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向东很快就否定了自己那个念头,仅凭这件事,根本就不可能虚张声势地镇住班长,别说只是道听途说,胡乱猜想,就算哪一天,你李向东闯进班长办公室或是什么地方,看到他和女常委狼狈不堪,在没有外人证实的状况下,你李向东也别想能镇住他。

要知道,你面对的是什么人?他完全可以反咬你一口,完全可以说你陷害他,说你一直想搞掉他,像搞掉贾保焕一样。女常委也完全可以像疯狗一样地要你还她清白。这两个人的势力加起来,可以压垮青山市大半个天。

再说了,李向东在这方面也不干净,几乎就是玩玩火自焚。

李向东貌似没路可走了,要搞治理厂似乎只有等到哪一天班长发慈悲,放你一马才有机会了。他会放你李向东一马吗?根本不可能!明年,他应该会想到其他理由,又让你把建治理厂的事往后拖。

只有依靠上面人了,依靠比班长官还要大的人。李向东想,到了目前这种状况,除非不搞治理厂,要搞就不能再多顾忌了,你可以不跟班长闹翻脸,但你不可能不让他知道,你很不满意他不让你搞治理厂。

上面的人找谁呢?

李向东首先想到了中组部那位领导,但他怎么可能管青山市的事呢?这种太具体的事情他肯定不会插手。其次就是省政府主要领导了。自己从李向东当了市长,还给予他鼓励的就只有省政府主要领导了。然而,李向东心里一点底也没有,他会支持自己吗?他对治理污染感兴趣吗?其实,对治理污染最感兴趣的还是省委主要领导。

李向东已经好久没跟省委主要领导联系了。当了市长,又经过处理贾保焕留下的手尾,去公路厅讨要拨款不果后,李向东就很清楚他对自己的态度了,他宁愿帮班长也不会帮你李向东。这时候,向他提出自己要搞治理厂,他会怎么想?你李向东如果不是遇到困难,根本不可能求助他。这就是说,这事在班长那里通不过,你李向东才来找他的,他如果支持你,也就是否定班长。他会否定班长吗?答案是很清楚的!

李向东想到了副省长,这个一直都非常关心他的人,一直都关心青山市发展的人,还会不会再像以前那么关心他呢?有相当一段时间,副省长隔些日子总会到青山市来,总会询问青山市的发展情况,偶尔,还会帮青山市解决一些实际问题,争取省里给青山市一些拨款支持,但枝子死后,他就再没回来了,甚至于再不过问青山市的事了。更何况,你李向东还有脸去见副省长吗?

李向东把自己认识的省领导想了一遍,终还是拿不定主意应该找哪位领导。他的犹豫,完全是因为,太想做成这件事了,就像他迟迟不想与班长正面谈这事一样。如果,这被班长一口否决,就再没弯转了。即使你李向东找到上面的人帮你说话,他作为一把手,也会固执地坚持,他要维护自己的尊严,不可能让你二把手得逞,有一次得逞,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目前,李向东考虑的也是这个问题,如果帮自己的人不坚决,经不住班长三言两语改变了主意,以后就再没人可以说服班长了。因为,班长的坚持又多了一个内容,他如果被第二次来劝说他的人说服,就是第一次来劝说他的人劝不动他,就是他班长不给第一次劝说的人面子。

很多事,特别是一定想要干成的事,没有绝对的把握是不能出击的,一出击就一定要成事。

犹豫,有时候并不是坏事!

杨晓丽没有直接回家,她要回办公室准备明天在常委会上的汇报。李向东看着她下车,看着因车渐渐离去她变小的背影,突然有一种与她分道扬镳的感觉。他心里想的是治理厂的事,而杨晓丽却在为体艺场馆费心劳力。他不知道这将会是什么样的结果?但他知道,体艺场馆马上就要破土动工,治理厂还是纸上谈兵。

这会儿,李向东没有想到,明天的常委会出现了状况。

一开始,会议是按计划进行的,首先由杨晓丽代表体艺场馆筹备领导小组向常委们汇报情况,一是确定场馆的地点。这个问题已经不是问题了。在很早以前,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提出这个议案时,当时的市委市政府领导班子为了表示对这件事的重视,就已经圈好了地点。二是建设场馆需要多少资金。这个也问题不大,因为预算是经过层层把关的,不仅是青山市设计院做了预算,还通过省里的有关单位进行了核实。问题是,市财政怎么拿出这笔钱,分几次几年拿出来?财政局长就这个问题做了详细的汇报,预测了未来几年财政增长和财政开支的情况,正常情况下,财政可以拿出多少钱?如果,严格控制和削减哪方面的开支,财政又能拿出多少钱?两个数相加,三年内拿出这笔资金,似乎不成问题。

女常委说:“场馆大约在一年半左右就能建成,所以,我们还要做大量的工作,要拖欠应支付承建商的资金一年以上,也就是说,要说服承建商带部分资金建这个项目。”

班长问:“有困难吗?”

女常委显得很没把握地说:“应该没问题吧!”

班长不客气地说:“不是应该,是一定。”

他说,你们还要注意这样一个情况,在我们还没完全支付工程款期间,不允许承建商以各种理由拖欠工程人员的工资。

他说,现在,承建商拖欠工资的现象非常严重,不要到时候,承建商拖欠工资却把责任推到我们身上,把工人讨要工资的矛头转移到我们这边来。

他说,这一点事先要与承建商说清楚,要明明确确写进合同里。

女常委连连点头,说:“班长同志考虑得比我们还要细还要全面,我们一定按你的指示办,一定把这一条写进合同里。”

班长对大家说:“都谈谈看法吧!大家把可能存在的问题都说出来,帮助他们把工作做得更细一些。”

于是,大家谈了许多看法,许多可能会忽略的问题。虽然,有会议录音,但女常委和杨晓丽还是手忙脚快地一一记了下来。

第三是关于确定哪个承建商承建场馆的问题。

班长先做了解释,说明为什么不搞投标,而采用集体商量确定的方法?然后,由杨晓丽通报五位建筑商候选人的情况。这是意见分歧最大的问题。五个候选人似乎都有支持者,因此各说纷纭。最后,班长说,筹备领导小组先谈谈你们的意见吧?你们认为谁最有可能承建这项工程?

女常委看了一眼杨晓丽说:“还是晓丽同志先谈谈吧!”

杨晓丽很清楚,女常委这是把包袱甩给她,希望她说出她心目中的候选人。事先,她已经多次暗示杨晓丽,让她在常委会上提出由程老板承建这项工程,只要杨晓丽提出来,她就会顺势而上。

然而,杨晓丽没有遂她的意,说了另一个候选人的名字。她并不担心女常委对她会有什么看法?难道她还敢把她怎么样?难道她与班长有一脚,就不顾忌李向东?她说:“经过多方面了解,我认为,这个建筑商是青山市实力最强的,包括资金和技术,如果从这两方面考虑的话,这个建筑商在这五位候选人中排第一位。”

女常委出乎意料的平静,似乎早料到杨晓丽不会钻进她设下的套子。

喜欢官途请大家收藏:()官途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官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怎么了东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怎么了东东并收藏官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