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天晚上,杨晓丽久久地看着李向东,像看陌生人一样。李向东很清楚她为什么这么看自己。她又一次完败在李向东手下。如果说,昨天,她对他的强大还没有任何思想准备,那么今晚这场交战却是有备而来的。

她说,我不相信你还会像昨天那么无法无天。

她说,昨天,你一定借助外力了。

她说,听说,青山市的山里有一种土药,能让男人变得很可怕。你是不是偷偷吃了那种药?

李向东说:“我不需要那种东西,至少对付你还不要那种东西。”

杨晓丽脸色变了,问:“那你对付谁才需要那种东西?”

李向东说:“都什么时候了,还有闲情闹这些。”

他说,你不要再那么多猜疑。这种时候,所有对我的猜疑都会致我于死地,尤其是你的猜疑。

他说,你也知道,我当选这市长并不是什么好事。在选举中找不到做掉我的借口,在工作中也挑不出什么毛病,或许,你一个莫名其妙的猜疑,就能让人茅塞顿开,找到对付的我破绽。

杨晓丽说:“你也太草木皆兵了吧?我就只是在家里说,只是跟你说,开开玩笑而已,你还担心我出去乱说啊?我还会跟谁说这种话?”

她问,你不会是心里有鬼吧?

李向东说:“你又来了。”

杨晓丽笑了笑,说:“好了,好了。不说了。”

她说,不说并不表示我不怀疑你昨天借助了外力。她说,有能耐今天你还让我见识一下。她说,自从那个岩洞塌陷后,你这方面的功力再不能让我怕你了,所以,你就想出这么个法子来对付我。”

李向东说:“你的想像力也太丰富了,也太离谱了。”

杨晓丽说:“你承认也好,不承认也好,反正你不能太过份,什么东西太过份都不好。何况,这种属于激素类的东西,对身体总是有伤害的。”

李向东无法跟她解释,老实说,他自己也说不准昨天那种现象是昙花一现,还是经久不衰,他也心大心小,今天会不会重现昨天的强大。其实,他也想证明自己,想证明自己从昨天开始就变得强大起来了。今天的选举结果不也是一种强大的表现吗?如果这两者之间有什么冥冥之中的联系,他李向东是否能渡过难关,不是就能从杨晓丽这里预示得到吗?如果,他继续他的强大,或许,就没有任何力量能把他怎么样了,他就会能顺顺当当地当这个市长了。

他很温柔地拨开遮住她脸上的发,很温柔地说,我来了。杨晓丽笑了笑,有一种很古怪的感觉,都老夫老妻了,来就来呗,不说也可以感觉到,不说也会配合你,有必要还那么讲究那么客气吗?她摸索着把他领到门口,他一用劲,身子一沉,就进来了。这个男人,长驱直入的力度总是让她有一种头脑发木的感觉。

一开始,都显得熟识和默契,很清楚地知道他下一个该是什么动作,下一个动作使用的是多少力气,她很自如地迎合他,也很自如地感受他时而轻缓时而鲁莽带给她的快意。

渐渐地,她就在那快意中迷茫掉了,就不知该怎么样才能索取更多的快感,于是,有一种欲速则不达的手忙脚乱。他似乎也有她那种欲速则不达,就变换着姿势想得到更多。有的姿势并非能同步,他喜欢的姿势,对她来说,未必能得到更多,他不喜欢的姿势,她反而想持续得更久。这样,两人就存在差异,就有一种渴望对方给得更多的贪婪了。

这一刻,他们似乎都忘记了想要证明的东西,完完全全沉浸在一种索取对方,又给予对方的纠结里。她不想他改变姿势的时候,不想他动的时候,便紧紧地抱住他,就想他把所有的力气都集中在某一个点上,给予她一个沉重的打击,直到她整个人像一片云似地轻轻飘起来。

她飘起来了,那种飘的感觉真好,那种飘起来的感觉更让她觉得这个男人是她的最爱她的主宰。

然而,她还没有回到地上,昨天那种撕心裂肺的感受也随之而来了。她不得不把刚才还呈现一派幸福的脸,皱成一团痛苦。

李向东不无得意地说:“我又变得强大了!”

杨晓丽说:“比任何一次都强大。”

李向东说:“你有没想过,这是一个飞跃,从昨天开始。”

杨晓丽说:“你是说,也包括今天发生的一切?”

李向东说:“为什么不?”

杨晓丽说:“太不可理喻了。”

李向东说:“但这是事实。”

杨晓丽问:“怎么会这样呢?”

她把腿缠在他的腰上,让自己跟他贴得更紧,她还想再体会他的强大,只是,她先就让自己绷紧了,时刻准备迎接他再一次撕心裂肺的张牙舞爪。她能感觉到他的努力,先是静止着,又狠劲地冲刺,再就重重地压在她身上。彼此认定,这一压,将会出现那种不可理喻的奇迹,于是,都把对方抱得紧紧的。

没有出现奇迹,没有再次出现他们渴望的强大。

他说:“换一个姿势吧!”

她很听话地顺从他,虽然,那种撕心裂肺不好受。

他再次压下来的时候,她把自己放得很软很软,她想让他更深入更彻底。她想,只有走到尽头他才能得到她的助力,他们才能更好地阴阳结合,于是他便会呈现出那种凶狠的强大。

他把所有的力气都集中在某一个点,他把她那厚实的臀肉压得扁得再不能更扁了。他听见她不得不呻吟起来。他知道,那呻吟更多的是戳到心尖尖儿痛的呻吟,然而,那种奇迹般的强大依然没有呈现。

她见他一动地动地趴在身上,问:“累了吗?”

他摇摇头。她却没有看见。

她说:“你已经证明自己了。刚才,你已经让我无法承受了。”

他不心甘,觉得刚才还不算。他要像昨天那样的可怕,不管是什么姿势,或深或浅,杨晓丽都痛苦得像被子弹击中般,否则,算什么强大。

这时候,李向东已经不仅仅是跟杨晓丽交欢了,更多的是要证明自己,证明自己是否真正的强大,证明自己是否能够强大地渡过眼前这道难关。他不再只满足那么静静地压在她的背上,不再满足只是等待。

他想,他应该主动出击,应该让自己失去冷静失去理智。

他想,只有当他不再是一个人,只有把自己变成一只野兽,一只双眼发着绿光凶悍的野兽,那种在普通人身上不可能出现的奇迹才会汹涌而至。

他开始行动,把身下的女人当成猎物,当成一块就要到嘴的美食。其实,杨晓丽一点也不怕他的粗蛮,事实早就证明,没有奇迹发生,他所有的努力只能让杨晓丽摄取到源源不断的快意,只能让杨晓丽欢快的呻吟,只能让杨晓丽再一次迷茫地飘起来。

李向东感觉自己不行了,感觉自己也要飘起来了。他倒在杨晓丽身上,用最后的力气,让自己走得更深更彻底,也就是这一刻,他整个人都绷紧了,整个人都僵硬了,看不见的强大,感觉到的张狂,翻江倒海,就听见杨晓丽一声惨叫,就大字似地趴着一动不动了,且像以前表妹那样,一点儿呼吸也没有了。

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李向东真说不出来,表妹呈现出这种状况时,他也没有这种畅快和写意。

(鲜花鲜花鲜花!)

喜欢官途请大家收藏:()官途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官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怎么了东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怎么了东东并收藏官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