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向东很清楚,三汇成了出头鸟,而且,他也清楚,这是一个阴谋。以三汇集团的规模和实力不可能只是与东江市部门有着密切的关系,就是与它的产品所流通的各地政府的关系会很好。然而,你的线太长,地域太广,总有顾及不到的地方,如果,再有哪个实力相当的竞争对手想搞臭你的名声,从而做掉你,占据你占据的市场,你就有点防不胜防了。

方明说:“还是那个养桂花鱼的老板有隐患意识。”

这仅仅是没有隐患意识吗?应该说,同行间有人破坏了某种默契,打破了河水不犯井水的相安无事,背信弃义,从背后捅了你一刀。

朱老板说:“江湖险恶啊!”

曾经老谋深算的他也始料不及。

李向东笑了笑,说:“你的感觉太良好了。”

朱老板也笑着说:“就象当初在临市一样,总觉得自己太优势,总觉得别人不能把自己怎么样?”

朱老板说:“先下手为强,人家先下手了!”

另一个老板说:“我们没人家那么狠,让人家先下手为台了。”

还有一位老板就分析会是哪一个竞争对手使阴招?他说了好几个在省内乃至国外都很有名气的食品集团的名称,似乎每一个竞争对手都有可能出此阴招。

这是在李向东办公室的小型会议桌前。朱老板说,现在分析谁是竞争对手并没有现实意义,当务之急是如何应付这场灾难。

目前这种状况,即使知道是谁不仁,你想不义也没机会了。你的事件一败露,其他公司即使有问题,也已经采取了措施,第一,立即通过各地的经销商与当地检验部门沟通联系,延迟他们可能要在近期检验本公司的商品。第二,马上组织力量撤换那些不合格的商品。就算不能及时补上,也宁愿超市的货架暂时空着。

而且,如果在较短的时间内对某一同行进行报复,更会让人发现你的丑陋,消费者更加卑鄙你。目前,三汇被同行暗算,声誉已经够伤了,如果,自己再像跳梁小丑似地指责同行,立时会声誉扫地。

一个商标要打造数年甚至数十年,才能有好的声誉,但要毁掉它太容易了。

挽救目前的状况,重塑自己的声誉唯一的办法是错,向所有消费者认错,并拿出整改的诚意。

为了表示诚意,必须向消费者承诺收回所有售出的商品。

为了表示诚意,必须让涌入东江市的新闻记者看到三汇集团整改的行动。

为了表示诚意,还希望东江市有关部门及时监督三汇,重新检验三汇商品的合格率。

责无旁贷地,李向东把政府协助三汇的工作交给了方明。当天,方明便召开了记者招待会,表明了政府对三汇事件的关注,并立即组织相关部门组织一个检查检验组,督促三汇抓好整改,按规定要求对三汇的产品进行严格检验。

第二天上午,市政府组织记者前往三汇集团了解有关整改的情况。下午,组织召开了一个关于食品卫生的研究会,邀请有关专家剖析三汇现象。由于准备研讨会的时间比较仓促,邀请的嘉宾都东江市的专家学者,有东江大学的教授,人大代表,职能部门领导。

研讨会先谈三汇的现象,再谈这种现象有形成,查找企业本身也原因,更谈滋长这种现象的大环境,谈着谈着,就把话题引开了,把大家的注意力引到各个领域了,让大家都意识到,这种现象非三汇特有,非食品行业特有,这已经是全国都必须重视的问题了。

李向东坐在电视前看研讨会的直播,不得不佩服方明处理事件的冷静,佩服他把引导大家跳出东江市这个点,放眼全国。方明的总结更让李向东赞不绝口。

他说,三汇集团必须汲取这次沉重的教训,以消费者的利益为重,以人民身体建设为重,认真抓好整改。就是倾家荡产,也要让消费者满意。政府各有关部门要肩负起督促的作用,同时,还希望各新闻媒体也参与进来,检查我们的工作。

他说,东江市政府也会以此事件为契机,举一反三,对全市各食品行业进行一次大范围的检验检查,特别是对食品制造行业的检验检查,确保不再发生类似问题。

他说,目前,我们要把坏事变好事,以提高群众的幸福指数为目标,以治理食品卫生为突破点,加快建设幸福东江的步伐!

洪常委的电话打了进来。他说,如果,能在短期内把出售瘦肉精的家伙揪出来,一则体现东江市委市政府从根源上杜绝食品卫生的问题。一则再可以转移社会的观注度,把义愤转移到制造瘦肉精的不法分子身上。

他说:“如果,那家伙不是本地人,我们东江市的瘦肉精是从外地购进的,我们把的责任还可以减轻一半。”

李向东连连点头,说:“这个主意好。”

他又不假思索地说,这事就还由你负责。

洪常委忙说:“这样不好吧?还是让常委局长负责更合适。”

李向东问:“你是担心他误会?”

洪常委也不忌讳,说:“是有这方面的担心。”

自从李向东担任东江市委书记后,公安的一些重大事件几乎都交给洪常委负责处理,常委局长已经有些不满意的言论了。

李向东说:“这事特殊嘛!”

洪常委说:“希望你能理解我的难处,总让我负责那边的工作,确实有点那个。”

李向东笑了笑,说:“这不像你洪常委的性格吗?”

洪常委说:“你就让我喘口气,休息一下吧!”

李向东对常委局长有一点说不出的不放心。一个常委且是正职,竟约束不了强哥,可想而知,他的能力能去到哪里?或许,他也能把那个家伙揪出来,但关键是时间,时间拖长了,揪出来的意义就不大了。

他说:“再让强哥搭你的档。一个星期之内,把那家伙揪出来。”

强哥也愿接受任务。他不得不顾虑自己再这么抢风头对自己有什么好处?常委局长一个不高兴,跟你强哥作对,谁知会出什么大事?以前,不知道娱乐城那些龌龊事,自己还无后顾之忧,争取机会,想着法子表现自己,现在可不一样了,你强哥太多不干净,不得不多些儿考虑。他说,我还是同意洪常委的意见,别什么事都让我和洪常委包了,常委局长很有意见。他说,前两天,在公安局的班子会上,他还批评我了,说我总越级汇报,越级接受任务。这话还没落地,我又我行我素,他意见就更大了。

强哥还有一个想法,如果,常委局长不能完成这项任务,李向东不是更清楚谁更适合坐常委局长的位子吗?从不想激怒常委局长的角度说,他不想接这任务,从比试谁更有能力的角度说,他也不想接这任务。

李向东不得不改变主意。

常委局长很有信心地接受了任务,便马上采取了行动,然而,过去了两天,一点进展也没有进展。

李向东问:“怎么回事?”

常委局长说:“动静那么大,那家伙早收到风声,躲得一点踪影没有了。”

李向东认为,决不可能躲得一点踪影也没有,至少,知道他发货的地方吧?至少知道他是何许人吧?常委局长说,那家伙很清楚自己在干什么?所以,反侦察能力很强,虽然向东江市的饲养户供货好些年,却从没露过面。

这可能吗?

喜欢官途请大家收藏:()官途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官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怎么了东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怎么了东东并收藏官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