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面的雨还没有停。两人下到一楼,服务总台还有一个值班的小姐,忙拿了一把伞跟过来。二老板问,是坐我的车,还是你自己开车?杨晓丽说,我跟着你的车吧!二老板就接过那小姐递过来的雨伞。

两个人撑着一把伞钻进雨幕里。好在雨不大,二老板把大把个伞让给杨晓丽,一直把她送到自己的车上,还是很绅士地给她拉车门,等她上去后,又帮她关车门,然后上自己的车。

车启动,缓缓驶出企业,跟着二老板的车向左拐的时候,杨晓丽突然有点后悔,想自己怎么就答应跟二老板去向他的朋友解释呢?她能解释什么?如果,他那些朋友硬要他喝酒,她也解释不清啊!或许,他们还会强迫她也没了没完地喝。这么想,杨晓丽便觉得今晚自己有点莫明其妙,怎么就像着了魔咒似的,被二老板牵着鼻子一步步走?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啊!她杨晓丽是什么人?她杨晓丽可是东江市第一夫人?怎么可以这么随便地就跟着一个企业老板走东走西?别说会不会有影响,就是这身份也太被贬低了好几分。

她对自己说,这可怪不得二老板,这都是你杨晓丽自己所为。他叫你听他预说明天的讲话并没有错,他叫你帮他向朋友解释也不是没有道理。问题都出在你这里,是你愿意的。

她问自己,你到底怎么回事?是不是觉得生活过得太平淡,觉得每天吃了饭就去文娱室玩跑步机,就回家对着李向东日子太按部就班?你想要一种什么样的生活?什么样的日子才不按部就班?

她对自己说,应该不是的,你不会有那么多要求,你不都是为了工作吗?虽然,多少有点莫明其妙,但你还是从工作出发的。

手机响了起来,李向东在电话里问:“回来了吗?”

杨晓丽说:“很快了。”

李向东说:“下雨了,小心点开车。”

杨晓丽说:“我会的。”

她很明显感觉到李向东对她的关心,那会儿她在想,见了二老板那几个朋友,把事情说清楚就回去,别让李向东担心。她想,虽然,他们的日子过得有点按部就班,但李向东还是很关心她的,还是离不开她的。特别是到了东江市后,他们几乎天天在一起。她很喜欢这种天天在一起,未必就一定要掀起什么波澜。她想,其实,自己有点多余,今晚,二老板应该不会放纵喝酒影响明天的正事。如果,他是一个控制不了自己的人,怎么可能掌管那么大的一个企业?

二老板的车缓缓驶出市区,车速加快了。杨晓丽心里嘀咕,这是去哪呢?他的朋友不是在酒店喝酒吗?怎么往市郊跑?想归想,还是踩了油门跟上去。车拐上一条支道,她才意识到二老板去的是市郊一家温泉酒店。下车时,雨还在不紧不慢地下,二老板又急急脚地拿着伞过来给她开车门。

杨晓丽问:“他们怎么住得那么远?”

二老板说:“他们每次来都住这里,有吃有住,还可以泡温泉。”

走进温泉酒店的服务总台,二老板才告诉杨晓丽,他那几个朋友已经喝完酒了,现在正准备去泡温泉。他说,她是不是也跟他们一起泡一泡?他说,反正你也到这里了,泡泡温泉,放松放松再回去吧?服务总台旁边有一个为泡温泉的顾客提供方便的购物柜台,专门出售泳衣。二老板走到那柜台前,问杨晓丽喜欢那一种类型的泳衣。

杨晓丽说:“我不泡了。既然他们不喝酒了,我也没必要再向他们解释什么,我还是回去了。”

二老板说:“来都来了,没必要急着回去吧?”

杨晓丽说:“你陪他们泡开心点。”

二老板问:“你不会是有什么顾虑吧?”

杨晓丽说:“我不喜欢泡温泉。”

二老板说:“我们泡的是公共池。”

酒店有各式各样各种温度的公共大池,不仅住酒店的客人泡,外来的人也可以售票进去泡。但这次,杨晓丽很坚决,说不用了,真不用了。二老板就站在那里很有些失望的样子说,见见我的朋友再回去吧!杨晓丽说,反正我也不认识。二老板说,一回生,两回熟。以后,他们还会经常来。杨晓丽想,来也不关我什么事?认识他们也没那个必要。她说,记住明天开会的时间。说着,就看了看外面的雨,示意站在门口的保安打伞送她去停车场。

那一刻,她想,二老板是不是故意的?故意一步步把她引到这里来。她不否认,二老板真有香港朋友过来,因为,他接了好几个电话,但是,他却以这个为借口,一次次留住她。或许,当她同意泡温泉时,他会不会又以找不到那几个朋友为借口,只是他们两人单独在一起?一对男女,跑到这里来泡温泉。纵使什么事也没有,被人看见了,可是什么都可以想像得出来。杨晓丽想起了江边市的黄闲从,当初,他也是以赞助的借口一步步把她杨晓丽引进他的圈套。如果,那一次,不是凑巧碰到李向东也在那家酒店,真不知会出现什么样的后果?她想,你杨晓丽可要吃一堑长一智,远离这种人。

往回走的路上,杨晓丽又觉得二老板不可能是黄闲从那种人面兽心的人,虽然,他也是香港老板,但总不说香港老板就都是坏人吧?再说了,那时候,黄闲从多少还仗着澄副书记的势,无法无天,现在,他二老板又仗谁的势?在东江市,还有哪个敢仗谁的事占她杨晓丽的便宜?她想,自己是有点多心了,有点把人看扁了。二老板应该没有什么想像的那么坏,今天发生的一切都应该是自己的错觉。

她问自己,你怎么会有这种错觉?是真的有这种错觉,还是你杨晓丽心里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古怪?这阵,与二老板接触得多了,是不是自己有了一些不应该有的想法?

她对自己说,不可能,怎么可能对二老板有想法呢?虽然最近接触得多,但你对他并没有太多了解。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你还一点不知道。比如说,他那几个香港朋友为什么经常跑到这来呢?难道只是跟跑来聚一聚,喝喝酒泡泡温泉?应该还有别的吧?还来找小姐吧?

香港人跑过来找小姐已经公开化了!

然而,杨晓丽又觉得不大可能,如果,他们真是来找小姐,二老板也不会带她过来,不会让她看到这种状况,她杨晓丽是什么人?你们玩小姐还让她知道?还让她与小姐混在一起?二老板就是再不给她杨晓丽面子,也不会干这么傻的事。

她问自己,你想那么多干什么?你是不是后悔自己离开?是不是想跟他们泡温泉?如果,你心里没事,又何必想得那么复杂?她对自己说,其实,你什么想法都没有,二老板也没有。别再自己给自己找烦恼。

二老板的电话打了进来,他说,他也回去了。他跟那几个朋友打了招呼也离开了,现在应该离她的车不远。

杨晓丽说:“今晚好好休息。”

二老板说:“今晚麻烦你那么多,真不好意思。”

杨晓丽说:“都是我应该做的,你不要总挂在嘴上。”

二老板说:“我看见你的车了。”

杨晓丽看了一眼倒后镜,果然见一辆车跟在后面,虽然有雨幕里看不到那车的车牌。他们就这么一直保持着距离,二老板的心情也像车速一样,不紧不慢。他跟在杨晓丽后面,是想暗示她,她不泡温泉,他也没有兴趣泡了。

喜欢官途请大家收藏:()官途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官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怎么了东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怎么了东东并收藏官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