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晓丽还是不放心。她意识到表妹处于矛盾中,很有可能会做出某种选择,或许,就会选择不再与他们在一起。当然,这对杨晓丽来说,是一个好消息,虽然,与表妹相处得还和谐,但谁又想把自己的老公分一半给别人?

然而,她又担心,表妹做出这个选择会怎么样?她真担心表妹把事情想通想透,又钻进另一个死胡同。那个老刘不就是这样吗?不就是想通想透,回到自家的祖坟旁把自己吊在树杈上了吗?

她对李向东说:“你还是去劝劝表妹吧!或许,她就是在等你去劝她。”

这么说的时候,她很清楚,李向东去劝表妹,有可能会出现另一种结果,表妹回心转意,又和他们在一起,又和她共享一个男人。她叹了一口气,想这或许就是命,你杨晓丽不能得到一个完整的男人。幸好是表妹,不是什么别的乱七八糟的女人!

李向东出现时,表妹那个家已经收拾得干干净净了,干净得看不见与那个海员有关的一切物品,表妹认为,这一切该结束了。其实,早已经结束了,你表妹早走出了他的阴影,早爱上了别的男人,早把自己给了别的男人且和他一起生活了。那么,你为什么还要把那海的相片悬挂在显眼的地方?他只能是你的一个记忆,一个应该放在某一个角度里的记忆。

李向东敲门的时候,表妹刚拖了地,正准备把拖地水提走,门响了,又把桶放下去开门,脸上便挂着汗,就有一缕发耷在面颊上。她看着他,一只眼看得很清晰,一只眼透过那缕发看得有些儿模糊,表情木木的,眼神里却有一种爱,一种恨,一种欢,一种怨。

她问:“你找谁?你进错门了吧?”

李向东笑了笑,说:“我找你,没进错门。”

表妹说:“你是偷着来的吧?表姐不知道你来吧?”

李向东说:“是她叫我来的。”

表妹说:“谁相信你的鬼话?”

她拿着拖把推过来,说,你走开,我拖地。就拖他脚下的地方。李向东很本能地退后,但越退表妹就越向前,直到他贴在墻上。李向东说,好了。好了。别闹了!表妹说,谁有闲心跟你闹。李向东说,这地板不是已经拖过了吗?表妹说,还没拖干净。李向东说,你骂我那么一大顿,我没生你的气,你倒还生我的气了!表妹说,我不该骂你吗?你不应该骂吗?李向东笑了笑,说,应该骂,骂得好!表妹就双手扶着拖把狠狠地瞪着他。

李向东问:“我说错了?”

表妹说:“你说得没错,你说得很对!你就会这么没皮没脸,你对别人也是这样吗?你坐在主席台上也是这样吗?”

李向东讨好地说:“当然不会,只有对你才会这样。”

表妹却骂了一句:“恶心!”

李向东说:“是有点恶心!但你不是喜欢吗?”

表妹说:“你不要以为这么嘻嘻哈哈,没皮没脸我就会原谅你。”

李向东说:“那你说,你想要怎么样?你说,你想要我怎么样?”

他接过表妹手里的拖把,问那还没拖干净?我来拖。我帮你拖。表妹说,你喜欢怎么拖就怎么拖关我什么事?李向东收敛了笑,说,闹够了吧?不要过分啊!表妹说,就是闹怎么样?就是过分怎么样?她说,我想要闹吗?是你自己送上门的吧?你不送上门,我想闹也闹不起来!

李向东说:“这不是说明,我是来向你认错吗?”

表妹说:“你这是认错吗?你一点也没觉得自己错。”

李向东说:“你就不觉得你误会我了?”

表妹说:“是的,我不理解你,我误会了你。以后,我不想再误会你了,所以,请你不要再来了,不要对我嘻嘻哈哈没皮没脸,让我看着恶心!”

李向东问:“你真要我走吗?”

表妹说:“走得越快越好!”

李向东说:“你要我走,我还偏不走了。”

表妹又骂了一句:“无赖!”

李向东心里的火上来了,想你表妹太得寸进尺了,杨晓丽来找你,你不听她劝不给她面子,我来找你,又说了那么多好话,低份得几乎没有人格了,你还绷着脸,还一定就要我认错?就要我说自己不是好官清官?你懂什么?你知道什么是好官清官?这世上真要有你心目中的好官清官,一早就扑了,扑在青山市,扑在市县,还没能当官就扑街爬不起来了。

表妹见他久久不说话,见他只是拿着一双眼睛看着自己,心里就很有些儿痛,问自己,你是不是放弃这个男人?你真的就舍得放弃这个男人?你是不是在他与副镇长之间选择了后者?是不是觉得跟副镇长才是你最好的选择?

她对自己说,这是明摆着的事!跟副镇长在一起,你才能明正言顺,才能光明正大,你跟李向东在一起算什么?见得了人吗?你永远只是他的表姨子,永远只能偷偷摸摸。难道你愿意一辈子偷偷摸摸?

她咬着嘴唇,不想让自己的眼泪流下来。她想,你才不在乎什么名正言顺,才不在乎什么光明正大。你就是要跟他在一起,跟他在一起就是偷偷摸摸也愿意也开心也幸福!马上就有一个声音在她耳边反驳她,你知道什么叫幸福吗?你知道幸福的含意是什么吗?你别践踏了幸福!

表妹对那个声音说,你说的幸福是什么我不管?你说的幸福含意是什么我不知道,但是,我只知道幸福是一种感觉,是一种我自己的感觉,我觉得幸福就是幸福,别人觉得幸福未必是我的幸福。我需要什么你知道吗?你不知道怎么就知道我不幸福?

李向东看着表妹脸上的各种变化,知道她心里在争斗。虽然,不知道她都在争斗些什么?但看见她咬着嘴唇,眼里盈着泪,就知道她说服了自己打败了自己,就知道他李向东在她心里占了上风。他要抓住这个机会,抓住自己在她心里占了上风的机会。他扑上去抱住了她。他说,别闹了,闹得大家心情都不好!他以为表妹马上就会温驯得像只小绵羊,就会倒在他怀里稀里哗啦地哭,于是,一切便会回复平静像以前一样。

表妹却挣扎,说:“放开我,你放开我!”

他很意外,说:“还要闹吗?还要闹到什么时候?”

表妹说:“我没闹,我什么时候闹了?”

她推开他,说你不要假仁假意好不好?你尊重我好不好?你不要肆意左右我好不好?你把我当一个有思想的人好不好?李向东说,你就只是强调你自己,你就为什么不理解我的难处?你为什么就不认为,我本不想那么做?我那么做有多无奈多痛苦?有些事不是我可以掌控的,有些事虽然我不想去做,但又不能不去做。他说,你为什么就一定要我把原因说出来才肯原谅我呢?他说,我只能笼统地向你认错,我是做得不对,是与你理想中的好官清官差了好长一段距离,但是,你也应该理解,我只能这样做,我不得不这样做!

表妹说:“不是的,我不是说那些事?我不是说昨天的那些事!”

李向东问:“那是什么事?你心里都想些什么事?”

表妹又咬了咬嘴唇,说:“我们分手吧!我们是时候分手了!”

李向东身子晃了一下,看着表妹,嘴角一咧,就冷笑起来。

喜欢官途请大家收藏:()官途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官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怎么了东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怎么了东东并收藏官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