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了晚饭,女儿还没忘记找表姨子的事,就看着李向东想要他开车车带她去找表姨子。李向东便说,表姨没回来,表姨要做听话的好孩子留在学校上班。他问女儿,要不要也做听话的好孩子?女儿点点头。他说,要做听话的好孩子,就应该听大人的话。这么说了,他就叫杨晓丽打电话给表妹,让她跟女儿说说话。女儿一听到表妹的声音,又哭了起来,说你回来,你回来。表妹在电话里也不知说了什么,女儿这边就止住哭了,就一边不停地点头,但眼泪还是随着点头“哗哗”流。婆婆很无奈的样子,就上二楼了。因为李向东和杨晓丽是暂时决定回来,二楼还来不及收拾。

其实,灰尘也不多,不用大搞,但抹洗拖地还是忙了好一阵。李向东也挽起衣袖拿着拖把拖地。你在外面可以不干这类事,到了家,你就不是市委书记了,就只是父亲丈夫女婿了。他要杨晓丽带女儿出去转了一圈,终于把她哄得不再要表姨子回来了。杨晓丽就上来叫母亲下去给女儿洗澡,自己要接过母亲手里的抹布问还有哪些地方没有抹干净?母亲说,也差不多了。说你的手干净,把床罩掀下来吧!

杨晓丽把床罩掀下来,见母亲还在抹茶几,就说:“你下去给她洗澡吧!”

母亲说:“你就不能给她洗澡吗?”

杨晓丽说:“我怎么懂得怎么洗?就是懂得洗,也不知道东西都放在什么地方?也不知道她应该用什么洗澡水?”

母亲就说:“没有像你这么做母亲的。”

杨晓丽说:“我倒想天天伴着她,但我不是忙吗?”

母亲说:“你哪天不忙?你就只知道忙。”

杨晓丽说:“我不是也没有办法吗?”

母亲说:“你是有依赖!没有依赖你再忙还不一样要照顾她要给她洗澡。”

杨晓丽说:“是了,是了。我有依赖了,我依赖你了。”

这么说,她心里也不好受。其实,女儿嚷嚷着要表妹的时候,她心里也不好受,觉得自己这母亲当得让人心寒。单独跟李向东在一起的时候,她说,我也不想这样的。我也想有更多时间照顾女儿的。李向东说,我知道。说没有哪个当母亲的不想好好照顾自己的女儿。她说,每一次看到女儿对我没那么亲,我总觉得歉疚,总觉得自己是一个很不称职的母亲。她说,其实,从我当了市县副市长以后,或者,从我当了电视台的副台长以后,就已经注定我不可能像一个普通女人那样,不可能像一个普通母亲那样。

李向东说:“其实,有时候,你也应该感觉到自己还是比较幸运的,至少你母亲还可以帮你照顾女儿,至少你还可以把自己嫁出去。有一部分像你这样的女人,想要把自己嫁出去都找不到合适的,一辈子都没有能把自己嫁出去。”

杨晓丽知道,他是在跟她说一个严肃的话题。记得那一年,她还在江边市当常委的时候,去省里开会,晚上一群女厅长处长聚在一起聊天,聊彼此的生活,一些四五十多岁还没有把自己嫁出去的女厅长处长们都很有些黯然,看着杨晓丽挺着大肚子羡慕不已,说我们这些女人又多了一个能成为真正女人的女人了。

她说:“女人和男人总是有区别的,不可能像男人那样放开手脚,到了一定的位置,要么不甘心自己下嫁,要么无法两头兼顾,又要做好工作,又要在家里做一个称职的妻子和母亲。”

李向东说:“我觉得,你在妻子这方面还是称职的,只是母亲那一块少了一点。”

杨晓丽说:“这么长时间,我也没认认真真给你做过几顿饭。”

李向东说:“也还可以吧!”

杨晓丽说:“我准备调去青山市的时候,还有过只是找一个闲职,把更多的精力放在家庭上,但真到选择的时候,又放不下了,又想我还年青不能这么快就处于一种半退休状况。这次要跟你过东江市,我也有过这个念头,但还是放不下,还是想要去任实职干点事。”

李向东说:“这次应该不会像青山市一样了,不会一上任就遇到什么麻烦事,处理来处理去却让你当了一把手。”

杨晓丽说:“现在当然不一样,就是再遇到什么事,就是有机会当一把手,还不是你说了算。你不让我当,我还能当吗?”

李向东笑了笑,说:“争有那机会,我不让你当,你会饶过我吗?”

杨晓丽也笑了笑,说:“我也不知道。”

这时候,他们泡在那个大浴缸里。她说,人总是那么矛盾,一会儿,想要自己这样,一会儿又想要自己那样。当机会没有出现的时候,总想着自己要有多点时间当一个真正的女人,但一有机会,又想自己为什么不能争取?自己到底哪里比别人差?李向东说,不仅女人有这种心态,男人也是这种心态。她说,我发现,我总这么疲于奔命,主要原因还是因为你,跟着你不断更换环境,总安定不下来。如果,能在一个地方某一个职位长时间呆下去,许多工作都应付自如,也不至于忙得没有别的时间。她说,我想,以后,如果你有机会去省里,我也不跟你去了。我还呆在东江市,反正东江市离省城也不远。

李向东笑了笑,说:“你别想那么好的事,我就一定进省城?就不可能在东江市呆一段时间,又平调去另一个离东江市很远的市?

杨晓丽说:“再远也不跟你去了。”

她说,其实,呆在市县是最好的。这里什么都熟悉,人熟悉地方也熟悉,家里人又离得近,每一次回市县,我都有一种到家的感觉,就算在青山市住别墅,我也没有那种家的感觉。

她很舒服地躺在浴缸里,看着天花板说:“你知道,我为什么不同意表妹装修的那个三三分吗?”

李向东说:“你不会是故意不同意吧?”

杨晓丽说:“我更想把空间腾出来,在那边也弄一个像这里一样的浴室。”

她说,在青山市,为什么总没有一种到家的感觉?仿佛就是缺少了这么一样东西。我想,尽量把这里的一切布置移植到东江市去。让自己有一种回到家的感觉。

她说,如果每天晚上,能在那个文娱室里做做健身,再在蒸气室里蒸蒸气,然后,好好泡一个热水浴,可以减轻许多工作中遇到的挑战性和压力。

李向东问:“还不仅仅是泡热水浴吧?”

杨晓丽看了他一眼,说:“你就不能省点力?”

李向东笑着说:“你不是说,要做一个称职的妻子吗?”

本来,他们是面对面躺着的,李向东移过来把她压在身下。她说,还是到床上吧!李向东就把她抱了起来。她说,还是老规矩,你不准咬人。李向东说,不咬,只是对付你一个人,我不咬。她说,你急什么?好像不给你似的。他说,只是给我吗?你就没有得到?她说,昨晚我已经够了,今晚完全是因为你。话虽这么说,她还是受不了李向东的引诱,然而,这晚她却多了几分女人的柔情。她总迁就地问,你想我怎么样?我要怎么才更合你意,你才发挥得更好。是要我趴在床上吗?是要我用力吗?她便用力绷紧双腿,让那厚实的臀肉更厚实更有弹性。

(鲜花鲜花鲜花!)

喜欢官途请大家收藏:()官途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官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怎么了东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怎么了东东并收藏官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