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多事情不能只是看表面,更应该看它的本质,看它内在的联系。从表面上看,岳部长处处为难大书记,非要把大书记定性为选举事故的主谋,其实,他眼里瞪着的还是李向东。

不是种种迹象都无法证明李向东与此事有关吗?那么,只能从大书记这边下手。如果证明,大书记是主谋,那就可以说明这次选举并非是人大代表的自发行动,完全是一种长官意识。当然,大书记这个长官在这一事件中,并不代表组织,纯属个人行为,与省委决定背道而驰的行为。

目前,也似乎只有用这种迂回形式才能否定李向东的当选了。然而,省委常委会却提出不再追究事故的责任,这就是说,承认了李向东的当选是一种人大代表的自发行为。

这可能吗?这太不可能了!

岳部长在省委组织部工作了那么多年,从还没听说过哪个地级市的市长是由人大代表自发选举产生的。但是,他又能怎么样呢?难道他能不执行省委常委会的决定?

当他向大书记和李向东汇报省委常委会议精神时,心里很不是滋味,当看到李向东那副很有一种按捺不住笑的嘴脸时,他真想扑上去抽他一个大耳光。大书记请他们吃晚饭,李向东还举着酒杯,恬不知耻地要跟他碰杯喝酒,他便一点面子也不给地说自己从不喝酒。

他为什么要跟你李向东喝酒?为什么要跟你庆功?岳部长看着老同志喝得满脸通红,还举着酒杯跟李向东碰杯,说祝贺他当选市长,真真正正是由人大代表选举的市长,他就觉得恶心,觉得这家伙为老不尊。他想,当初,自己怎么就没提防这个吃里扒外的家伙。这些天,这个叛徒败类把调查组的一举一动,甚至于每一个人的思想动态都打小报告似的向大书记透露了。

岳部长能够感觉得到,在召开省委常委会之前,省委主要领导就已经掌握了青山市的情况,就已经做好了会前准备。说是把他们调查组招回省委,向常委会汇报情况,其实,那只是一个幌子,不用听汇报,省委主要领导就已经知道情况了,就已经知道他岳部长所思所想要了。那时候,他早就想好了“不追究”的决定。

岳部长觉得自己在汇报这个环节上工作没有做好,如果,自己先一步向省委主要领导汇报,先一步让省委主要领导接受他的观点,选举事故就不会是现在这个结果,大书记一定推卸不掉干系,李向东的当选也有可能因为大书记是主谋而被取消。

当然,岳部长心里还是清楚的,省委常委会虽然做出不追究的决定,并等于就不追究大书记和李向东。即使是人大代表自发地选举李向东,大书记也负有不知情的领导责任,李向东这个非官方意图当选的市长,也会被组织视为另类给予某种明升暗降的处分。

不追究的决定,只是对青山市大多数干部可言,包括那些参与的市四套班子领导成员。毕竟,处分这么多人,影响太大。

岳部长看着李向东举着酒杯,一副神采奕奕,心里就想,你高兴的太早了!戏还没在演还没结束,我们调查组还没有撤呢!我们还有发言权,省委还会向我们征求如何处分你们的意见。

第二天上午,岳部长召开了一个调查组的碰头会。

他说,我们调查组的工作已经基本完成了,余下的任务,主要是整理汇总这次选举事故的调查资料,起草一个实事求是的调查总结。

他说,虽然,省委常委会已经做出了不追究的决定,但是,我们还是要如实地向省委汇报这次调查的情况,如实地反映我们必须要反映的问题。这将有利于今后相当一段时间,省委领导如何评定青山市这个领导班子。

他说,在昨天的省委常委会上,也暴露了我们调查组一个十分严重的问题。我们内部意见非常不统一。不知道大家对这种现象有什么看法?我个人认为,这是非常不应该的。我们调查组内部意见分歧那么大,怎么向领导们提供具有参考价值的第一手材料?怎么为领导决策服务?说得更严重一点,这完全有可能使领导的决策出现不必要的偏差。

最后,岳部长说:“现在,我们就议一议这个调查总结应该怎么写?哪些内容必须写进去?哪些内容可以一笔带过,哪些内容可以忽略不写?整个总结的指导思想是,一句话,要实事求是!不夸张,不虚假,不回避问题。”

老同志笑了笑,说:“你是组长,我们还是听你的,你能不能说得更具体一点?其实,在坐各位都清楚,写总结也好,写经验材料也好,主要还是围绕领导的意图来写。领导要怎么写,我们就怎么写?你岳部长需要一个什么样的总结,我们就根据你的指示精神,起草一个什么样的总结。”

岳部长淡淡一笑,说:“大家谈,大家谈。集思广益嘛!”

他才不会再干傻事,才不会这么快就说出自己的想法。这不是让你老同志又有了巴结大书记和李向东的机会吗?

这时候,岑秘书长敲门进来。

他环视了一下大家,说:“正在开会啊!”

岳部长问:“有事吗?”

岑秘书长说:“有件事一定要你们调查组出面处理。”

岳部长问:“什么事?”

岑秘书长问:“不影响你们开会吧?”

老同志说:“也开得差不多了,不影响。”

岑秘书长便说:“今天一早,下面县有一帮人来信访局上访。他们听说省委有一个调查组进驻我们市,也不管你们是干什么?指定就是要见你们,要你们帮他们解决问题。”

老同志问:“什么问题?应该不关选举的事吧?”

岑秘书长笑着说:“一点不沾边,但他们就是指定非要见你们。”

他说,现在的群众,也懂得官大好办事。知道省委的调查组在,以为你们什么事都管,以为你们一定能帮他们解决问题,所以,非要见你们。

他说,我想,你们是不是出去解释一下?我们怎么解释他们都不听,还以为我们骗他们,以为我们不敢让他们见调查组。

岳部长对老同志说:“你去应付一下吧!”

老同志就随岑秘书长出去了。

岳部长很不满意地说:“这算什么事?”

巡视员说:“现在的群众对基层组织越来越不信任了。”

岳部长坐直了身子,说:“所以,他们一定要见调查组,认为调查组才能帮他们解决问题?”

巡视员说:“很显然,这是一个经常上访也没能解决的老大难问题。”

岳部长问:“为什么没能解决?为什么一定要省委调查组解决?”

他似乎看到了某种希望。为什么不弄清楚是什么问题呢?为什么不想办法让李向东出面解决这个问题呢?老大难问题,即是多年没能解决的问题,即是分管领导都没办法解决的问题,你李向东不是人大代表选举的市长吗?你去把这问题解决了。

岳部长断定,这是一个肯定无法解决的问题,你李向东不是能人吗?你就能给我们调查组看看,可千万不要让调查组给你下一个能力有限,解决群众问题不力的结论。

他想,这真是天赐良机,让他岳部长给碰上了,也让你李向东给碰上了。他对巡视员说,我们也过去看一看。巡视员犹豫了一下,不知岳部长为什么突然对这根本就不沾边的事那么感兴趣?但见他已经推门出去了,也只好跟了出去。

(鲜花鲜花鲜花!)

喜欢官途请大家收藏:()官途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官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怎么了东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怎么了东东并收藏官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