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显示的是东江市的区号,一个陌生的声音传了过来。是李书记吧?李向东说,我是。对方说,我是东江市公安局的陆子强。等了一会,见李向东没有反应,又说,我跟你秘书很熟,他向你提到过我吗?在东江市,大家都叫我强哥。李向东回过神来,笑了笑说,你说你是强哥,我不就知道你是谁了吗?强哥说,不敢当,不敢当!我怎么敢在你面前称自己强哥?李向东放开表姐妹俩,拿着手机,走到旅馆前的一棵树下。

强哥说:“听李书记这番话,我心里就踏实了。”

他说,我原以为,文仔只是在唬弄我。

他说,你不要多心,我不是信不过文仔,只是现在领导的秘书大多都有一个坏毛病,总爱假传圣旨,明明是自己的意思,偏要说成是领导的意图。

李向东说:“那我就在电话里亲自感谢你吧!”

强哥说:“那些都是我应该做的。其实啊!也没做什么?了不起就是向你表个态。”

他说,我也是从外地调到东江市的,那时候,我在东江市一个熟人也没有,很多事需要帮忙,又不好意思开口,所以,将心比心,便先主动向文仔表了表态。有什么需要的,尽管说,我们都是为工作来到东江市的。

他说,本地人可能对我们有看法,认为我们这些外地人跑到这来占了他们的官位,其实,这都是为了工作。谁都不愿意离开老婆孩子跑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来打天地!

他说,当然,当然,我不能跟你书记比,当初,我到东江市只是当个小小的副局长,普遍普遍的一个人。你是书记,是东江市的一把手。

李向东笑着说:“都一样,都是异地人。”

他说,文仔应该也跟你说了吧?我这个人对生活方面的要求并不高,从青山市过来嘛!贫穷惯了,生活太奢侈反而感觉不踏实。

他说,我还是希望你在工作上给予我更多的支持!

强哥说:“李书记这话说得,让我不知道哪是天哪是地了。工作上的事我能不听你指挥吗?这一点你完全可以放心,只要用得着我尽管说,你指哪我打哪,决不含糊。生活上的要求嘛!只能说干些力所能及的事吧!毕竟,我不是什么有钱人。”

他说,李书记也不要太虚心,你是市县人,在青山市呆的时间也不长。我对市县还是有些了解的,那也算一个富裕地方,而且,是一个一直都富裕的地方。如果,拿东江市和市县相比较,我觉得市县才是真正富裕的地方。

他说,市县是真正的有钱人,属于那种传统有钱人的大户人家,东江市只是这十几年才富裕起来的,很多思想和认识都不及市县,比如,对有钱的认识就不及市县人淡定,无时无刻都表现出一种暴发户的心态,总担心别人看不起自己,秀有钱,摆阔气。

李向东笑着说:“我还是第一次听人这么评价市县。”

强哥说:“我说的都是实话。我刚参加工作的时候,出差在市县呆过十几天,那时候,还没有改革开放,市县的城区建设就已经很具规模,而且很有特色。后来,我到过许多县城,都没有一个县城能像市县那样留给我那么深的印象。”

他说,当时,东江市算什么?按现在的话说,只能算是一个刚脱贫地区。改革开发这些年,才发展起来的,但这发展的也不伦不类,市区建设一点特色也没有,一点文化底蕴也没有。

他说,所以,我说,传统有钱人的大户人家素质是不一样的,踏实淡定,不眼红别人,但也不担心别人看不起自己。

本来,表姐妹俩还站在旅馆门口等李向东,见他这电话打了那么长时间,又见李向东示意她们进去,便不再等他了。

强哥在电话里问:“这时候给你电话,不会影响你吧?”

李向东说:“不影响。”

强哥便说:“你夫人也随你调来东江市吧?”

李向东说:“她晚点到。”

强哥说:“真钦佩你们这对官场夫妻!”

他说,以前,人家也曾羡慕过我,那时候,我才刚三十岁,刚提副处,我老婆也刚提正科,身边的亲戚朋友都羡慕得不得了,说我们夫妻比翼双飞前途无量。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我好不容易才进了一小步混了个正处,老婆也进步不快,才当了个副处。她那副处还是照顾性质的。

他说,她一直都没随到东江市来,一直不想离开省城机关,所以,呆在省城机关时间长了,组织上也不好意思总让她呆在正科的位置上。

他说,你们却完全不一样,都是从基层一步步上来的。我与你比,差个十万八千里,我老婆与你夫人比,也是小巫见大巫。我想,就是在全省,也找不到像你们这样人的夫妻组合。

李向东听得心里高兴,但还是冷静地想,这个强哥还挺能说的,只是通通电话,就能把你说得心花怒放,面对面跟他谈,说不定就把你说得轻飘飘找不着北了。这时候,便担心起来,想这个强哥是不是就只是凭一张嘴把自己说到了今天的位置?

强哥说:“你们这样的夫妻啊!本来可以说是要什么有什么?但是,我敢断定,你们是要什么没什么!为什么呢?因为你们对自己要求都非常严格,考虑的都是公家的事情,如何更好地为地方和单位做好工作,根本没心思考虑自己的私事。你应该没考虑过,你夫人过来后住什么地方吧?不会就想着住办公室吧?”

李向东说:“戴市长已经安排了。”

强哥说:“戴市长是个老实人,他能有什么好安排?”

他说,我不是说他的坏话。我是非常尊敬他的,不过,他这人办法不多,更不会变通,让他给你们安排住的地方,我想,了不起也就是从哪里腾出个普通干部的宿舍粉饰一下。

他说,你如果信得过我,这事交给我办,我给你想办法,一定让你们住得舒舒服服。当然,前提是不违反原则。违反原则的事,我也不会干。

李向东说:“你说得我的心都有点动了。”

说着,便“哈哈”大笑,心里想知道这强哥到底有什么能耐在不违反原则的情况下,让自己住得舒舒服服?

他问:“你有什么好办法?”

强哥说:“按你和你夫人的级别,住别墅什么的也不会有人有看法,但考虑到你们在东江市也不会长期住下去,所以,还是住公寓更合适。”

他说,你不要怪我话说得太直。我知道,你很不愿意听这话,很不愿意大家认为你只是东江市的过客,但这是现实明摆着的,你还会升,你还不到五十岁就已经是大书记了,而且是在东江市当书记,上升的空间很大。

他说,在东江市,很多单位都重新盖了办公楼,旧办公楼要么拍卖出去,要么租凭出去,只要让某一个单位少租赁一个会议室,你就有住的地方了。那些地方大多是寸土寸金的地方,在市区繁华地带,购买生活用品方便,最合适你们这种不把时间浪费在生活上的人。

李向东笑了笑,说:“想得很周到嘛!”

强哥说:“这事如果你同意,不必你出面,我具体与文仔商量着办。”

李向东说:“我还不能答应你。我要比较比较。如果,戴市长安排得比你好,我就不需要搞特殊化了。”

强哥笑了起来,说:“那是,那是。”

此时,李向东认为强哥给予自己的安排并没什么太过分之处。

(鲜花鲜花鲜花!)

喜欢官途请大家收藏:()官途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官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怎么了东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怎么了东东并收藏官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