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百花争芳,天气由凉转暖。子夜,风起。星星点点,寂静的夜。漫漫黑幕掩饰着或喜或忧的心,没得商量。工作室里灯火通明。路璐放下手中的笔,将镜灯调暗,摸一支烟,点燃,深深吸一口,缓缓吐出来,烟圈滚滚,十分爽快。寂寞像蛇一样,缠绕在身上,挥之不去。路璐起身走到阳台,望着已然入眠的城市,陷入沉思。半年了,路璐依然清晰的记得,半年前的那个夜晚,桑榆对她说的最后那两句话。那晚,桑榆面无表情的对路璐说:“我们分手吧。”路璐说:“好。”桑榆愣,低头,不过三秒,抬起,问:“不问我为什么?”路璐怔,合眼,不过两秒,睁开,反问:“何必?”就这样,桑榆拿起早已收拾好的行李,决然而走。还用问为什么吗?路璐苦笑。路璐和桑榆,同是美术学院的佼佼者,路璐活泼些,桑榆沉静些,各有各的美,两位姑娘长相可人,长发飘飘,身材高挑,能歌善舞,画画又棒,手绘奇佳,很快赢得系花的美誉。初识桑榆,路璐念出了王勃的诗句:“北海虽赊,扶摇可接;东隅已逝,桑榆非晚”,桑榆惊讶,因为她的父母恰是根据这句诗而为她起的名字。初识路璐,桑榆吟出了赵以夫的词句:“屑璐飘寒,镂金献巧,妆成水晶亭榭。飞絮悠扬,散花零乱,绝胜翠娇红冶”,路璐惊讶,因为她最喜欢的词句里,这句排在最前列。两人因是同系,相识在大一,两人因惺惺相惜,相爱在大二,年少的她们,是彼此的初恋。在那个青春张扬如花似玉的年纪,在那个唯我独尊个性使然的美院,两个无忧无虑的女孩子,爱就爱了,从没想过原因,也没想过后果。可多多少少的,两人也知道这种感情见不得光,不能像普通情侣一样无所顾忌,得暗着来,虽说美术学院校风一向开放,可主流依然是男女情爱,故而除了好友秦浩和梅馨知道她们的关系,其他人多是只把她们两个当作闺中密友。秦浩原是路璐的追求者之一,爱打篮球,身材健硕,丰神俊朗,能说能吹,典型的阳光男孩,后来见路璐对桑榆死心的很彻底,他也只能彻底的死心。梅馨长的很可爱,圆脸大眼,秀丽多姿,娇小玲珑,像个洋娃娃,她本是桑榆的好友,两人从小学到大学一直是同学,感情深的不见底,许是爱屋及乌的缘故,自打桑榆和路璐好了之后,她对路璐也亲了起来。缘分妙不可言,谁曾想,秦浩与梅馨两位八竿子打不着的人竟能走到一起,谁曾想,这一走,就是好几年,直到现在,二人还是浓情蜜意,令人艳羡。有秦浩和梅馨来见证并认可这段感情,路璐和桑榆倒也并不寂寞,你侬我侬之余,也不忘关爱朋友,四个年轻人常常一起把酒问青天,好不快活。桑榆的父母都是国家公务员,这意味着桑榆投胎投的好,生在一个家境富裕不愁吃喝的环境,钱财自然不会是她第一考虑的东西,那会桑榆最先考虑的,是怎么才能多些时间和路璐独处,学校人太多啊,做什么都不方便,桑榆为此很费神。一般说来,心眼是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增多的。大三那年,桑榆总算想到了法子,提议出去租房住,路璐犹豫后点头答应,两人以考研为由搬出宿舍,过起比蜂蜜还甜的小日子。两人大二相恋,受环境限制,亲密动作只局限于拥抱亲吻,现下租了房子,二人世界,总算能深入一些,做点爱做的事了。路璐记得,那个夜晚,痛并快乐着的桑榆,在她的指下绽放到极致。桑榆记得,那一瞬间,意识已模糊的路璐,在她的身下璀璨的耀眼。粉蓝色床单上的点点玫红,是她们身心缠绵过的笑颜。有人爱着,被人爱着,多么快乐,多么幸福。直到毕业前夕,马上去澳洲留学的桑榆到路璐家里找她,聚散两依依,桑榆说我不想去,路璐说机会难得,能出国留学是多少人的梦,还是去吧。桑榆说你要等我,路璐说一定。桑榆说拉钩。于是,两根纤细的小指勾在一起,摇一摇,晃一晃,许下了一个三年后的约定。马上分离了,千种情万种语隐于俩俩相望间,一份惆怅,让两人相拥,一份难言,让两人相吻,可天杀的,好巧不巧,就在俩人偷偷摸摸的拥吻时,被路老爷子逮了个正着,从此,两人的爱情从地下急速浮上地表。多么狗血的剧情。

章节目录

拉模拉样gl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蓝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汐并收藏拉模拉样gl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