,老董却牙痛似地“哇哇“叫,说你怎么跑到我们二河市来了。他说,周末放假也不回市县,也不看看老婆孩子?他说,你不休息不回家看老婆孩子,那是你自己的事,但总不能不让人家也闲不下来跟着你忙吧?

李向东知道他那是装腔作势,就也打哈哈地说:“我路过你这讨口饭吃都不行吗?都那么大意见吗?”

老董说:“行,怎么不行。以后,你凡路过我们二河市,想吃想喝,也不用找我,随便到哪家酒店就行了,指着鼻子说你是青山市的常务副市长,说你吃的喝的都由你们二河市的老董书记买单,人家就会管你吃饱喝足了。”

李向东笑着说:“你以为我不敢吗?我就找你们二河市府经常接待的那家酒店,就叫他们打电话叫你埋单。”

老董说:“那你就这么办吧!你省事,我也省事,不用星期天还跑去陪你。”

话虽这么说,他还是急急忙忙赶过来了。二河市城区没市县城区大,方圆也就十五分钟的路程。

老董不见他的司机,就问:“你一个人开车来?”

李向东说:“周末嘛!让司机和女朋友过过小两口的生活。”

老董说:“你这当领导的怎么也不宽容宽容我?”

他又说,你不能这么宽容你的司机,或许说,不能这么放任你的司机。他们还没结婚,就让他们住一起,还是住市府的宿舍,也不怕影响。

李向东笑着说:“那你给他女朋友找个住的地方。”

老董说:“这事你要上心,还用我*劳。”

他说,对手下不严格的领导,对自己肯定也一样放任自流。

这么随口说了,才发现自己说漏了嘴。李向东在市县的事,在领导层里没几个人不知道,私底下也议论过,但因为他的能力摆在那里,大家似乎更多几分原谅,说这英雄配美女也正常,说如果没有那么点事,他会到青山市来吗?会有青山市再创辉煌和异地招商吗?言下之意,还好像青山市沾了他那么点风流光了。

然而,当他的面说这事,多少还是有点不尴尬的。

李向东却说:“我们也不要管得太宽吧?人家迟早要结婚的。”现在的年青人,和我们那时候不一样了,谈恋爱就是中规中举地谈,谈了几年,手也没拉过。”

他心里却“咚”地跳了一下,说,这只是年青人的事吗?你算是年轻人吗?你没结婚和绮红小姨子不也风风火火地住在一起吗?还有杨晓丽,也偷偷摸摸住了好长一段时间才结婚。

他想,你李向东是试过以前的恋爱方式,也品尝过现在年青人的恋爱方式。想自己这几年,在男女问题上,倒是有点乱了,未婚同居玩过,偷情包二奶也玩过,只差没召妓了。这么想,他打了一个冷颤,想以后,你不会也发展到那种程度吧?

老董问:“你这大周末跑到我们二河市,总不会只是吃顿午饭吧?”

李向东说:“我是来躲清静的。”

老董问:“你从哪来?从市县,还是从市区来?”

李向东说:“从市区来。”

老董说:“你吓我一跳,我以为你跟老婆吵架,跑回来躲清静了。”

他想起了什么,问,你不会是躲副书记的清静吧?李向东说,你一猜一个准。老董说,他想要干什么?搞什么论证会?匆匆忙忙能论证出什么?这星期天发通知,星期一就搞论证,很显然,是暂时决定。他说,他还真把自己当市长了,还真要搞什么林业大发展,搞什么三足鼎立。最后他说,这也符合他一贯作风,实事一件不干,无厘头的虚事却不少干!

李向东说:“我发现,相当一部分人对他似乎都不怎么样?”

老董说:“他这人也干过几件像样的事,能爬到那个位置,没点能力,没点像样的政绩也不可能。只是这些年,他松劲了,干事浮躁了,心思似乎都放到怎么往上爬了。这两年更甚,只要上面有空位,他总觉得是自己的,总就要争啊抢的。”

他说,本来,谁当书记谁当市长我也不关心。再有两年,也该退居二线了。不过,我现在倒觉得这市长应该让你来当。大书记也不青年了,你当市长,过个三两年,他高就回省里,你也坐稳了,可以接他的班了,如今,这发展就能保持一种持续性。

他说,如果,这一次你上不去,可能就耽搁了。大书记在,你的一些发展思路还可以延续,大书记一离开,可能就中断了。这对青山市是非常不利的。

他说,我发现,你的发展思路普通人是不好接受的,总先来一种利益再分配,比如,再创辉煌,各县(市)都要先做出牺牲。异地招商,那是劫富济贫,劫我们的富,济其他县(市)的贪。如果,没有大书记给你撑着,没有强硬的铁腕手段,是很难通得过的。

李向东笑了笑,说:“其实,改革创新,本身就是一种利益再分配,一种保持现状与打破现状的一种冲突。”

老董说:“你再没想当这市长?真要跑到国外去考察?”

李向东说:“你不会改变主意吧?”

老董说:“我倒希望你改变主意。”

李向东说:“这不是我的问题。”

老董说:“你争取过吗?”

李向东说:“我怎么争取?争取得来吗?”

老董说:“调子虽然定了,但那调子也是人定的,也可以再改过来的,你不争取,肯定不会改,但你去争取,就有改过来的可能!”

李向东开玩笑地说:“你不会有什么个人目的吗?不会上希望我当了市长,再当书记,你就不用退居二线吧?还可以再升一级,当大常委大副市长吧?”

老董还继续认真地说:“我没有个人想法,我完全是为了青山市。”

他说,不是我讨好你说你好话。

他说,我个人认为,青山市这么多年都没有遇到一个像你这么的领导干部了,如果,把你放到更重要的位置,对青山市对青山市的发展是一件大好事,也能让青山市老百姓得到更大的实惠。

李向东说:“你别把我抬得那么高。别以为除了我,其他人就不能让青山市加快发展步伐,就不能让青山市的老百姓得到更大的实惠。”

老董问:“副书记行吗?”

李向东说:“还有其他人吗?全省就没有一个比我更强的青山市籍的领导干部?不可能吧?”

老董说:“就我的了解,目前,还没有谁能让我信服。”

李向东笑了,说:“你只是站在二河市看问题,最多也是站在青山市看问题,省领导不比你站得更高看得更远?”

他说,这不是你*心的事!

他说,你这种思想很成问题,别连省委都不信任了!

李向东说这话时,心里是酸溜溜的,但他不能流露出半点对省委的不满。许多事,老董并不知道,如果,他知道那次李向东在省委主要领导办公室经历的那个近乎于像审讯犯人的架势,想他就不会劝他李向东去争取了。但话又说回来,如果真要你李向东去争取,你进得了哪扇门?

他干实事可以,巴结领导争取领导却是弱项。唯一曾依靠过的副省长也因为下半身的错误,把人家给得罪了。

表妹的电话打了进来,说她已经到了,正在公共汽车站。李向东说,你自己过来吧?他说,我们就在平时二河市接待我们的那个酒店。

(如果觉得东东还勤快,请打赏几个劳苦钱,砸几朵花花!)

喜欢官途请大家收藏:()官途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官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怎么了东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怎么了东东并收藏官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