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于世,朋友是不可少的,凌嘉身处社会上层,她的职业也决定了她的狐朋狗友一大堆,但若论起交心者,就挺为难了,掰着指头算一算,勉强有两个。

一个是她大学时的同学,叫黄蔚然,女,31岁,长相一般往上,说不上漂亮,但很会打扮,由于常常做瑜伽,身材不错,这年头没有丑女人,只有懒女人,只要你身材过得去,又会打扮,肚子里再有点墨水,自是能一脚踏入气质美女的行列。

鱼生鱼,虾生虾,黄蔚然全家都是掌实权的政府官员,她在拿到硕士文凭后通过公务员考试走了个形式,然后借着老爹的关系进了市政府,也当起了官,27岁那年,经父母介绍跟一位局长的儿子结了婚,小日子过的虽说没多少激情,却也体体面面,可惜这如清水般的婚姻仅仅维持了两年多,在黄蔚然马上迈入而立之年的关口,二人离了婚,此后黄蔚然重新进入单身贵族的行列。

黄蔚然喜欢把人分成三六九等,很有阶级意识,但对凌嘉没得说,政商不分家,套句中学课本上常常出现的俗话,政客与商人,是相辅相成不可分割的关系,二者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凌嘉的职业难免要与官府打交道,她若有事需要帮忙,黄蔚然会很爽快的前去相助,这也是为何凌嘉会与黄蔚然交好的主要原因之一。

说来也巧,黄蔚然的父亲恰是桑榆父亲的上级,两家关系多少有些渊源,桑榆和黄蔚然并不熟识,彼此只知道有这么一个人,但长辈们就不一样了,同在政界,再加上桑父在黄父手下做事,逢年过节的,下级“孝敬”一下上级总是难免,好在桑父手下也有人“孝敬”他,他正好拿出别人孝敬他的一部分再去孝敬黄父,总的说来也并不吃亏。

佛理上常把人比喻成一个圆,起点亦终点,这用在政界其实也差不多,官员从百姓那里敛财,从下到上的层层盘剥,等入了国库,再从上到下的层层贪污,合起来,正好是一个圆,只是这个圆,七棱八角的并不规矩。

凌嘉的另一位朋友也是女性,跟她同岁,同样未婚,名叫吕楠,性格有些火辣,城府也不能算浅,她生的明眸皓齿,长相甜美,身材颇是惹火,很适合招蜂引蝶,她是某服装公司老总的女儿,毕业后就在她父亲手下做事,吕楠换男友就像换衣服,频繁的不像话,她曾扬言即使现在结了婚也八成会出轨,索性趁着年轻先玩够了再说。

吕楠的父母也管不住她,对她的行为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更是长了吕楠的气焰,男友换的越发利索,有时甚至同时交往两三个,凌嘉曾想劝她找个固定的,可又一想人家父母都不管,她也没必要操这份心,只好作罢。

三个女人一台戏,凌嘉和她的两位朋友,空闲时间常聚到一起泡泡吧,做做保养,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三个家庭富足的败家女走到一起,常去的场合自是些消费昂贵的地方,花钱从来不长眼,只是凌嘉每次在与朋友大笔挥霍之后,心里却总感到一阵阵的空,至于为何而空,她也说不清楚,只隐隐觉得,她的朋友们太物质化,三个人不是购物就是谈男人,这样不太好,可这么多年下来,全都养成了习惯,除了这些,她还真想不出她们还能干点什么。

凌嘉和吕楠不同,她没有滥交的作风,有个固定的男朋友,叫向云天,生的五大三粗,宽口扩鼻,虎背熊腰,像黑旋风李逵般煞是魁梧。自古以来美女配丑男都不是什么稀罕事,好在向云天虽说块头大了些,可模样好歹还能过得去,凌嘉也不算太委屈。再说凌嘉的母亲虽美貌,可她父亲除了有个个头,长相也不怎么样,长的帅又不能当饭吃,凌嘉心里很有数。有父母做榜样,凌嘉自是不会太计较向云天的尊容。凌嘉每次面对二老,都难免庆幸她和她哥随她妈,要把她爸的模样继承过来,凌嘉真得去哭天地泣鬼神。

凌嘉和向云天是在某次聚会上认识,向云天对凌嘉一见钟情后,接着展开密集攻势,恰逢凌嘉与初恋男友刚刚分手,一颗寂寞的心需要他人安慰,在被向云天的猛烈炮火攻击六个月后,凌嘉心理防线瘫痪,被征服。

向云天是一家房地产公司的财务主管,平时两人各忙各的工作,不常见面,见面后少不得亲热一番,向云天是男人,男人的通病往往是直奔主题,这让凌嘉很反感,却也不好说拒绝的话,只能勉强受着,实在受不了了,就一脚把向云天从床上踢下去,这让向云天苦恼不已,就差给凌嘉下点□好让她乖乖配合了。

但向云天也知道,下□这种事一旦做了,依着凌嘉洁身自好的性子,后果会相当严重,所以这种念头只能想想,不能用于实践。

时间一久,被踹的次数多了,向云天渐渐发现了不对,就问凌嘉是不是性冷淡,凌嘉被性冷淡三个字冲的头昏脑胀,仔细琢磨琢磨,貌似还真有些性冷淡的倾向,她不止跟向云天做的时候没感觉,就是跟她的前男友,缠绵起来也是没什么感觉,前男友不满凌嘉在床上的表现,很大程度上为这跟她分的手,毕竟性和谐对维持一段感情来说,也是很重要的。

凌嘉也为此心烦过,她不喜欢床事又不是她的错,平日工作已经够累够忙,不工作的时候还要飞来飞去忙着应酬,一旦有空了睡觉都来不及,哪还有心情做这个,凭什么都为这个跟她计较?真是委屈死人不偿命。

凌嘉有洁癖,这洁癖也表现床事上,首先是不管向云天洗的有多干净,也不管向云天喜不喜欢,套是必须带的;其次她不喜欢向云天把她家床单弄的皱皱巴巴,所以平时很少让向云天去她家,连家里的钥匙都没给他,见面可以,前提必须是我去你那里,而你的床单也必须先换上干净的,要不就走人,反正她对这个热情又不大;最后是完事之后不管多累,凌嘉一定得洗澡,她受不了自己身上挂着男人的气息,甚至多少有些反感向云天搂着她睡觉。

如此看来,凌嘉确是怪胎一枚。

好在向云天占地面积虽说大了些,心思倒也会细密一下,两人在一起的时候,一看凌嘉没什么欲望,他也颇为体贴的自己憋着,不再一厢情愿的为难凌嘉。俗话说,□强身,意淫强国,向云天和凌嘉同床共枕却不能同心协力时,他能做的,只能是偷偷摸摸的自力更生,顺便幻想凌嘉看在他受煎熬的份上,能热情起来。

可是跟凌嘉处了这么久,她有欲望的时候真是掰着指头也能数的过来,费尽心思千追万追,追回一个花容月貌的冷婆娘,这可真让向云天想撕扯着头发去撞墙。

凌嘉可没多少心思去在意向云天的苦恼,四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男人有的是,在她眼里,男人和事业比起来,事业始终是排在第一位的,再说凌嘉也知道,男人这东西,你越拿他当个宝,他越拿你当根草,算来算去,还是搞好自己的事业最重要。

所以凌嘉一心扑在工作上,心无旁骛。

瑞风杂志社在凌嘉这个类似工作狂的带领下,业绩蒸蒸日上,高兴坏了公司老总蒋建国,蒋先生脑袋一抽筋,就想赶赶时髦,弄点墙画,将办公室会议室和展厅重新装整一下,想让公司看起来更人性化一些。为此他专门去高校会晤了他多年的老友——老丁,老丁那会正要带着学生南下去宏村写生,来不及给他做设计方案,便把他的三个得意门生,路璐秦浩和梅馨介绍给了蒋建国,并拍着胸脯打包票说:“别看他们工作室不大,人也年轻,可做出来的活都是精品”,蒋建国本有些不情愿,可见老丁如此信誓旦旦,又碍于多年情份,也只能咬牙信了。

招来路璐等人,商讨有关事宜,蒋建国艺术细胞不算多,除了知道“人性化设计”这么一个名词,别的也说不出什么了,只能把得力干将凌嘉叫来,让她一起参谋。

那个晴朗的午后,阳光欢快的洒下来,把人照的暖洋洋,意懒懒。

路璐和凌嘉就在这样一个温暖的天气里相见了。

只是天意弄人,阳光虽暖,二人的第一次接触,却有点凉。

章节目录

拉模拉样gl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蓝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汐并收藏拉模拉样gl最新章节