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妹心里有点急了,希望那副镇长快点过来,希望这次见面早早结束,在还不是很晚的状况下,赶去市区约李向东看装修的住房。后来,她又想,就是多晚约李向东,他也会跟她一走去的。

坐了一会,听到门外有脚步声,长发老师说,副镇长过来了。说着,站起来开门,果然,就见副镇长喝得满脸通红地走进来。他说,不好意思,真不好意思。一边说,一边叫长发老师斟杯茶给他。他问,表妹老师不介意吧?他说,工作上的应酬,没办法!他说,台湾老板都很能喝,我少喝一点都不行,还没散呢!又转移阵地去喝啤酒,我在转移的路上偷偷溜出来的。刚在楼下,电话又追过来了,说什么也要我回去再喝。

表妹心里想,你回去最好,最好下次再谈。

副镇长问:“长发老师都跟你谈了吧?我们的目的你都清楚了吧?”

表妹说:“知道了。”

她在稍远一张沙发坐下来,不想闻到他嘴里喷出来那股浓浓的酒味。

副镇长也没介意,说:“经营商收购了我们工作室,对我们是有一些硬性要求的,但对你没有太多要求,更没有什么硬指标,主要就是希望你能更形像地帮我们向经营商展现我的设计,形象地让经营商的客户更理解我们的服装。”

他说,所以,我对你的要求是,希望你能更多地理解我们的设计,能够更到位地,甚至更充分地展现出来它们的特点。

他说,刚才长发老师在电话里跟我说了,说你担心我们叫你做内衣模特儿。这个你完全可以放心,我们做的不是这个,其实,我们真要做这个也没有那实力,首先,我们制作的技术就不够,不是我说自己不行,在东江市,还没有哪个服装厂家可以做那么精细的产品,更不要说那些家庭作坊式的小企业了。

他说,我们制作的服装,说得难听一点,多是一些大路货,更适合于普罗大众。我们的宗旨是,走在潮流前面。在经营商的客户还没提出新一季流行款式时,就先一步制造出我们的产品,占流行先机,通过占流行先机赚取更大的利润。当然,这也是我们的生存之道。

副镇长说:“这样吧!我还要赶时间,也不多说什么了。我相信,在以后的合作中,你会更了解我们这个团队,会知道我们是一个非常敬业的团队,是一个敢干与世界任何一个服装名牌厂家争先机的团队。”

他说,具体的事还要坐下来慢慢谈,但是,我希望你从现在开始,就加入我们这个团队,或者说,从现在开始就知道近期我们要你做的工作,了解近期我们设计主题。

他示意长发老师把近期设计的那几个服装图样拿出来。他说,我们不是不相信你,但还是要提醒你,这些图样都是秘密的,不宜向外公开的,我不想在我们还没最后确认生产前,别的人就知道了我们的设计意图。这是商业机密,是我们每一个人都要遵守的职*。

长发老师就从锁着的保险柜里拿出两张新图样,放在茶几上。副镇长许是明白表妹为什么站得那么远,先喝了一口茶,让嘴里喷出的酒味没那么重,才叫招呼表妹坐得近一点。

副镇长说:“你从这些图样可以看出,并不是什么暴露式的服装。”

表妹凑过去看了看,一张是衫裙装,一张是衣裤装,还有一套是男式服装。但都是很实在的服装式样。副镇长说,男式服装我们已经找到人了,也已经跟他谈过了,现在,你再加入,我们的人员搭配齐了。他对长发老师说,你向表妹老师讲解这两套女式服装的主题吧!长发老师便讲解起来,从式样到颜色,到松宽的尺度所表现的内容,甚至于一个小小的钮扣也有许多名堂。

副镇长说:“我们就是希望你通过对这两套服装的理解,尽量反映出我们的设计的理念。”

他说,明天上午吧!我们把裁缝师也约过来,一起具体研究。

他说,因为以前我们没有干过这个程序,不仅你是新人,就是裁缝师也是新加入的,就是我们也是第一次把我们设计的东西形像化,所以,我们要摸索的东西还很多。

这么说了,副镇长的手机响了起来,他对着手机说,我这就回去,这就回去。他站了起来,伸手与表妹握手,说,今天就只能谈到这了,明天再细谈。他对长发老师说,你通知一下裁缝师。上午九点好不好?周末休息睡晚一点。他走了几步又想起什么,回过头来对表妹说,你放心,裁缝师也是女孩子。我们一开始就考虑到了,考虑到女孩子给你量身会更方便一些。

听了这话,表妹心里有一种愧疚的感觉,想自己开始还怀疑长发老师会有什么坏念头呢!从他们考虑得那么周到就可以看出他们真是那种一心扑在事业上的人。

副镇长离开后,表妹对他倒有点儿兴趣了,问长发老师:“他这么忙,顾得了那么多吗?”

长发老师笑了笑,说:“平时,他也不用每天都往工作室跑,主要还是我们几个搞设计的呆在这里。大家一边上网浏览各种信息,一边互相交流,互相讨论各自的想法,然后,形成一个主题,再用服装的形式反映出这个主题。形成图样后,他才过来看,听大家的意见。”

他说,以前,他是这的老板,给我们付工资,如果设计出给力的图样,能够打动经营商,为经营商赚钱,我们就能从经营商那里分得红利。我们这部分按三七比例分,我们出创意的分三,他做老板的分七。表妹对这些管理经营一窍不通,便也没再深问下去,只是长发老师似乎还要让表妹知道得更多。

他说,对外的事情多是他负责的,比如向经营商推荐我们的设计,了解经营商按我们的设计制作了多少服装销出了多少件(套)。这些也只有他才能做得到。因为他是副镇长,经营商即使也会骗他,也会隐瞒一些销出量,但也不好隐瞒太好。

他说,我们赚得最多的一次是去年夏季设计的那个秋季款式,制作了五十多万套,销往十多的国家。

他说,这种服装赚得比那些由国外厂家出式样订作的服装要多,经营商可以多赚百分之五十,甚至百分之百。现在,有一个国际有名的服装公司,每年都直接要我们为他们设计一款秋季服装。这已经成了一个固定的业务。那个经营商收购我们的工作室,就是看中了这个效应。

表妹问:“他一边在政府部门打工,一边自己做生意,这样也允许吗?”

长发老师说:“这应该不算做生意,这只能说是出售自己的创意,或者说,他采用工作室的形式,把我们这些人集中起来,设计市场需要的东西,通过经营商这个渠道,为我们赚取创意报酬。”

他说,其实,这并影响不了他多少时间。

他说,这种形式的工作室在东江市很多,也有许多是公务员参股的,特别是一些年青的公务员。他们通过这种形式实现自己更大的人生价值。

表妹说:“东江市的人都很会赚钱。不像市县的人青山市的人,有了一份平稳安定的工作就想着如何过平淡的日子。”

长发老师说:“这就是珠三角地区的人与内地人最大的区别。当然,这也与他们所处的环境有很大的关系。他们有这个环境与氛围,就算内地人想像他们那么搏,也没有这个环境和氛围,搏也不知该怎么个搏法?”

表妹点点头,想这或许就是长发老师乐于从一个全省第二大城市到这么一个小地方的最大原因吧!

喜欢官途请大家收藏:()官途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官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怎么了东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怎么了东东并收藏官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